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秋天的树 [目录] > 第1章:第一节 两种男人

《秋天的树》

第1章第一节 两种男人

秋天1947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叫高名杰,当初我老爸老妈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可谓是匠心独运。用我老爸老妈的思想解释,就是把我寄予成高家有名的杰出人物,我这个名字很普通,但是却背负着振兴高家几千年荣耀的历史使命。我们高家自从高逑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了,这真是一大败笔。虽说高衙内也红火了一阵,但俗话说,富不过三代。由此推算,牛B也不过三代。果真如此,自从高衙内以后,整个高家就销声匿迹了。当时间的巨轮碾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高名杰腾空出世了,高家人从此就要站起来了!我这人也没有什么缺点,就是人长得帅,这本身不是我的错误,怨谁啊!如果这真的算我的错误的话,那么我还有更大的错误,就是我太帅了。

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我也无可奈何!

我小的时候长得不是这么帅,通俗的说,就是不怎么好看。我老妈经常在我面前拿出我小时候的照片对照着我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然后具失望的摇头,叹道:“怎么一点都不像呢?”那时,我就在心里嘀咕:“谁知道呢?”

人家常说:女大十八变。没想到男大也十八变了!世道变了,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彻底相信的了。

这个世界上,男人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好色的,另外一种是特别好色的。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哪一种。虽然老师常说,有不懂的问题可以问她,但是这么羞涩的问题,对于我这个单纯的孩子来说,还是难以启齿的。我曾经就这个问题和我同桌大陈探讨过一番,彼此争吵的异常激烈。

刚开始我说自己是第三种男人,大陈哈哈大笑,他笑的非常不雅,因为是冬天,他哈哈大笑的同时,鼻涕也跟着流了出来,大陈还没有来得及擦,就哧溜一下子掉了下来。

我说:“你就不能控制好你的鼻涕啊?”

大陈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说:“不好意思!刚才变态了。”我问他:“那你是怎么看我的啊?”

大陈说:“这还用说?你肯定是特别的那种了。”

我说:“大陈同学,这不是开玩笑,请认真对待。”

大陈又笑了起来。我提醒道:“小心你的鼻涕!”

然后大陈说:“你说,你是第三种男人,鬼才相信。以前你坐在陈洁后排的时候,老是模人家的头发,人家陈洁骂你,你还厚颜无耻的说,玩玩。我问你,你怎么不玩前面二剩子的头发啊?”我说:“那不是因为二剩子剃了光头吗!没头发怎么玩?”大陈说:“得了吧。你还不是看陈洁长得好看!还有,一下课你就缠着女同学和人家摔跤,趁机占人家便宜,有你这样的吗?”我辩解道:“这不是我缠着人家摔,谁让她们老是笑我没劲,我是想证明给她们看,我是有劲的。”

大陈说:“那你为什么不找男同学摔?”

我声音有点小说道:“我不是摔不过他们吗!但话说回来了,我这些所作所为,并不能表明我就是特别的那种。这个你要搞清楚!”

大陈拿眼睛斜视了我一眼说道:“你就是!”

我又强调了一遍:“我不是。”大陈说:“你就是!”这个死大陈,搞得我很恼火,我提高声音吼道:“老子不是!”

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五十多个同学停下了读书,纷纷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是早读时间。气氛有点尴尬,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我冲同学们说:“不好意思!打扰各位读书了,继续,继续!”

语文老师在讲台上也大吼了一句:“高名杰,你搞什么啊?”同学们的眼光又被吸引了过去。有几个家伙在下面窃窃私语:“这回有好戏看了。”

我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对老师说:“我没有搞什么。我读书的时候太投入了,以致于有点失态。”

老师手一挥,也是极不情愿的样子:“你给我站到外面去!”我磨磨蹭蹭的朝外面走,老师紧接着又吼了一句:“快点!好好到外面反省一下。”

我也想快点,可是大冬天的,外面还刮着风,委实有点冷啊!我孤零零的站在外面,凛冽的北风吹着我,我头脑顿时清醒了,老师让我反省,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冥思苦想了一番,得出了一个反问式的答案:难道大陈说得是对的?

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极力否认,它就不存在的。

我的故事就从那个寒冷的冬天开始了,此后一直延续到今天。开始的那一年,我正读小学六年级。当我和大陈举行了这次历史性的会谈后,我以后所有的记忆都变的异常清楚了。

如果说,这仅仅是根藤的话,那我确实摸到了不少的瓜,这其中有冬瓜,南瓜,西瓜,黄瓜,也包括傻瓜!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节 造谣事件(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