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丑妻二嫁(已出版上市) [目录] > 第10章:皇帝的女人

《丑妻二嫁(已出版上市)》

第10章皇帝的女人

帝国兔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御景秋进屋的时候,小幽正巧被什么人叫了出去。

他是来告诉念沧海皇上定下了送她出嫁的日子,就在明日卯时。

呵,那男人是绝了情的要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火坑!

御景秋本以为会看到她忧伤的脸庞,没想眼前的女子竟是超脱预料的淡定自若,看不出喜也寻不到怒,嘴角只露出点点鄙夷的弧度。

他这是在看什么?!

念沧海睨了眼仍没走的御景秋,从他从进屋开始,那目光就落在她露在衣外的脖颈和双手上,好像还一一掠过弥留在她肌肤上深浅不一的鞭痕。

“哼!收起那怜悯的表情,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假慈悲!”

念沧海露出气恼的冷眸,狠狠瞪过来。

假慈悲?

御景秋一怔,立刻收起眼底过分怜惜的光彩,他本以为他的眼神很收敛,却还是让她误会了。

“景秋若有冒犯,还望娘娘恕罪。”

屋内的气氛沉闷得就像万物停止了流走。

这个男人还真是奇怪,人人都说他杀人如麻,冷血无情,只是对她,他是一次次相救,还极尽保护。

念沧海凝着那歉疚而垂下的脸,明明是那混账的人,她却不忍心讨厌他。

说到底,她再怎么憎恶那个冷面兽心的男人,也不该迁怒于他,身在皇朝,身为臣子,他和她一样都没得选择。

今次一别,不知何时才有机会重见,或许就是永别。

将脸上过分决绝的冷色敛起,念沧海缓步走向御景秋,因为她还欠了他一句,“谢谢你,御大人,不过别再喊我娘娘了。”

俊美的脸孔抬起,映入眼瞳的是一张微微含笑的容颜——

耀目的冬阳透着半开的窗户,丝丝缕缕的撒在她白如雪的脸上,镀上的一轮淡金隐去了右边的脸庞,左边是一张不施粉黛,朝霞映雪的倾国之颜……

很美,她的笑一如初见,是他此生见过最美的,从未改变。

御景秋敢保证这一刻的自己一定又看得失神了,几时开始他的目光总是情不禁的跟随着她,明知道不该,明知道不能,却又无法控制——

如果他能更好的保护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被伤到此等体无完肤的地步?

眼神又落在念沧海身上还未淡去的伤痕上,深处是无尽的自责和怜惜。

“娘娘……”

“呵,为何你总是这么执念,我不是端木离的女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念沧海轻叹摇头,这个男人真的有点怪。

她倔强的架势却教他闻言一笑。

为何呢?

是敬畏她是皇帝的女人,亦或者是为了提醒自己,她是娘娘,他永远都不能逾越那条鸿沟?

御景秋并不太想知道答案,因为已经毫无意义,“娘娘,此行必当险象丛生,可不该有的念头,还是在今夜统统都打消吧。”

话锋一转,温柔的眼浮起一片慑人的冷光,“此话何意?!”

念沧海唇角的笑意顿然凝固,“失礼了,娘娘……”御景秋说着,俯首靠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只瞧那僵错的表情刹那吞灭了整张面容……

...........................................................................

【收藏】【留言】【打赏】【咖啡】【推荐】拜托大家了,(*__*)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温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