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1章: 沧海桑田

《寻爱千年(全本)》

第21章 沧海桑田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1

待我醒来,秦军已经攻破屯留,我不顾一切的冲出暂时休息的军帐,城中并没有尸横遍野,愤怒的秦王并没有迁怒士兵,只是把赢和等人剁了稀烂。

训练有素的士兵整齐的列队站立在寒风中,秦王政站在城上,哀戚地看着城下白雪中的殷红。为什么独独见不到楚钟离的身影,我左右寻找着,越找越心急,不禁哭出声来。

“星儿!”一声微弱的呼唤,让我看到2个士兵架着楚钟离向我走来,我模糊了的双眼在看到他带血的脸,恍如隔世。

原来,赢和等人素与吕不韦不和,但他们是忠于秦国的大将,此次出征,是吕不韦点的将,也是他做的粮草都督,他成心调出与己不和的将军,然后扣押补给不发,逼他们与赵国和议造反。成蛟是自己申请来的,也正好中了吕不韦的设计,本来是楚钟离要来个一石二鸟,结果被吕不韦以其道还彼身。他既剪除了异己,又除去了成蛟。

楚钟离感到中计已晚,他坚决反对赢和他们与赵国结盟,被赢和押在大牢,折磨得不成人型。好在在这之前,他飞鸽传书与秦王政,却无法改变成蛟成为了赢和的傀儡人质。

莫姬也是听到了消息赶来劝说的,可依旧无法挽回。他们携手走了,走得悲壮,但凄美。

我守在楚钟离的身旁,为他把伤口仔细地清理,他因为过度虚弱已经昏迷了。秦王政来过,默默地坐在我的身旁,看我为楚钟离疗伤。我想着自己的心事,落了泪,他没有言语来安慰我,叹了口气吩咐李斯:“为王弟与莫姬装殓、合葬。”然后走了出去。

我替莫姬感激他,起身追了出去:“谢大王成全。”

他望着我,心里在想,寡人受伤时谁来陪伴?寡人受难时,是否有人与之共赴黄泉?百年之后,是否又有合葬之人。难道真的只能做寡人吗?

我无法给他答案,无声地叹息了。

他悲戚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望着他孤寂的背影,我给不出任何的安慰之言。

低头进帐,继续照顾楚钟离,他的伤口已经处理妥当了,并无大碍,想来,过不了几日就可复原,总算是众多坏消息中的好消息。

又是一夜未眠,第二日,楚钟离吃了些粥米,已经恢复一些了,他前去大帐与秦王商议大事,我去看了成蛟和莫姬。

他们平躺在那里,似乎面带着微笑,手紧握在一起,无法分开,只好做了大的棺椁,放在了一起,成为名副其实的合葬。我忍住泪,为他们弹奏了莫姬最为喜欢的那曲“击鼓”。余音反复,我泪终落,方觉指尖痛楚难奈,已是甲断血流。

号角吹响,大军集合,秦王政要全军为成蛟服丧,同时,他宣布,只追究带头反叛将领,其余不究,并且罪不及家人。叛军全军士卒闻赦,高呼万岁。

但他恨屯留这个地方,下令毁城,将屯留人口全部迁往临洮。

回朝的路上,我与楚钟离同坐一车,他满面愁容,我看出他在考虑如何与吕不韦较量,秦王政应该和他说了还不到剪除国相的时候,所以,他焦虑,他想让秦王下定决心。

看到我探究的眸,他笑了笑,不再去想,坚持让我也休息一下。是呀,我真的觉得有些累了,闭上眼,枕着楚钟离的臂膀睡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冷,真的太冷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对上楚钟离的眸,我疲倦的笑:我这是在哪?他紧张地来摸我的头:“总算醒了,高烧呀,秦王已经命令大军停下来,待你好转再走。”

我凄凉地笑,如果我病,能让他天天守着我,不再回那个是非的咸阳,身处那个权利的中心,那么我何妨长病不起。

病了三天仍不见好转,秦王政来了,默默地看着我,我闭上眼,不知为什么不敢看他的眸,他的眼里有很多东西让我感到陌生和压力,也许是我和离姜长得太像了的缘故吧,他在看着我的时候,一丝深深的眷恋就在他的眼底。

士兵端了药进来,楚钟离接了下来,用汤匙舀起,吹凉,送入我口,我有种幸福的感觉温暖着心,却对上楚钟离歉然的眸,我疑惑,他低头,开始专心喂药。

秦王政耐心地看我服了药,用冰冷地手碰触了我滚烫的额头,立即抬起:“为何如此之烫?”楚钟离摇头。

突然,我觉腹中疼痛,翻滚起来,秦王猛地抱住我大喝:“杏林(古时对医生的称呼),快叫杏林前来。”

我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秦王的焦急。楚钟离的心痛,但他歉然的表情,我终于明白了。我笑,我知道我不会死,我在帮助楚钟离,他要秦王政下决心驱逐吕不韦。虽然我不想让他在那危险的环境中,但如果我能够帮助他剪除异己,我心甘情愿……

……本章完结,下一章“3.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