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古巴比伦驭王记 [目录] > 第209章: 妒意(上)

《古巴比伦驭王记》

第209章 妒意(上)

九世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金色的太阳再次落下的时候,哈图沙再也不同于往昔,这一夜赫梯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哈图西里一世重伤归来,穆尔西里连夜出征。

相比对叙利亚的仇恨,库萨尔被煽动的奴隶们则显得更为重要与棘手,这一些原本都是战俘,能煽动他们必定有丰厚的报酬与许诺,且,一旦他们发生暴动将是极难压制的。

本来她想跟随穆尔西里去库萨尔,因为她知道穆尔西里肯定能制止库萨尔的奴隶们,这样一来她就可以留在库萨尔或者涅萨,那两个地方距离乌加里特近一点,也方便她知晓亚述与埃及的情况,若是一切正常,她便可以伺机去地中海北岸等待凯瑟——她很想知道他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

可是穆尔西里不允许她去库萨尔,就连她从未见过的哈图西里一世都下令她留下,穆尔西里的意思她倒能够理解,也许他怕会牵连到她让她遭遇不测,至于哈图西里一世……

哈图西里一世与穆尔西里,他们两个见面后仅仅单独呆了一小会,穆尔西里便匆匆忙忙走了,事后哈图西里一世秘密召见了几个贵族,便没了任何消息,这一切她实在猜不明白。

支走了所有的人,独处寝殿,她微微有些乏味,继满月的夜晚之后,这一个朔月之夜让她觉得烦闷。

穆尔西里不在,她便无人说话,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珀利斯哥哥的身影总会出现在她眼前,她已经接受了他离她而去的事实,可在心里,她始终都不认为珀利斯哥哥已经不在了。

记忆里,除了珀利斯哥哥,还有那个白袍的金色长卷发男人,隐隐之中他们似乎具有某种联系,让人难以琢磨。

很久以前,这个男人曾将她送至伊新,她能看出他的无奈与依依不舍,她还能看出他毫无办法,他的性子恬淡不喜争抢,而那时候的巴比伦又根本不足以对抗埃及,她与巴比伦,他只得顾全大局。

再后来,是那个暴烈又蛮横的凯瑟搅了曼西迪斯的婚礼,他为了她不惜与埃及反目,她因此才得以恢复自由并回到现代,可再次穿越来这里,他却为她受伤,如今,他还能凭空出现在她身边吗?

正想着,殿门一声轻响,坐着的女子立刻警惕地抓起床边的铁剑:“是谁?”

这一声询问让门外的响动骤然停止,她想靠近看清,殿门已被飞快推开又合上,等她反应过来时,一抹高大的身影早倚靠在了门上。

一袭黑袍,习惯性地大敞衣襟,裸露着小麦色健硕胸膛,西塞莉有片刻失神:“你……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你倒是打算就在这里住下了?”男人喘着粗气,以右手按着左胸,面色略带苍白却言语恶劣:“你以为以赫梯的城墙就可以将我拒之在外?”

“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都是商量好的事,你怎么……”似乎这个脾气暴躁的男人每次见到她都是言语恶劣,他的话语总能让她见到他的欣喜之情立刻烟消云散:“你不该来这里……克里姆跟拉什达呢?还有尼柯美帕他们……就你一个人吗?你的伤……”

“别做梦了,我不会让你继续留在这里跟穆尔西里呆在一起!”

“可是……你不明白,你都不知道赫梯发生了什么事,我不可以一走了之,不然穆尔西里会有大麻烦……”

“在我巴比伦落跑,在哈图沙我来接你你都不愿意走,我就好奇你怎么能在这里呆这么久,原来你的心思全用在他身上了。”男人脸色冷了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赫梯的事,你休想再骗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妒意(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