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古巴比伦驭王记 [目录] > 第81章: 初会赫里忒(下)[附两千字架空注释及人物简介]

《古巴比伦驭王记》

第81章 初会赫里忒(下)[附两千字架空注释及人物简介]

九世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我们的盟约呢,曼西迪斯你可曾放在心里了?”

“这件事你还是去问父王更好。”

“我把整个下埃及都拱手相送,你却忘记了你当年在拉神面前给我的誓言,既然你已经反悔,那我也不想再坚持。”

“王姐,我怎会忘记在拉神面前对你的誓言。”纵身下马,曼西迪斯轻扬唇角:“父王是怎样对你,你心里应该明白,同是结盟,为何不兼容?”

“兼容?”低哼一声,赫里忒拉下斗篷:“父王说的是两个王妃,这让我如何能做到兼容?”

“倘若顺了你的意思,恐怕我埃及会惹恼了巴比伦。”斜睨赫里忒,曼西迪斯低声道:“王姐,巴比伦公主的身份与地位不但不会比你低,还极有可能比你高得多,所以,别总是觉得自己站在最高处。”

“曼西迪斯……”倾身抱住身前美如妖孽的男人,赫里忒忍不住低泣,“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王姐你依然拥有下埃及女王的身份不是吗?你未来埃及王妃的地位也不会改变。”曼西迪斯不动声色地推开赫里忒:“与巴比伦联姻的可是我,不是你,这其间的未知之事也必然发生在我身上,对你没有任何不公平,你还会觉得委屈吗?”

“可我爱你啊!”一滴泪滑下,赫里忒微垂眼睑:“难道你爱上了那个巴比伦公主?”

“王姐是爱我才想要成为我的王妃吗?”低头看了看赫里忒,曼西迪斯轻抚额头,沉思片刻,轻笑道:“我喜欢巴比伦公主,所以我想要她成为我的王妃。我会让王姐如愿以偿,那王姐会让我如愿以偿吗?”

“这……”

“若我让王姐成为我埃及的王妃,王姐会让巴比伦公主成为我的王妃吗?”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曼西迪斯轻触赫里忒的脸颊,语调温柔:“既然王姐不愿意让我去你主司的卡纳克神殿,那我不去便是。”

转身上马,曼西迪斯高举右臂,面色冷峻:“折返,回底比斯王宫!”

语毕,轻夹马肚,不再理会赫里忒,而是朝着大轿行来。

“拉普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西塞莉轻捅轿外一侧呆立的拉普沙。

“我……我也不知道呀公主。”拉普沙紧张得结结巴巴:“我从没见过王子殿下与赫里忒公主起过争执,更没见过殿下有过这种冷峻表情……”

“那……”本来还想再问点什么,却见曼西迪斯已然靠近大轿,西塞莉只好咽下要问的话语。

从马背上直接跃入轿内,曼西迪斯一扫阴霾脸色,又恢复往常的魅惑笑容:“在这软塌上躺了这么久感觉怎么样?背伤还痛不痛?”

“躺着还不错,可依然觉得不太舒服,还是回底比斯王宫更好吧。”他与赫里忒的对话她虽不能理解,但她却全数听到,想来曼西迪斯的心情也不好,她可不想再像上次那样触怒他,曼西迪斯一旦露出阴暗本质,就算她再健壮,他也绝对能让她半死不活,所以她还是识相点好。

若有所思地将软塌上的美艳人儿打量了个彻底,顿了半晌,曼西迪斯干脆地伸手将西塞莉捞进怀里:“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还真是让人难以适应。”

极力忍住要推开曼西迪斯的冲动,西塞莉微微侧头,大轿已经转了半圈,开始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视线越过曼西迪斯的肩膀,赫里忒依然站立原地,泪眼中,混合了许多怒意与不甘,黑色长发下,面色阴霾。

◆—————————————————历史与架空的分割线—————————————————◆

【在此需要附加说明一些有关[真实历史]与[架空]的东西】

整个文文的大背景:

3500━3700年前,古巴比伦时期[汉莫拉比继位前━继位后](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两河流域)

埃兰帝国国力强大(都城苏萨,位于波斯湾,临海)

埃及处于中王朝时期,第十七王朝的法老塔阿向第十五王朝法老阿波菲斯一世进贡,后者后期基本统一埃及

亚述处于沙姆希·阿达德王|刚刚去世,整个国体逐渐衰落,后期趋近分崩离析

赫梯哈图西里一世至穆尔西里一世

事件介绍:

◇[巴比伦与耶布斯之战]:没有历史依据。

资料记载迦南人建立的耶布斯古国为中王朝时期的埃及所灭,文中设定遵循此历史走向。

◇[巴比伦与埃及结盟]:没有历史依据。

未能查到埃及与巴比伦的敌对与结盟资料,此两者相距甚远。

◇[巴比伦与亚述结盟]:没有历史依据。

据记载,辛姆巴利特时期,古巴比伦只为城邦国家,后期稍稍壮大,一度向北方沙姆希·阿达德时期的亚述(最为强大)称臣,直到汉莫拉比时期才发展成强国。

◇[埃兰公主嫁来巴比伦]:没有历史依据性(但是与历史大走向相符合)。

埃兰资料不多,但是后期资料显示埃兰出兵征讨古巴比伦,却为古巴比伦王汉莫拉比与拉尔萨的联盟击败,前者因不满后者出力少,一并征服后者。

◇[征战乌尔]:有一定历史依据性。

乌尔、伊新、玛里、埃什努那几个城邦国家皆为古巴比伦王汉莫拉比所征服占领,其也最终征服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赫梯铁器]:有绝对的历史依据性。

