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15章:2.5

《寻爱千年(全本)》

第15章2.5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先是一曲气势磅礴的大傩舞,这是常见的驱邪祈福的宫廷舞蹈,可是秦国宫殿里演绎得别有一番韵味,那个领舞方相头戴假面具,面具上镶上四只金光闪闪的眼睛,威猛可怕。他穿玄色的上衣,下身系着朱红色的围裙。手上蒙着熊皮,一手紧握着长戈,一手挥动着盾牌,手舞足蹈,洒脱有力,带领着舞队向前演进。在舞队中有“十二神将”,他们也都戴着假面具。“十二神将”原是由十二种神兽变化而成。据说,名叫甲作的能吃凶鬼,名叫佛胃的能吃老虎,名叫雄伯的能吃妖怪,还有名叫腾简的,名叫伯奇的等等。他们能吞噬一切邪鬼病魔,凡是有害于人类的妖魔鬼怪,都能一齐扫除干净。乐舞中喊声震天,惊心动魄,舞蹈者们手里持着火炬,从阴暗处驱逐鬼祟,直追到端门以外方才结束。

这时,我才想起喘息,脸已经憋得通红,想是从来没有亲见过如此场面,我不由得自嘲。旁边的楚钟离对我含蓄一笑,他在提醒我,好戏快开场了。

由于跳得好,他们得到了太后和秦王的赏赐。方相上前跪谢,此时,我感受到有些异常紧张的气氛,难道?我连忙看向秦王,对上我的目光时他依旧微笑,我扫视在坐的人,太后故做开心地笑着;她身后的嫪毐始终低着头,殷勤地侍侯着太后;吕不韦镇定自若的喝着酒;成蛟的左手在微微握紧,可夹菜的右手依然平稳,看不到他的眼,无从判断他心下想得是什么?但那方相紧握长矛的手已经出汗了,他的目光似乎瞟着成蛟。我心下一凛,难道如此坦荡的人也要行大逆之事?

就在这时,后宫佳丽中一人走出,“莫女不才,愿为太后献舞一曲。”此女正是成蛟目光流连的女子,成蛟此时也是一怔,无奈地放下筷子,方相叩头谢赏退下了。乐起,莫姬舞起。

一切来得凶险,去得无形。我却不明所以,看来要想辨别这中间利害,应该要了解他们之间的问题才是。但能给我的时间恐是不多,要知道,如果刚才不是莫姬扰乱,不知方相是否会行动,我的提醒是否来得及。想及此,我的手心也惊得细汗磷磷。

莫姬的舞很美,仿佛是在用生命舞蹈,旋转飞扬的青春带着些许的无奈落寞,她的眼神开始迷离,但舞步没有凌乱,她在对成蛟抒发着自己的情感,她是爱慕成蛟的。

成蛟的心快碎了,他的眼神里透出嫉恨与无助。

莫姬舞罢回坐,我抱琴叩请献唱,当吕不韦和太后看到我时也是难以置信,既而惶恐。但通过他们,我知道离姜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们是知情的,亦或是祸首。如果是被亲人伤害,恐这伤来得更深吧,我更加同情地看向秦王,他避开了我同情的目光,装做无所谓的样子让我开始弹唱。

我知道他是故意做出的姿态,我的出现,已经扰乱了太后与国相的心情。

我坐定,深吸一口起,先试着拨了拨弦,珠圆玉润的琴音脆生生地跃出朱弦,秦王的目光淡淡拂来,琥珀色的眸子里藏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楚钟离的目光也凝聚在我身上,他的目光中有太多的期许让我紧张,我沉吟着,凝神屏气,随即素手一拂,指尖便流泻出一段行云流水的古曲,既而,婉转的歌声吟起。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当我弹唱至此时,嫪毐抬起了头,他惊惑地看向秦王,手抖得厉害,原来是他。我知道了他此时的想法——不甘和无奈,他在想事情败露的后果,他要筹划更大的行动了。

“圣人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我浅笑继续唱着,楚钟离知道我查出了元凶,僵直的肩松了下去,他为此快乐吗?

我的目光离开他,看到了吕不韦,他的腰挺得很直,他是个精明的人,他在做抉择,不论结果如何,他不会害秦王,他的目光是慈祥的。

最后一句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余音悠悠,我看到莫姬向后院走去,成蛟也离座尾随而去。

谢了赏,我也悄然跟了过去……

刚转过一个篱笆墙,便听到莫姬的言语:“男儿有泪不轻弹吗?一个男人却为了一个女人流泪,而且还是堂堂秦国公子!男儿泪,是不应该留给女人的,而是应该同鲜血一起,抛洒在抗敌卫国的战场上。你的泪水无法引得我的同情,反而让我看到了你的懦弱。既然喜欢我,当初为什么不去争取,为什么不去跟你父亲说,一个男儿,应如磐石一样,任凭风雨,不屈不挠,就像秦王赢政儿那样。而你却一切只知道听从你的祖母,手边的幸福拱手相让,现在又想来抢夺?你是否知道你这样会丢掉性命,会令我的名节受辱?”

成蛟抹去泪痕:“你日日与王兄在一起,可王兄从没有正眼看过你,与其老死宫中,还是和我走了吧。当年我无法和王兄争你的归属,但现在我可以,我有他丑陋的把柄,我也有忠于我的死士。”

我看到莫姬那双清澈的眸里隐藏着弃世的漠然,而嘴角却扬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那样子很美,是的,很美。

“我!不能,你也不要愚蠢地听从别人的怂恿,做出任何伤害王和你自己的事情,你们是兄弟呀。当初我希望能留在你的身边,可你放手让我离开,现在,我希望留在王的身边,因为他是个让我倾慕的男人,就算我永远无法得到他真情的一眼,我也愿意留下等候。”

多么痴情的女子,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男人,却说出谎言来欺骗他,如果换做我,是否能做得到呢?反过来想,秦王的后宫佳丽如此之多,为什么还要……

我突然瞥见秦王身边的宦官赵高,心下一惊,他们的对话他听了多少?他是否会去禀告秦王?

……本章完结,下一章“2.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