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我本倾城 [目录] > 第466章:龙奕的故事:江山谋,第一皇后

《代嫁,我本倾城》

第466章龙奕的故事:江山谋,第一皇后

望晨莫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楔子:前世,魂断订婚宴

S城,梅湾大别墅。

繁华似锦的大花园里,灯火通明,时,正在举行宴会,宴请的皆是商界精英,政界名人。男士们一个个西装革履,女士们一个个盛装斗艳,星光灿烂之下,衣香鬓影之间,酒斛交错,笑语盈盈,共奏出一篇盛世华章。

今天是盛世集团的CEO龙奕订婚大礼。

在S城,谁不知道盛世,又有谁不晓得四少的名头?

龙奕,二十八岁,IQ200,天才级人物,一路跳级完成学业,二十岁海归开创盛世公司,二十五岁公司上市,二十八岁,将分公司开遍世界各地。短短八年时间,创造了盛世传奇一般的崛起。整个发展过程,他几乎没有借用家族力量,硬是凭着自己的才干,打拼出了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天空。

大家都在揣测,这样一个卓越不凡的男人,若是娶妻,得配怎样一个名家闺秀?

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四少的未婚妻名为:秦琉璃,没有什么来历背景,一年前在盛世集团上班,做秘书工作,遇上了这位钻石级黄老五,两个人一见衷情,很快陷入爱河。

七天前,龙四少在公司周年会上浪漫求婚,七天后的今天,龙家大佬在祖宅别墅开办订婚宴,业内又平添了一桩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谈。

一时间,秦琉璃这三字,成为了S城无数人耳熟能详的名字,当这个名字和龙四少并排在一起以后,名媛们的芳心醉了一地。

事实上,秦琉璃并不是什么麻雀,而是C区特遣特工,伺机在龙奕身边这么长时间,为的是打入龙氏内部窃取他们的罪证。

龙氏龙集团,前身是黑帮,如今表面已被洗白,可暗地里还在做毒品买卖,经营之广,龚断着整个G省的毒品生意。

秦琉璃生平最最痛恨的就是毒品,她的生身父母,二十年前皆死于吸毒,这一次她得到上级命令来S城做卧底,来之前,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养父养母放她过来执行任务。

此刻,宴会已接近尾声,秦琉璃被灌了几杯,呈现醉意。那只笑面狐狸龙奕将她送回了他的房间,临走,含笑狂吻了她,将她的唇吻的发痛,直到意乱情迷才放开,激情的喘息里,他眨眨眼对她说:

“璃,乖乖躺一会儿。待会回我那边过夜。我有话跟你说。”

那种热辣的眼神,令她觉得自己随时随时会被这个男人吃掉,于是脸孔上,不由自主就发烫起来,心也砰砰砰乱跳起来,就像一个不经世事的毛丫头片子似的。

说出来谁会相信,相处了这么久,他们之间至始至终还没逾越最后那条底线。

龙奕这个男人,绝对是龙氏家族里的一个异物,出淤泥而不染,人品也极好,一个简简单单的笑,就能把人勾了魂去。

这一年多时间,与这样一个极品男人朝夕相处,常常会被这男人的翩翩风度所迷惑,有时,甚至分不出,这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被这个男人打动了。

她想,如果他不姓龙,那该有多好,她可以大大方方的爱,轰轰烈烈的爱,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不像现在,她被逼进了一个绝境。

爱,或是不爱,都成了一种折磨。

唉!

男人迷人的笑,在面前打转,她在心里叹了一声,嘴上则娇媚的低应了一声:

“嗯,我等你!”

灯光很迷人,她酡红着脸孔,醉枕在他阳刚十足、黑白相间的床上,娇憨的笑着,眼底流转着妩媚春光,令男人的眼神深了又深。

他笑了一记,清爽的短发,帅气一甩,低下头,在她额头烙下一吻:

“惹火小妖精!”

门合上,人走远,房里安静下来,只有他身上淡淡的红酒香在空气里静静的散开,足能把人迷醉。

她坐起,敛起笑,眼底没半分醉意,心下只清楚一件事:龙家必须为他们的行为担起应有的法律责任。

三分钟后,她依照计划,在同伴的接应下,顺利的进入到龙家大佬的书房,打开其电脑,开始解码,侵入读取那些足可以将龙家连根拔起的犯罪证据。

这当中,不包括龙奕,这个人不沾家族买卖。

虽然那些犯罪的事,与他无关,可他总归是龙家人,一旦龙氏倒台,那么,她与他之间一直以来所维持的那一层关系,誓必将被残酷的现实击成粉碎。

到时,他一定会恨她的。

而那是她必须做的事,不可能因为私情就此中止任务。

她告诉自己:他与自己而言,只是一场任务,唯一没算到的是:亲手导演的这一场戏码,会赔进自己的真心。

可,那又如何呢!

