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秋天的树 [目录] > 第19章:第十九节 表叔和陈老师

《秋天的树》

第19章第十九节 表叔和陈老师

秋天1947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在读初二的时候,曾经被班上委派去出席学校一个盛大的活动—--作文比赛。这个活动意义非凡,其影响力波及整个校园,除了不知道的,剩下的都知道有作文比赛这回事,就像现在的奥运会,整个是妇孺皆知,传遍了大街小巷。

当然,说的有点夸张。我主要想要表达的是,因为我参加了,所以这个活动就重大了。那时,我总是做着日后成为一个文人墨客的志向,其文风在整个作文界独树一帜,我读初一的语文老师经常这样夸奖我,多深奥的作文啊?想我一个中文系毕业的本科生,硬是看不懂!看看!我那时足够厉害吧!语文老师可能是嫉妒我的才华,总是拼命的压制我,害得我每次作文都不及格,更让人气愤的是,竟然很多次在我的大作后面用粗粗的红笔写到:离题离了一万里!后面紧跟着三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

感叹号,你知道不?

我每次看到这个批语,心里总是纳闷,人家都说离题千里,怎么他说离题离了一万里呢?我左思右想,猛然醒悟:原来此老师是个**!呵呵!说错了,是个文盲。

其实,以我的文风,是大半不会被选去比赛的。事实无数次证明,我已经超越了写作文的水平了,直逼巴金和矛盾了。天才固然难得一求,但太天才了,就往往不会被人接受了,一件事,本来平庸的人用平庸的手法就能做的很好,而要一个天才来做,反而做出的效果还及不上平庸之人。因为天才都是在天上的,所以很少食人间烟火,自然不明白人间的一些规律了,做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天才还有一个解释,就是天生的蠢材!但我不是,我是天生的人才,看看我以后的飞鸿腾达,你们就知道了。

我被选去是因为中间出了这么一个事。我们语文老师姓陈,因不知道具体名字,我们都很尊敬的称呼她:耳朵陈,以便和这个“程”区分。耳朵陈长相有点骇然耸闻,我就不具体描述了。就因为这个,所以芳龄都快30了,还没有搞到对象。

耳朵陈就这样等啊等,等他的白马王子出现。按照自然规律,白马王子见到她,一般都会绕道而行的。可是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丘比特动了恻隐之心,看见耳朵陈每日备受煎熬,于心不忍,便赐给她了一个精壮的男人。

在我看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位大大的英雄,他的所作所为维护了妇女的权益,摆正了妇女的正确位置,三月八号,他也应该过节。

这个英雄就是我那个伟大的表叔,照此估计,耳朵陈很有可能成为我的表婶,后文改称陈老师,以表示我对长辈的尊敬。

后来我问我表叔,当然不是直接明了的问,是很含蓄的问,怎么找陈老师做女朋友的?表叔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他说,小孩子你懂什么啊?

大人们不指点指点,我们肯定是不懂了!

那一次,我在我妈的带领下去我表叔家蹭饭,我正在看电视的时候,陈老师来了,我一想,不妙!前几天在语文课上睡觉还被她教训过,不会今天是来家访的吧?

我起身故装镇定的大吃一惊:“陈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陈老师看见了我,表情也很吃惊,她说:“高明杰,你也在这里!”

我把她一拉,低声说:“咱们外面去说。”

表叔叫道:“秀芹,你们要去哪里?”

我一愣,表叔这么热情的称呼陈老师,关系可能很不一般。

果真,陈老师笑着走到表叔的身边,两人又关系不一般的进了屋。

我问我妈,才知道这是我未来的表婶。

原来是这样,不早说,吓了我一跳。

当我妈得知我未来的表婶就是我现任的语文老师后,对其大献殷勤,吃饭的时候,不断的往陈老师碗里夹菜。一只鸡就只有两只鸡腿,我妈竟然不顾我的感受,一股脑全家给陈老师了,那我吃什么啊?

陈老师积极的回应我妈的热情,表示大力培养我。

我妈笑得十分灿烂,末了,来了一句恶心的:“谁让我们是亲戚呢!”一时搞得陈老师怪不好意思的。

陈老师在啃完鸡腿后,郑重的在我妈,我表叔,我表爷,我表奶,还有我表奶养的那只猫面前宣布,下个星期的作文比赛,派我去参加。从陈老师极不自在的表情上不难看出,她是冒了一定的风险的。唉!谁让我们是亲戚呢?

我妈一听,简直比中了500万还高兴,她兴高采烈的问陈老师:“就我们家高明杰一个人啊?”

陈老师擦了擦嘴说:“学校是下指标的。”

我妈又问:“那一个班有几个指标啊?”

陈老师说:“也不多,十五个。”

我妈还问:“一个班有多少学生啊?”

陈老师再回答:“四十几个吧。”

我妈一听,有点晕。我听了,简直狂晕,十五个名额,怎么排都排的到我。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去参加呢。看来,陈老师没有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节 我发育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