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4章:3.4

《寻爱千年(全本)》

第24章3.4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已经很深了,一弦弯月挂在夜空中,虽不圆满却明亮。

空荡的客厅中,只有我们四人,一改往日门客众多的繁华景象。

吕不韦淡定地说:“大王的心意我已明了,自会安静地离去。但请大王依我一言。”

赢政一愣,没想到吕不韦如此决绝痛快,但又为他的条件有所担忧,他看向我,我对他微点头,因为,我从吕不韦的眼中看到了太后的身影,他不过是为了她求情而已。

吕不韦见赢政点头,目光转向了开着的南窗,口气阑珊地说:“就请大王把太后从大郑宫接回吧,她是你不可怀疑的母亲。”

赢政的脸转冷,愤然地看着吕不韦:“君何功于秦?官至极品。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君何恩于秦?号令于寡人。”

吕不韦久久不语,望着窗外的月亮长叹一声:“如果大王只是在意那些谣言,就疏远您的母亲,和对您忠心耿耿的我就大可不必了。”

我心下一惊,众人皆知的事情如何是谣言呢?赢政也是不信:“真的只是谣言吗?你敢说这只是谣言吗?”

吕不韦转头盯着赢政,一字一顿地说:“你是庄襄王的儿子!你是嬴家的子孙,你听信了谣言,就是对他们的不敬,也是对你母亲的侮辱。如果说那些谣言伤害了你,那是因为您太过在乎。这个世界上处处谎言,也处处流言。身为一个君主要树立自己的威严,要让天下人顺从、景仰。”

赢政僵硬的表情软化了下来:“可你为什么处处照顾我的母亲,还要献上那个嫪毐,令我们母子蒙羞?”

吕不韦起身走到窗前,悠悠地说:“那是我爱慕的方式,爱慕玉姬的方式。我要让我爱慕的女人尽享荣华,也要让她刻刻幸福。把我所不能给她的,尽量找到适合给予的人给她。她是我今生所追求的最美好的东西,也是我必须错过的东西。”

我、赢政、楚钟离面面向暌,不明所以。

吕不韦转过身来,我看到他坦然的眸,心下没来由的震撼。他有没有在说谎已经不重要了。他的爱是深沉内敛的,是我们这些尚还年轻的心无法领悟的,他的爱又是无奈凄凉的,是我们未经坎坷却能理解的。说谎也好,没说也罢,他都给了赢政和太后尊严。

我低头不语,楚钟离沉思,赢政长叹一声。那一声叹息有了很多内涵,是解脱,也是枷锁。

我们告辞出府,赢政回宫,我与楚钟离慢行回府,自从他封了官爵,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府邸。我走在路上,却不时想到吕不韦,我把心中的不忍和楚钟离说了,他与我一样,也是满腹惆怅,于是我们回转,又到了吕不韦的客厅之中。

他并不惊讶,而是默默地从书柜的密格里取出一啤酒,再取出两只玉杯倒满了,在其中一杯倒下了鹤顶红。

我静静地看着他,他了然地看着我,我觉得必须要解释:“并不是大王让我们回来的,而是我想回来送您一程。”

“为什么?”他仍旧不是很惊讶。

“不知道,有太多的疑问却又不想知道答案。”

“你和离姜长得虽像,但你们的性格相差甚远。”我惊讶于他为什么会提到离姜。

“我与政儿的离隙缘于她,因为她要用她所知道的事情来换取自己的地位和荣华。我当然不能容忍,所以逼死了她,但政儿并不知情,却开始仇恨我。但我不能与他争辩,也不能做任何解释。”

吕不韦又笑了:“要是对别人,我吕不韦可以三步一计,五步一策,但对政儿我无能为力,他是玉姬的儿子,我本可以去赵国,和苏秦一样佩六国相印,联合六国对付秦国。但我不能会同外人来毁灭她的儿子,所以,我只有选择这一了百了的路。”

既而惨然一笑:“这辈子我由贫贱而富贵,位至裂土封侯,可说无论在哪方面,我都达到了为人臣的极致,何况我还有一个亲生骨肉在做秦王,凭着我这十多年的经营,秦国国力已足够吞并六国,依政儿坚忍的天纵之才,成为天下共主,乃是指日可待的事,环顾各国国君,个个愚騃软弱,和政儿相比,真是龙蛇之分。我是他的父亲,何必要与他相争,父子相争,退让的应该是父亲,因为父亲只有过去和有限的现在,而儿子却有着无穷无尽的未来!”

我不禁唏嘘,面前这个曾经不可一世老人带着谎言离开,面对儿子却只能默默付出,而他却永远不知道。

“不用为我难过,这只是要保全我十多年在秦国所作的经营,也是要我的子子孙孙做天下的共主,想达成这个愿望,只有我离开这世上,政儿才能放心地统一天下!”

吕不韦端起那杯下了鸩的酒,缓慢地踱到南窗前。只见长空无云,一轮弯月高挂在空中,亭台楼谢,花草树木,石山荷池,小桥流水,全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下。

“多美!这个世界多美!"他惊叹着:“习久不察,临去前的回顾,才明白人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习惯于在女色歌舞中追求美,却忘了在大自然里,美是俯拾皆是的东西!”同时,他又回忆到和玉姬月夜泛舟的美好时光,心中升起一阵酸楚,接着他举啤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这是在我眼前硬生生的第二次死亡,同莫姬与成蛟的死一样,美丽又悲壮。

……本章完结,下一章“3.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