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草根仕途 [目录] > 第142章: 越说越不像话

《草根仕途》

第142章 越说越不像话

瑞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送走了廖淑兰,邢艳芳又和妹妹邢艳芬通了电话,向她说起了袁媛的事情,邢艳芬是极力同意这门亲事,她已经四处打听过,景河这孩子确实不错,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家庭条件又不错,嫁过去不会受委屈。

“我现在唯一的盼望袁媛能考上公务员,那样我们说话也硬气,毕竟是自己考上的工作,不能让他们家里说出话来。”邢艳芳说。

“那样好是好,可是考上的希望很是渺茫,竞争力实在是太大了,咱们家里又没有人和势力,要想达到目的谈何容易。”邢艳芬说。

“考上公务员是孩子的唯一希望,不然以后干什么去,所以我们老俩口心里也打鼓,虽说是去了大学生创业服装城上班,给个人打工毕竟不是个长久之计,还是有个稳定工作踏心。”邢艳芳说。

“所以我是极力赞成她和李景河的事情,个人和家庭条件都不错,孩子今后不会受到委屈。”邢艳芬说。

“你给打听的咋样?父母应该没有问题,主要是李景河为人如何,他可以说是出身于豪门家庭,各方面条件很是优越,我担心像有的干部子女那样,仗着家里有些势力玩世不恭胡作非为,这样的人不可靠。”邢艳芳说。

“这些日子我多方打听过,这孩子各方面确实不错,不然也当不上庭长。”邢艳芬说。

“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邢艳芳说。

“这个倒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没有太大关系。”邢艳芬说。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这样封闭,不能用老观念看这个问题,年轻人谈情说爱很正常,也是他们的权力,还像咱们小时候那样单纯无邪,连男生都不敢正眼去瞧,孩子和我们是生长在不同的年代,思想观念大不一样,现在哪个男孩没有谈过女朋友,就是袁媛你也不敢保证没有处过男朋友,只是家长不知道而已,所以没有必要在这方面过于苛刻,只要人好就行,对于过去只要没有大的错误完全可以容忍。

“我是担心以前有过什么不轨行为,就像徐峰看似挺老实,满肚子却是花花心肠,干出了那样的事情来,别的事情都可以容忍,唯独男女关系上绝对不能让步,这是一辈子大事,不能和沾花惹草的男人生活在一起,那样没有一点安全感,说不定啥时候会变了心,最后倒霉吃亏的还是袁媛。”邢艳芳说。

“我打听了不少人,还没有听说有过这样的事情,我琢磨肯定是没有,这样的事情极为敏感,要是真有早就有谣言传了出来。”邢艳芬说。

“你再找人帮着打听一下,总之越详细越好,这也是为了袁媛,绝对不能和花花公子结婚。”邢艳芳说。

“行,我再多找些人了解一番,为了袁媛应该了解的详细些。”邢艳芬说。

邢艳芳放下电话和丈夫说了袁媛的事情,艳芳那边真要是没有发现问题,公务员又没有考上,马上和袁媛说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机会,能找到好的工作,今后也有了依靠,现在只是给个体打工,生活上根本没有一点保障,说不定哪天失业,还得为孩子今后出路发愁。

“我还是那句话,一切要遵从孩子意愿,我们不能过于强求。”袁维华说。

“孩子们想法都高着呢,他们想得一点不现实,根本不可能实现,所以我们必须有主见,帮她拿拿主意,不能总是由着他她性子来。”邢艳芳说。

“我觉得这样做有着一种相互交换的感觉,不能拿孩子的一生做交易,真要是两人情不投意不合,结婚也不愉快,一辈子都会在痛苦当中。”袁维华说。

“你光会用嘴说大话,一点根本问题解决不了,有本事给孩子找个像样的工作,谁不想有房子有车有工作,有着花不完的钱,那样找个什么样的人家都成,在家里说话算数,我们也觉得硬气。”邢艳芳说。

袁维华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孩子的事情让他很是无奈,你有一万个理由也不成,毕竟现在面对的事实,孩子大了要找工作、要成家立业,凭他的能力根本做不到,没有办法只得听老伴不停地磨叨。

“既然什么都办不了,只有听我的话,袁媛找到了舒适的工作,我们这辈子算是省了心,不然心里总得惦记她,找不到好人家更是着急。”邢艳芳说。

过了一会儿见丈夫不说话,邢艳芳又说道:“在大学生创业服装城上班根本算不上有工作,几个女孩子能干出些什么名堂,老板见没有什么效益,说不定会哪天关门,这些孩子随后就失业,没有人会去管她们,最后着急的还是我们。”

“现在孩子们干得很是不错,工作起来十分卖力,会很快取得经济效益。”袁维华说。

“就凭她们这几个女孩子,我看是够呛,做生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们又没有经验,没有太大的出路。”邢艳芬说。

“她们的事情都上了电视,说明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只要以后努力会渐渐好起来。”袁维华说。

“你还没有看出来,这是老板在有意作秀,拿大学生创业服装城为自己捞取资本,说白了就是为自己添脂抹粉树碑立传,不然谁会这样傻,会用一些啥也不会的大学生,明显是挂羊头卖狗肉,这样干不可能会有好的效益,赔本的买卖谁也不可能干。现在有些人为了出名,什么花样都敢耍,想帮助别人尽自己力所能及就行了,何必这样张扬还上了电视,如果我是老板,赚不到钱也不会用这些孩子,说明有着其他想法。”邢艳芳说。

“你把人想象得也太那个了,为大学生创造就业机会是件好事,应该值得宣扬,这一点无可非议。”袁维华说。

“也就是你们这些书呆子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大的服装城需要多少资金投入,靠着几个大学生几辈子都不会赚回来,明显是往里赔钱,有道是无商不奸,这乃是经商者的本性,没有好处不可能干。”邢艳芳说。

“好了,不要贬低人家的好意,要是听到你这样议论,会伤了他们的心,说我们没有素质修养,好心给孩子们找到了工作还说三道四。”袁维华说。

“不是我背后瞎议论,明显是这么回事,有道是无力不起早,谁都有自私心理,没有什么好处不会这样干,平白无故把钱往水里扔可能吗?除非大脑有问题,否则他就是另有企图,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邢艳芳说。

“我要去接袁媛了。”袁维华听老伴越说越不像话,咋能这样说人家,好心倒办了坏事,要是没有人家支持女儿上哪工作去,这不是没有事情。

“袁媛要是有个好工作,正点上班准点下班,也不用你天天晚上去接她,孩子也是够辛苦,天天这么晚下班,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所以必须给她找个好工作。”邢艳芳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吃点苦怕什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