此段时期为赫梯铁器出现初期。

◇[丝绸]:历史依据性出现争议。

个人查阅资料,以及初中历史课本,看到记载夏商周的墓穴出土过丝绸衣物,当然,这跟后期的丝绸质地是不能比的,文中对丝绸的描写也趋近现代,夸张了点;但是几个异域笔友说,那时候的古中国没有丝绸,据悉因为没有夏商周足够存在的证据,国际人士不承认这几个朝代,还有说当时东方与西亚的通商有很大问题,古中国的海路很不发达,陆路似乎也有问题……所以这个问题继续没有结果。

◇[阿波菲斯与希安]:有一定历史依据性。

名字记录在都灵王表,此两者关系架空,皆为古埃及中王朝(15)法老(埃及中王朝时期处于多王割据格局,形似古中国西周的分封制),先后顺序。

◇[阿波菲斯与赫里忒]:有绝对历史依据性。

后者记载为前者女儿,赫里忒在历史上与底比斯王族联姻。

◇[雅库布赫与赫里忒]:有一定历史依据性。

前者为中王朝都灵王表确切记录的法老名讳,因为情节需要,此处架空了两者关系。

◇[穆尔西里被追杀]:没有历史依据性。

此段全部为虚构情节。

◇[穆尔西里一世与汉莫拉比同时期]:没有历史依据性。

依照时间,穆尔西里一世是与汉莫拉比之子萨姆苏伊鲁同一时期,前者毁灭了由汉莫拉比一手缔造的鼎盛至极的古巴比伦,而萨姆苏伊鲁为巴比伦末代王。关于穆尔西里一世的史料记载有争议,一则认为其在讨伐巴比伦后,班师回朝的路上病逝,另一则认为其为内兄汉提里一世所杀。此段将穆尔西里一世的时期提前,时段上属于架空。

【前面部分出现的架空就先写到这里,后面部分若再出现会同样标注出大的架空情况】

(历史实际存在)人物介绍:[为了不使性格走失或者混淆,就用了象征来稳固]

凯瑟(汉莫拉比):

性格——霸道、暴躁、征服欲

外貌——栗色碎发、俊美、棱角分明、健硕

象征——[狮子]

身份——巴比伦七王子,个性狂野霸道,精通政治与军事,后成为巴比伦王,与西塞莉日久生情,古巴比伦第六王朝时期最著名的王。

曼西迪斯(希安):

性格——高傲、邪气、

外貌——阴柔、魅惑、美若女子

象征——[罂粟]

身份——埃及法老阿波菲斯一世之子,底比斯王族,在巴比伦对西塞莉一见钟情,都灵王表记录在册的法老王。(处于第十五王朝的埃及为分割格局,形似古中国西周分封制,多王割据一方。)

穆尔西里:

性格——内敛、稳重、优雅、占有欲

外貌——眉眼漂亮、深邃

象征——[鹰]

身份——赫梯王子之一,于埃及被西塞莉所救,二穿后在乌加里特救西塞莉,逃亡的赫梯王子,后继位为王,是第一个定都哈图沙的赫梯王,史料记载为穆尔西里一世。

赫里忒:

性格——多疑、为爱不顾一切、狠毒

外貌——典型埃及美女

象征——略

身份——本为下埃及法老雅库布赫遗嗣,本欲吞并阿波菲斯一世统治的上埃及,却在看见希安(曼西迪斯)那一刻放弃所有,心甘情愿交付下埃及统治权,成为阿波菲斯一世子嗣,后与底比斯王族联姻,成为希安·曼西迪斯的王妃。

(虚构)人物介绍:

珀利斯·欧文:

性格——温和、沉静、细腻

外貌——金发、湛蓝眼眸

象征——略

身份——西塞莉的哥哥,家族事业继承者,对妹妹疼爱有加。(与古巴比伦神官伊利兹有密切联系)

伊利兹:

性格——温和、细腻、体贴

外貌——身形细致、面容精致

象征——[蔷薇]

身份——巴比伦六王子,一头暗金色长卷发,性格温和淡然,不喜欢战场,与王弟凯瑟关系最为亲密,辅佐凯瑟登上王位,巴比伦最高祭司。本为人处事极为淡漠,却为西塞莉的一句话动容,对西塞莉心生爱意。

帕里斯·阿达德:

性格——冷酷、精于算计、不择手段

外貌——阴郁、漠然

象征——[眼镜蛇]

身份——亚述年轻王,有吞并巴比伦的野心,生性残酷。

迪亚特:

性格——贪婪、懦弱、狡诈

外貌——略

象征——略

身份——巴比伦三王子,贪婪狡诈,为得到王位不择手段,与亚述王帕里斯勾结,欲除掉凯瑟与伊利兹。

波西娅·尼柯美帕:

性格——直率、坦诚、爽朗、勇武

外貌——娇憨、体态匀称

象征——[马]

身份——乌加里特公主,即位为王,乌加里特内乱时受到迫|害流落于美吉多,后遇凯瑟·汉莫拉比,对伊利兹一见钟情,在巴比伦的帮助下,复辟王朝,与巴比伦结盟,史料记载乌加里特末代王尼柯美帕。

……本章完结,下一章“ 法老遇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