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古巴比伦驭王记 [目录] > 第212章: 拉巴尔那的召见(上)

《古巴比伦驭王记》

第212章 拉巴尔那的召见(上)

九世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穆尔西里安排给她的寝殿出来,穿过无数条灰暗的通道,她才抵达哈图西里一世的宫殿。

朔月的夜晚,无数火把与油灯总也不能将那开阔空旷的大殿照亮,她只看到许多人围在一个半遮帘子的大床前,那个来自涅萨的年老女祭司站在人群外,像是在念某些祭文。

见她进来,库什克尔冲她点了点头,便低下头轻声与床上躺着的人说话。

片刻后,自床上传出一个声音,虽苍老却浑厚:“你们退下吧。”

将床上的人扶起倚靠着软垫,一群祭司与女官便安静退去,经过她身边时,库什克尔拍拍她的肩膀,欲言又止,末了又朝她笑笑,友善而勉强。

“巴比伦公主,请走近点好吗,我的伤势使我的眼睛也受到了些损伤。”哈图西里的话语诚恳而礼貌:“如果你能走到我的床边来更好,我有些事要对你说。”

“当然,王。”她点点头,轻轻走至床边。

床上倚坐着的王者已经进入衰老,却仍然身材魁梧,一头浅金色的头发下,蓝色眼睛微眯,高鼻梁,即使蓄着的胡须遮盖了大部分面容,她还是能看出他与穆尔西里的样貌极为相似。

“我听穆尔西里说,你在三年前就曾在埃及救过他,这一次也是你帮助了他,是吗?”

“穆尔西里殿下也帮助过我,作为朋友,我这样做并不算什么。”

“可你并不是我赫梯的人,你是巴比伦的公主,你也知道,在此之前巴比伦与我赫梯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你却也能做到如此,我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我赫梯这个神指定的王族血脉是否还能活到现在。”

“王,穆尔西里殿下是注定要继承王位的人,您再也不需要担心了,他会很有作为。”

“我听闻过你的传闻,穆尔西里也说你能预言未来,现在,你说的我都会相信。”哈图西里温和地点点头:“如此,我想问问你,该如何处置汉提里?”

“这个……王心里应该早就做出了打算吧?”西塞莉迟疑半晌,为难地咬咬唇:“阿特塔莉斯的目的与谋划您肯定都知道了。”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狠毒……竟是要毁灭我赫梯王族所有的血脉。”哈图西里叹了口气:“只是,我再也不愿意王族争斗残杀的事再继续上演了,穆尔西里与我说要释放汉提里,可我担心若不处置他,会后患无穷。”

“汉提里虽然是受阿特塔莉斯的操纵,可他确实做了无法原谅的事,穆尔西里殿下对于汉提里一直过于仁慈,倘若王可以在这件事上代替穆尔西里殿下做一个决定的话……”在这件事上,她始终心向穆尔西里,那样内敛沉稳肯与她交心的漂亮男人,这世界恐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所以,相比对汉提里,她只能说她不希望穆尔西里死去,而相对于巴比伦,她又不愿意毁灭的是后者,串联着的历史事件,混乱又密切的关系,让她矛盾不堪。

真要按照这样下去,若不愿意失去穆尔西里这个挚友,巴比伦便会离她而去,若不愿意与凯瑟分离,那么,代价将是穆尔西里生命的终结。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违逆了历史,她对穆尔西里的帮助似乎提早了他继位的时间——他竟然在汉莫拉比统治的时段便将统治赫梯……或许这便是历史给予她的惩戒!

“你始终偏向穆尔西里,这让我欣慰,可我忘了告诉你……”哈图西里无奈:“汉提里的身世并非阿特塔莉斯说的那样,这是她也不曾弄清的……”

“汉提里不是阿特塔莉斯抱养的孩子?”西塞莉疑惑地睁大双眼。

“我虽然下令要处死阿特塔莉斯的孩子,却并不忍心,我自己经历了太多血脉杀戮,所以为了断了其他人的念想,才一定要这样威慑,因此我处死的孩子根本不是阿特塔莉斯的,可我没料到她会这样极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拉巴尔那的召见(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