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5章:3.5

《寻爱千年(全本)》

第25章3.5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府邸,我与楚钟离相对无言,一种沉沉的感觉压在胸口,无法释怀。

他们的爱都是以悲剧收场,那我与楚钟离又会怎样,那一统六国的梦想似乎遥遥无期,而我们转眼就会老去,难道要向他们一样永远在彼岸相互对望,却不能相拥温暖吗?

我凝视着楚钟离,眼中渐渐漾出了泪光。

楚钟离轻叹,把我拥在怀中:“你为他们感到痛苦了吗?你为我们感到害怕了吗?不要痛苦和害怕,我始终都会在你身旁。今天,我觉得自己和吕相国好象,很多次我都问自己,你那么小,是否能了解我对你的感情?你那么柔弱,能否承担我们所要执行的使命?你那么美丽,我是否能永远拥你在怀?”

我抬眼望着他深邃的眸,倍感温暖与幸福。

次日清晨,我与楚钟离心情沉重的进了宫,禀明吕不韦已经饮鸩而死。

赢政显然是一夜未眠,琥珀色的眼睛里布满血丝,他疲惫无助地看着我:“他真的走了吗?他昨日所说的种种是否为真?”

我心中一阵绞痛,他何以总是放不开心结?我没有选择,为了所有在和已经离去的人的尊严,我坦然地说了生平第一次谎:“他对您不曾说谎。您不必再为谣言所扰。但我有一个请求,请您厚葬他,毕竟他是您的仲父。”

赢政做在王座上,阴晴不定,我只好说:“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您的今天。如果不是大树一样的他为您撑起这片天空,也许您会受到更多的伤害,您的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得到。所以请您不要对已经死去的人吝啬,更不要把已死的大树连根拔起。因为他的门客众多,也有很多人才可用,所以请您深思。”

赢政的手握了又握,终于放开,点头同意。同时接回了母亲。

在他亲政的第二年,扫除了异己,终于开始着手准备攻克六国的战略部署。

楚钟离是忙碌的,甚至很少能看到他,我并不常随他进宫,只是在赢政选用人才的时候,会帮他判定此人是否存有异心。

可是想来这根本没有必要,谁不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有共同的目标而发誓效忠,目的达成了,却又因利益分配无法达到自己的设想的时候才会生出异心。所以我很赞同楚钟离和李斯的意见,用金钱和权势去贿赂别国对秦国有用或有威胁的人,使他们为秦国所用。无法贿赂的只好派刺客暗杀,最后再派训练有素的将军、士兵攻克。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七月七,我十五岁了,如果是有婚约在身我已经可以行及笄之礼了。我是否可以呢?

入夜了,新月如钩,楚钟离回来了,他微笑不语。我知道他并未忘记我的生日,可他是否能给我惊喜呢?

他拉了我手,走到后院的怜星亭中,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两只风筝,是雕的样子。我不解,望着楚钟离。

楚钟离拿起较小的一只给我,他拿起另外一只,走出亭子,把风筝放了上去,我也把风筝放上了天,与他的风筝齐飞,但又保持着距离。

他看我问:“知道为什么是雕吗?”

我摇头,他说:“雕的感情最专一,它们一生一世都只有一个伴侣,如果有一只先去,另外一个会相随。我希望我们能象雕一样,无忧无虑地飞翔,无忧无虑的相互爱慕。虽然现在还不可以,但我们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我笑,心下欢喜,抬头望着天上的那对风筝,比翼双飞。突然一阵旋风,把线纠缠在了一起,我和楚钟离相视一笑,放手,任它们飞翔。

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着我,轻轻地把我的长发挽起,从袖笼中取出一支碧绿的玉簪,绾住。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祛兮,无我恶兮,不寁故也!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手兮,无我魗兮,不寁好也!”他深情地说。

我脸上发热,也从袖笼中拿出一根我早已编好的红绳,让他坐下,结开他的发冠,将红绳仔细地编在其中,然后从新束起发冠。一边吟唱: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两目相对,情深意长。

就在此时,仆人通传,大王过府。无奈收起碧玉簪,从新散发,后步入前厅。

赢政见我前来,快步走来,说:“今天我为你准备了礼物,保准你喜欢。”

我回头,楚钟离笑,却有些凄凄,我对他笑,他了然。我无法拒绝赢政的邀约,只好随之走出府邸。

门外只有一匹黑色骏马,他扶我上马,随后坐我身后,我来不及言语,骏马已经向城南急弛了。

耳边拂过夏日的风,暖暖的,身后赢政的心跳扰得我有些慌乱,却不明所以。

过了大半个时辰,我们到渭河以南的上林苑,这里一片开阔,有一个宽广的荷溏,荷花盛开,清香扑面,这北方的地域,怎么会有江南的荷溏,我疑惑地看向赢政。

他对我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听你说过你喜欢莲花,喜欢荷叶,想念家乡的荷溏,所以,在今年年初的时我就下令在这个地方开始修建,还特意请楚国尉画了楚国王宫里荷溏的样子呢。”

我有些慌乱,又有些感动,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连忙跳下马背,跑到荷溏边,大朵的荷花随风摇曳,真的美极了。

我回头看向赢政:“谢谢你,政。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他开心地笑了。

我们坐在荷溏边,看着天上散落的星星,他说:“你的生日好悲伤呀!”

我愣:“怎么会,都说这天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应该是好浪漫的呀?”

“就因如此才悲伤呀。三百五十六天的等待,只换来这短暂一夕,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中又要再见。浪漫的七夕。悲伤到浪漫的七夕。绝望到浪漫的七夕。过了今宵,又得回到那漆黑冰冷的三百六十五天,夜夜哭泣。”

我的心凄凄,我知道他又想起了离姜。虽然我知道了真相,知道那个女子不应得到政如此的思念,可我又不能说。只好劝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所以禁声与他默默地坐着。

隔了很久,他突然说:“好在有你,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把你送到我的身边。”

我惊得立即起身:“我不是谁的替代品,只是你的朋友、知己而已。而且师傅说过‘爱情一生之中只有一次,之后的都是和爱情相似的感情。’”

他抬眼望着我,隐隐的悲伤浮上眼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3.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