违背原则的事,她不做,哪怕因此会葬送自己的爱情。

也许错过了这个男人,她终其一生,都不会再爱上其他人,即便如此,属于自己该担负起的职责,她绝不会推卸。

秦琉璃没空去想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所有注意力全部投注在电脑上,正在拷贝的文件,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

时间在滴答滴答的过去,资料已经读取一半,再五分钟,任务就完美落幕。

“滴……”

就这时,电脑突然发出一记尖锐的警报声。

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心头,更是狠狠一抽,下一刻,门被撞开,五六个执枪的黑衣人如非洲草原上的猎豹一般,迅猛冲了进来,在一阵清脆的皮鞋踏地声中,团团把她围了起来。

灯光下,一支支冰冷的M4A1步枪,装着消声器,对准了她的脑门,只要她敢动一下,下一秒,她的脑袋就会开花。

秦琉璃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危急的情景,那颗素来平静的心,砰砰的急跳起来。

门口,走进来是龙家的大家长秦魏,龙奕的祖父,光头,横肉,鹰眼,一副杀气腾腾,其身后,跟着的是她的未婚夫:龙奕,一身黑色礼服,是如此的英俊不凡。

“小奕,爷爷早就跟你说了,这女人,留不得。这回人赃俱获,你总该信了吧!哼,居然敢跑到我们龙家地盘上来动土,胆儿倒是不小……”

秦魏冷冷的一睇,从属下手中接过一把铿亮的勃朗宁手枪扔到了龙奕手上:

“毙了她!马上!”

语气,是不容违逆的。

龙家的大佬,嗜血,狠戾,无情,是出了名的,得罪龙家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胆敢想挖龙家命脉的,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趟任务,本来就危险重重,为此,养母林若情、养父秦一诺曾动用一切政治关系,不许她接。

可她还是固执的接下了。

离开北京的时候,母亲要她发誓:要好好的回家去。

她答应了。

但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她誓必在劫难逃了。

心,没来由的一颤,秦琉璃脸色惨白的盯着前一刻还在床上对她喁喁私语的男人,这人进来时,寒光一闪的在她脸上一扫而过,令她的呼吸不由自主的一窒。

他,会救她吗?

龙奕没有看她,没说话,也没动手,而是神情淡淡的低头抚了抚手上的枪。

“怎么?舍不得?”

秦魏声音冰冷的问。

龙奕还是不说话。

“哼,瞧你这出息,一个女人,就把你迷的神魂颠倒,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既然你不肯动手,那就由我这个老头子来替你解决。”

说话间,他转过头去,阴森森的那么一扫,让人背上顿生一阵毛悚悚的寒意。

“送她上路!”

一声喝令,一字一顿间,那冷漠的声音,就似从地狱里冒上来一般的,阴嗖嗖,能夺人魂魄。

“是!”

“慢着!”

龙奕终于开口,同时,空气里响起子弹上膛的声音:

“不敢劳驾您的人了。既然她是我的女人,那就由我自己来处置。”

他没有抬头,淡淡接了一句,素来温和的脸孔,变的冰冰冷——原来这个男人冷冽起来,竟也如此的可怕。

琉璃定定的盯着,看着他缓缓的托起手枪,以一个极标准的身势瞄准了她的胸膛,这表明,他也是摸过枪的人,而且还是个中高手。

也是,龙家的人,怎么可能不懂枪。

“有话要说吗?”

龙奕淡淡的问,疏离的声音,陌生的眼神,就好像他们是宿世仇人,而不是刚刚才订完婚的未婚夫妻。

而他的表情告诉她:他不会救她。

“有。”

她掷出一字。

“说!”

“人在做,天在看。你们龙家造孽太深,总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她站起,将脊梁挺的直直,与他对峙,没有求救屈服,漂亮的唇角上只扯起一抹自嘲的笑。

他的眼神只微微闪了一闪,随即,但听得“砰砰砰”三记无声的枪响在书房内闷闷的响起,很轻翼,绝不扰人惊梦,良好的隔音设施不会令外面的人听到丝毫,但,绝对致命。

这个刚刚才温情款款给她戴上订婚戒指的男人,甚至于没听她说完一句话,就这样冲她犹不犹豫的开了枪。

无情的子弹穿透了她的胸膛,巨大的灼痛感在心窝窝处爆开,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漫上来——就像心被狠狠扯了出来那般。

疼的不仅是肉tǐ,碎的是心。

爱,早已生根发芽,不能因为它来的悄无声息,就能忽视它的存在。

她爱的。

这一刻,她无比清楚的认清了自己的心思。

她本以为他对她总归有那么几分情意,这一年多,他们真的很合拍。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只是她在一厢情愿。

“秦琉璃,这是你自找的!”

龙奕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终令她有了这么一个认知:这个男人从来就没爱过她。

带着一脸的震惊和苦涩,她“叭”倒下,头,重重的磕在地板上,一双手牢牢的捂住胸口,摸到的是一把黏绸的液体。

在陷入黑暗之前,她只看到龙奕冲自己投来一记幽暗的眼光,一径保持着那样一个开枪的姿势,静静的看着她,嘴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可那声音太过遥远,她听不到,也听不清。

龙家的人,还真没一个好东西。

他不会是例外。

她,爱错了。

枉废她之前还在纠结,任务完成以后要不要再和这个男人继续。

她舍他不得,却不想原来自己在他心里什么也不是:眼都不眨一下就能把她毙了。

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感觉到有眼泪在滴落。

新文地址:http://novel.hongxiu.com/a/643042/

新文名:《江山谋,第一皇后》

喜欢龙奕的,快过来围观吧!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