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古巴比伦驭王记 [目录] > 第228章: 相遇乌加里特(上)

《古巴比伦驭王记》

第228章 相遇乌加里特(上)

九世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顿了许久,王城的继续修建,加之等待在库萨尔铸炼的粗铁长梯,所以,当整个赫梯的军队抵达奥伦提斯河北边河口的时候,已然过了将近三个月。

奥伦提斯河大部分处于乌加里特境内,既不像哈图沙那样寒气逼人,也不似巴比伦与埃及的炎热,这是一个集地处与气候优势的地方——温和的气候使得乌加里特少有动⺌乱,而地处的位置则使得乌加里特商贸频繁。

河岸边,从哈图沙长途跋涉而来的军队正作休顿,因整支数量庞大的队伍被分成了数股并分隔开行军,所以在整顿时倒也显得较为安静,唯有数个接受了任务的小队忙碌地奔走着传递讯息。

自马背下来,身形颀长的男人便脱去了厚重的衣袍,持亚麻质地的地图临水而立,俊朗面容上一双异色眸子淡若风雪,微风拂过,原本披泄肩上的淡金长发随风轻扬,整个人越发显得优雅而安静。

人群中,西塞莉抱着羊皮水袋跪坐地上,些许茫然。

这一路过来,身份的问题与出于对一切的防范,穆尔西里索性舍弃了所有对她的特殊照顾——与士兵一样的装束,骑马而行,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路途是否还能这么顺畅,他们的路线是由奥伦提斯河向北绕过乌加里特城与阿瓦尔德直接到毕布罗斯驻扎,现在已经进入了乌加里特,按照历史来,穆尔西里必定取得战争的胜利,可她心里却总有阵阵不安,说不清为什么。

近三个月的筹备与行军,她一次都未曾见过凯瑟,他再也没来找过她,她以为以他强硬的态度与霸道性格他必定还会再来哈图沙,但是他再也没出现过,她现在倒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了。

混乱的格局,没有足够的军队又身处异地自然危险;若是要回去巴比伦,未能恢复的箭伤便是个沉重的累赘了,那样的身体怕是难以支撑着回去了……哈图西里王便是死于最致命的箭伤不是么?

正兀自出神,肩上传来一丝温暖,抬头,站在河口边的金发男人已然站在了她身前,眉眼满是深色:“刚刚在东边抓到一个人……”

“谁?”她疑惑地问。

男人未出声,轻轻侧开身体,让身后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人暴露在女子眼前。

这一个侧身,倒是让两人正面相对,互相看清对方的面容之后,被捆绑着的男人脸上涌起一抹怨毒,张了张口,却依旧是选择闭上嘴巴不说话。

“这……这不是……”指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灰衣男人,西塞莉惊讶地站起身:“帕里斯身边的……”

“的确是那个人的随侍没错。”金发男人微微点头,面色几乎毫无波澜:“在东边抓来直到带来这里,一言未发,嘴巴紧得很。”

“亚述王……不是该在叙利亚吗?”

“看这个情况,恐怕这其中又多了些变故,不得不防。”穆尔西里将视线从捆绑着的男人身上移开,扬扬手臂:“带下去吧,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殿下您……您不打算再尝试着问问吗?”看着一群人将那一个灰衣随侍拖走,西塞莉不解:“我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就处置了他……”

“帕里斯不是汉提里,他身边的随侍即便成为俘虏也不可能透露任何讯息,所以再做任何尝试都是多余的,我们需要做到的仅是不被算计,当然,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收起手中的地图,穆尔西里若有所思,“抓到他的时候,他是往南边去的,但是他们之中好像还有一部分人在他之前向西边去了。”

“这就是您选择将军队分股,并在奥伦提斯北边河口休顿的原因?”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亚述不可能什么事都不做,束手待毙根本不是帕里斯的风格,而乌加里特又一直处于亚述的管束下,我本来以为只会与乌加里特牵扯,现在看来是我低估了帕里斯,他的人大抵是从东边的舒巴特恩利勒①过来,应该会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阴谋。”

“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不用绕过阿瓦尔德了,我们直接去乌加里特,能截住那些人更好,若是没能赶上至少要打探清楚,从舒巴特恩利勒再去乌加里特,他们必然是在那里有更重要的事了。”

—————————————————

①:舒巴特恩利勒:沙姆希·阿达德继位后,打败幼发拉底河中游的玛里,通知了美索不达米亚北部地区。他将阿舒尔城作为其宗教中心,自己居住在哈布尔上游三角区的舒巴特恩利勒,并把其子【伊什梅尔·达姆格】安置于埃卡拉图。

古亚述时期,都城并非尼尼微,因为暂时未能查到到底是舒巴特恩利勒还是埃卡拉图,就选择了遵从沙姆希·阿达德统治时期的前者。

【伊什梅尔·达姆格】——古亚述王,也是接下来出场的人物(真实历史人物,在位统治39年),文中【帕里斯·阿达德】是事先没能查到沙姆希·阿达德之后的继任者所杜撰的,前段时间查到了亚述君主列表图,于是萌生了要把王位还给真实历史人物的想法,所以增加了些许情节。因列表里【伊什梅尔·达姆格】位列紧挨沙姆希·阿达德下一位,于此默认其为沙姆希·阿达德的子嗣。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相遇乌加里特(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