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6章:3.6

《寻爱千年(全本)》

第26章3.6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是无可替代的,你也是无可替代的。”他把目光看向了荷花:“也许我无法分清爱和喜欢有什么区别,但是每当我想起离姜和你,我都感到温暖。”

我不语,听他说:“昨天我去问候母亲,她日渐消瘦,我问她是爱慕的到底是谁,思念的又是谁?”我看着他,他也转头看向我,眼睛里有了雾气:“她说父王给了她一切,可她似乎什么都没有拥有过;嫪毐给了她诱惑和震撼,可她时常感到无力和虚无;只有吕不韦让她感到安全,让她懂得怎样爱一个人。”

“怎样爱一个人?”我不解。

他笑了笑:“爱一个人!要了解,也要开解;要道歉,也要道谢;要认错,也要改错;要体贴,也要体谅;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宽容,而不是纵容;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问,而不是质问;是倾诉,而不是控诉;是难忘,而不是遗忘。”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太后领悟到了,可什么都没有了。

“我终于有些体谅母亲了,可是我却答应她不再见面,除非黄泉。”

我诧异极了,他仰头看天上的星:“她有她的理由,我不想再给她痛苦和伤害,我们母子间的感情虽然疏远,但是心意相同。”

“别的地方的天空和这里的一样吗?”他问。

“都是一片天。”我说,伸出手,从袖笼中拿出一方手帕,想为他把眼泪拭去,却不小心把那个碧玉簪带了出来,好在落在草地上并没有碎。我连忙拾起来,却被赢政握住了:“你已经有了碧玉的吗?可我也想送你一个。不过我觉得还是等你到二十岁的时候再及笄吧。”

他拿出一个骨质的簪子放到我的手里:“这是我第一次狩猎时打到的鹿的骨头做的,和你很配。”

我收下了,可是心情复杂。

“我就要做父亲了,可是没有喜悦;母亲、群臣都要我立后,可我也没有任何喜悦。”他换了话题。

也是,他十八岁起,就开始有女人了,却一直没有子嗣,他姬妾一大群,却连个夫人都没有封。可是这是他的家事,我一个外人能说什么呢?无法给他想要的宽慰,所以我说:“我去秦山祈福吧,替你问问上天的意思。”

他看着我:“答案只在心里,天上没有。”

我走向骏马,要回去了。依旧是他坐在我身后,似乎他的身体更加寒冷,我没有逃开,而是窝在他的怀里,为他挡住一丝风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觉得他太过可怜,也许是因为自己有些愧疚。

一路无语。

第二天,他下令封我为秦国的圣女,前往秦山为秦国祈福。而且,就在秦山住了下来,这里和摩陀岭有所不同,又有相似之处。

楚钟离依旧很忙,忙着充盈国库,忙着操练兵勇,忙着收买外国将相的人心,忙着网络人才。我们只有书信往来,不曾见面。

到是赢政每天都会来,哪怕只是坐坐,不语。

我没有看到上天给他的答案,他也不问。闲暇的时候,种下了桂花树、冷清草和裂缘花,不知道为什么,只找到这些种子,桂花开的时候浓香遍野,而冷清草和裂缘花,听上去就很凄凉。

同年,赢政得一子,取名扶苏,其母封了夫人,依旧没有立后。

时间象流水一样就度过了5年,5年来,秦国风调雨顺,所以我的名声远播。这一年秦国终于做好了战争的准备,战事不可避免的开始了。这一年,楚钟离36岁,赢政29岁,我20岁。

那支碧玉簪,我珍藏在枕下,时时拿出端看。5年的时间我只看到了楚钟离5次,他已经有了隐约的白发,更加从容不迫。清瘦的脸孔增添了坚忍刚毅,深邃的目光中充满了温暖。我依旧是黑发白衣,不着粉黛,他看到我,总是轻叹自己年华不在,而我却风华正茂。每次看到他,我都是满心欢喜,却转即又分离,终于明了为什么赢政会说七夕是悲伤的。

那支骨簪,我插在了头上,因为它朴实素雅,也因为,赢政来得太勤,不戴他会生气。他已经蓄了须,成熟稳重,青涩不在,却意气风发。

很难得他们结伴来到这里,我酿的桂花酒恰巧味道正好,我们3人把盏邀月。

我只喝了2杯,便进屋收拾行囊,因3日后大军开拔,攻韩,楚钟离为帅,我自然要前往,赢政应允。

半年内,就奏凯班师回朝,1年内,攻打赵国失利。既而转去攻魏,我并未随行,因为随着秦国攻打他国的目的日益显现,刺客越来越多。赢政随时会有危险,所以我留在他的身边,住进了咸阳宫。

燕国的使臣荆柯来了,他带来赢政一直想杀死的樊姓仇人的人头,还有燕国最肥沃的督亢领地。

荆柯坐在赢政的对面,我在赢政的身后,荆柯一头凌乱的头发,头发下面,是一张刺客的脸——毫无表情,甚至于是冷酷的。我只看了他一眼就断定他是个刺客,可进宫门时,已经搜查过,他没有携带武器,可我并没有掉以轻心。

他献上了燕地督亢地区的地图,那是一卷羊皮地图,他展开得很慢,赢政大有兴趣地上前,我亦上前。

忽然,图穷匕现,我来不及思考,一把推开赢政,那呈现微蓝光芒的匕首刺中了我的左臂。

赢政大叫一声,抽出宝剑,砍下愣在一旁的荆柯的右臂。而我的眼前已经模糊不清,那微蓝色的光芒说明这匕首上喂了巨毒。

我瘫软下来,荆柯未曾想到如此完美的计划被我打乱。我的意识渐渐散了,只感觉到赢政紧抱着我,只听到他凄凉的哀号,他冰凉的手臂和脸颊使我有片刻的清醒,可我眼前,似乎模糊地出现了楚钟离。

……本章完结,下一章“3.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