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秋天的树 [目录] > 第29章:第二十九节 就是简单

《秋天的树》

第29章第二十九节 就是简单

秋天1947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吃过晚饭后,我懒洋洋的坐在教室里,无聊的看着英语书,之所以说无聊,主要是因为我对这英语不感兴趣,套用某位大侠的话说,都是中国人,何必学英语呢?这不是叫我们当汉奸吗?无聊也得看啊,明天还有一场英语测试呢。

张妙玉问我:“Whoisthisman?怎么翻译啊?”

“这个还不简单。翻译成中文就是:这个男人是谁的?”

“有点不对,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站在常规上说,中学课本不应该教这些啊!”

这时,我前面的同学扭过头说:“这句话是说,这个男人是谁?后面不要加‘的’。”然后很暧昧的看了张妙玉一眼。

我大叫了一声:“妈的,难怪我以前这么翻译,老师总是给我一个大X。原来是这样的。”

后面的同学敲了我一下:“高名杰,保持肃静。”

我转身骂道:“小李子,管你什么事了……”话还没有说完,我一下子愣住了,教室外面,后门旁边站着一个人,正看着我,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厉害,我吃惊的看着此人,心想,刚才粗暴的一幕被此人看见了,有点不妙了。

哈哈!不是周大傻,是黄芳。

黄芳在外面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出去。我兴奋的站了起来,故意说了一句:“去上个厕所。”

张妙玉嘀咕道:“上个厕所还说。”

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极其热情澎湃的叫了声:“黄芳!”一时激动,竟然没有了下文,没有下文就要创造下文,我很关心的问道:“吃过早点了吗?”然后,我看见了快要落山的太阳,又补了一句:“明天的?”

黄芳有点羞涩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不知是夕阳照在脸上,还是别的什么缘故,脸红红的。她这样,我就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虽然我这人口才是极其的好,但是这种环境我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你找我?”我想了半天,终于挤出这一句话。

黄芳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塞给了我一张纸条。我一把攥住,生怕突然来了一阵狂风将纸条吹走了。

我刚想问黄芳是什么东西,还没有张嘴,她就转身走了。幸好我没有白读这几年书,基本上还可以认识几个汉字,并且还可以根据几个汉字来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以读书还是大有好处的!

我心怀鬼胎的回到座位上,背着张妙玉悄悄的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到:

高名杰:

你写给我的信我看了!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是个幽默,阳光的男孩子,我很乐意和你做朋友!

也没有几个字,我三下五除二的就给看完了,纸条是看完了,不过,我有几个疑问。

第一,什么是阳光的男孩子?阳光是阳光,男孩子是男孩子,都是名词,从语言学上来说是不应该用到一起的,我想这很有可能是黄芳的笔误,应该是阳刚的男孩子,这才符合我的形象,虽然一起风我就不能出去,但至少我的气质在这里,既然是笔误,这个疑问也就解开了。

关键是第二个疑问,我什么时候给她写过信了啊?我承认在背书这方面我是有些健忘,但这样的事儿,我难道还没有印象?我明明就没有给她写过信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老是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先是给小杜写的情书不翼而飞,现在又莫名其妙冒出一个人说我给她写过信。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禁不住大叫了一声“啊!”

张妙玉吓了一跳,破口骂道:“有病!”我一直认为张妙玉是个泼妇。所以我一般不跟她计较。

紧接着我后面的小李子破口骂道:“妈的!有病啊!”

这就不对了,骂我就骂我,干嘛还把我妈带上?所以,三天后小李子莫名其妙被人尅了一顿,我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了。他应该秉承我们中华五千年来尊老的光荣传统!

我把小杜情书不翼而飞的事情和这件事联系起来,就有点水落石出了,也就是,我把给小杜写的情书错给了黄芳,小杜的马子叫林芳芳,刚好都是芳,所以,我那封情书,所有叫芳的人都可以通用。

第二个疑问也解开了。

阴差阳错,竟然还是件好事!我在心里乐了起来,黄芳说可以做朋友,这就是我们那时候谈恋爱的代名词。

没想到黄芳这么容易就搞定了,人一旦有魅力,什么事情都容易了!

谁让我这么阳刚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树林惊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