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2章:3.2

《寻爱千年(全本)》

第22章3.2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不出我所料,楚钟离在我的汤药里做了手脚,诬陷熬药的仆役是吕不韦的人,确实,军中有不少将领都是吕不韦的门客弟子。

毒药事件使秦王政下了决心要与国相决裂,却连累了无辜的仆役丧命,我始终是心怀愧疚的,也有些埋怨楚钟离。

“为什么要牵扯上无辜的生命?为什么一定要除掉吕不韦?正如天下人皆知的那样,他是大王的父亲。”

楚钟离凝视着我,幽深的眼哞蒙起了一层雾气:“知道我一个人在牢房里想的是什么吗?”

我摇头。

“我在深深地后悔,后悔放弃我们曾经安逸的生活,后悔我们来到是非的中心,后悔我一心要完成使命,离开你来到血腥的战场,更后悔自己一时不察陷入囹圄。我第一次感到害怕,害怕再也看不到你,害怕我死了以后,你孤苦伶仃一人漂泊在这乱世,我快要疯狂了。当我看到你不顾一切地来到我身边,我更后悔当初的选择,当初就应该和你在摩陀岭上终老一生,不应让你如此狼狈、如此担心。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看到你又因我而病倒,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缩短辅助秦王成就霸业的时间,然后与你远走高飞,从此幸福。”

听了他的话,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强劲有力的心跳,我微笑,原来半年的分别也是有好处的,让他终于对我表达的心意。原来距离也是有好处的,让他体会了相思之苦。原来历经生死也是有好处的,让我们更加珍惜彼此的情感。

楚钟离轻抚我的后背,“原来半年真的很苦,没有你在身边像失去了整个世界。原来13年真的很短,一瞬你就长大了。原来16年真的很长,我一人漫无目的生活了那么久。”

我抬头看着他,他满是惆怅,16岁的差距又算什么呢。

“虽然因为我的手段,仆役失去了性命,但现在只是牺牲他一个人,如果秦王政下决心的时间越晚,两方的势力越强大,等对决的时候更惨烈。”

“可国相他毕竟是大王的父亲呀?”我还是不想让骨肉相残的事情再发生。

“可是他已经成为了秦王成就霸业的拦路虎,他已经满足于现在的地位和权势,不想在余生再经历杀戮。可是,我的命运就是帮助秦王完成一统天下的伟业。”

“这一切是否能如你所愿呢?”我还是担忧。

“虽然我是一颗棋子的命运,但我也掌握着攻击的主动,而且,还有你,有你在我身旁,我会更努力。”

我望着他,点头,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他。虽然前面的路无法预知,但有他在身旁,我亦满足了。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中略带羞涩的笑了,帐帘一挑,是秦王政,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出去了,我却看到了他有些失落,不过只是转瞬的,楚钟离跟了出去。

半个月过去了,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这段时间,并不多见秦王,也许是他有更多的事情需要筹划吧,反正不见他,我就没有压力。

这天清晨,大军又开始前进了。我们行军的速度并不快,我知道是秦王不愿我再次病倒,我感激。

走了15天,军队驻扎下来,楚钟离告诉我,明天就要到咸阳了。咸阳会有什么等待我们呢?我们又会带给咸阳什么呢?

已经立春了,可天气还是很寒冷,又下起了雪,一片白茫茫、钎尘不染的纯净,我猛然想起明天就是正月了正日了,又是新的一年了,也是秦王政廿二岁的生日了。

他决定在新年进城,正好迎合了这些盼望回家的士兵的心,也正好带来凯旋的喜讯,对秦国来说,是最好不过的礼物。可他呢?有悲伤,也有无奈,有不舍,却要决绝。

我和楚钟离说想给秦王政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他说好,让我自己办就好,然后就专心地看起书简,于是我独自走出了营帐。踏在厚实的雪上,留下很深的足迹,我不停的回头观望,足迹虽深,却仍是洁白的。

时辰虽然晚了,但因雪地洁白,前方的路还是亮的。我费力地走到中军大帐前,守卫的士兵见是我,立即通传,秦王政走了出来,诧异地看着我。

“这么寒冷的天气,你过来找我?”

我笑:“再过一会儿就是你的生日了,我有礼物送给你,”

“真的吗?你记得寡人的生日,你有礼物送给寡人吗?”他兴奋得拉了我的手,但他寒冷的体温冻得我一哆嗦,他连忙松开手,歉然,我回了他一个微笑。

“我的记忆超群,只要听到的事情不会忘记。廿二岁对别人也许是普通的生日,对你却不同,你可以亲政了,所以一定要过得特殊一些。”

他的笑容更灿烂了。

他转身回帐,拿了斗篷出来,披在我身上,我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一同走向那片开阔的地方。

在开阔的雪地里,我竖了几个竹筒,秦王政不解:“这就是礼物吗?”

“还没有打开呢,请大王在离开100步的地方等侯。”

看他听话地走出100步,然后回头,对着我微笑。我把几个竹筒摆成六边形,把芯埝在中心搓好,然后拿出火折,划燃,点着芯埝,跑到他的身边停下。

芯埝呲呲地响着,等到了竹筒的时候,突然炸裂,冒出冲天的火花。他惊讶地看着那些火花划开黑色的天空,发出剧烈的声响。

好多士兵都跑了出来,楚钟离也跑了过来。但眼前的景象另他们也大吃一惊。平日里的爆竹没有如此的动静,他们都惊异地望着我。

楚钟离到了我面前惊讶的问:“这是怎么弄出来了,好大的威力?”

我笑了笑:“师傅可记得曾有个炼丹的术士借住在我们那里?我看见他把硝石、硫黄和木炭合在一起就能引起这样的燃烧和爆炸。”

楚钟离停顿了半晌,说:“得此利器,定可逐鹿中原。”

秦王政让所有士兵都回帐休息,楚钟离也离开了。他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谢谢你给寡人的礼物,它如此灿烂,令寡人感到些温暖,无法忘怀。所以,星儿,寡人是否可以如此称呼你,你是否也可以称呼寡人政呢?”

我愣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3.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