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10章:1.9

《寻爱千年(全本)》

第10章1.9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离我想知道的事情越近,我却越紧张,我害怕听到,又非常想听到事情的原由,毕竟没有别人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终于,文正把茶水倒好了,他说起来。

“那块水晶是我出生的时候口里含着的。因为形状奇特,雕工精美,而且能够看出是个古物,但就是一直没有看出来到底是个什么物事。”

文钟插嘴道:“是呀,我和他前后不差20分钟,可待遇可是天壤之别,就是因为他像贾宝玉似的含了个东西出来,结果一直被亲戚朋友瞩目。”

“贾宝玉又是谁?”我问。

“那是小说里的人,等有时间你再看,你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以后多看些书就知道。”文钟打断我继续说:“那哥你怎么会知道那是把钥匙了,又知道怎么开锁的呢。”

这是我想知道的嘛,要不是文钟插嘴早就说到这里了,讨厌,还嫌我什么都不知道,本来这里就是什么都陌生嘛,连问他都嫌烦。

我嘟着嘴继续听文正说:“老妈当初打了个金链子,把它穿上一直挂在我的胸前,我始终不知道那是钥匙。但是,我发现每到阴历的七月七它就特别的亮,可我的胸口却会很痛,闷闷的,喘不上气来,过了这日子便没有任何事情。”

“七月七?你说七月七吗?那是我的生日。也是我被封印的日子。”我惊讶地说。

“你是哪年生的?”文钟又插嘴问。

“就不告诉你。”我赌气说。

“哼,我当然要知道了,这样也好帮你做个判断呀,看服饰能知道你是秦汉时期的人,可具体的时间还不能确定呢,如果你告诉了我,兴许我能告诉你很多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可是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文钟开始变得很正经。我能确定此时的他是真诚的。

“我是楚考烈王十二年出生的,师傅说我是楚国人,所以按楚王的年号来计算。”

“那是公元前251年,天,战国时期哦。先秦历史我最喜欢。”文钟兴奋得两眼冒光继续问:“那你什么时候被封印的?”

“秦朝元年。”我说

“那是公元前221年,那你当时是30岁的老姑娘了。”文钟说。

我白了他一眼,从我的服饰上看,确实能看出我还未出阁,可我的容颜保持得和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孩没有什么区别,他可真讨厌,专捡别人不爱听的话说。

“如果抛开这封印的N年不算,我们是同岁哦。”文钟看我有些生气了,便打圆场说:“那你都认识什么人,经历了哪些事呢?怎么会被封印的呢?”

“我要先听到我问的事情,才能考虑是否把你问的事情告诉你。”我不满我的问题总被文钟打断。

“Sorry,我不再插嘴了。”文钟连忙捂着嘴,把探过来的身子缩了回去。

文正压下自己的疑问,继续说:“好吧,我继续说。因为这块水晶,使我一直觉得有什么在指引我的选择,我喜欢动物,尤其喜欢极地生活的动物,所以我学的是这个,工作和研究也是这个,所以,我每年都会去北极,于是遇到了你。”

“也是因为这块水晶,我才喜欢研究历史、文物的哦。”文钟接口说。

我和文正都瞪了他一眼,他立即闭嘴。

文正继续说:“说起我为什么会开锁和结界,那是我21岁的时候,刚刚过了生日,每天我都会做同样的梦,就是一片冰原,大海的深处,有什么吸引我,可是每次我要看清楚的时候我就会醒过来,这更坚定了我要去极地研究的信心。那年又到了七月七,我的胸口疼痛得比哪次都厉害,晚上,我迷迷糊糊地在学校宿舍里睡着了,感觉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古代人手里拿着那块水晶,在空中比画着什么,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其实这就是开锁的方法。每年的七月七都会这样。”

文正喝了口茶继续说:“第一次梦到这个我很兴奋,但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把自己的梦告诉了文钟,还把自己梦到的黑衣人的服饰大致画了出来,文钟说那是秦朝的典型服饰。但是那个人的脸我始终看不到。”

我陷入了沉思,那个黑衣人会是楚钟离吗?他一贯穿黑衣,他为什么自己不来,而是托梦给一个不相干的人呢?还有那钥匙,怎么到一个出生的小孩嘴里的,显然,这些,文正和文钟是无法给我答案的。

“那封印呢?就是结界,你怎么知道解开的方法呢?”文钟看我不问下去,文正也不着急讲的样子,积极地问。

我回过神来,对文正点点头,他继续说:“这个结界的解法,是发现冰棺以后,就是遇到暴风雨的那天,我拍了拍冰棺,发说了好听的声音的那天。”

“哦?那天,除了暴风雨,没有什么别的异常之处呀,你不是一直在我旁边的吗?如果你是梦到什么的话,我也能知道。”我说。

“你在冰棺里不是睡着的吗?有感觉?而且你怎么会知道别人梦到的东西?”文钟这个家伙又插嘴。

我急得捂住他的嘴,示意文正继续讲下去。

文正说:“我出去拿了一趟吃的,你记得吗?”

我点头。

文正继续说:“我到了厨房,正好有些糕点,我就走了过去,然后我就看见糕点上的奶油是一个躺着女人,和你当时的样子很像,然后,我的左手无名指就是莫名的一痛,就看到那个奶油人的印堂上有一滴血红的水滴,然后奶油人就不见了,眼前就是一块普通的糕点了。

我把自己一直以来的梦境和当时发生的奇异事件串联起来,我突然有一种了然的感觉。而且自从我有了这个感觉,本来通透无暇的水晶突然有了几缕血丝。”

“就是这样了,后来我告诉了文钟,费了很多口舌让他相信我,又把他带过去,让他看了锁眼和我的水晶,他终于相信了,于是我俩想了拿假人换你出来的法子。”

“那个想法可是我的哦!”文钟挣开我捂着他嘴的手,长吸了口气说。

我一直努力地消化文正所说的事情,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

文钟说:“我哥都说完了,该你说了吧。”

我想了想说:“我还需要整理一下我的情绪,明天吧,我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一定要帮助我,我有太多的疑问。”

他们连声说好!

天又黑下来了,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本章完结,下一章“ 那时秦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