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27章:3.7

《寻爱千年(全本)》

第27章3.7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连楚钟离最后一面也见不到就死去,值得庆幸的是我并没有。

不知道躺了多久,我有了一点点意识,耳边就传来赢政暴虐的声音:“你们这群废物,都21天了,怎么还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你们听着,如果她无法醒来,你们全部都得——死!”

袍袖因为颤抖而发出了簌簌的声音,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握紧了我的手,并放在了那张冰冷的面上来回摩挲。我感到有泪,他的泪是热的。

“求求你,醒过来,如果你不醒来,就这样躺着也是好的,千万别离开我,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他轻声说着,滚烫的泪越来越多。

我很想安慰他,可我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睛都无法睁开,我不想让他这么难过,也不想让那么多杏林(古代对医生的称呼)吓破胆,我更庆幸自己还活着。

我费尽力气,动了动被握在他手中的手指。

“啊!”他惊呼:“你醒了吗?你真的醒了吗?”

我又动了下手指算是回答他。

“快,你们快过来把脉、用药。”

杏林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他们慌乱的上来把脉,可我太累了,又陷入昏迷。

我时好时坏的恢复着,我要顽强地活下来,我要见到楚钟离。有时我会如坠入冰河,冷得发抖,有时又会浑身滚烫,如炭火烧烤,但我总是能感觉得到赢政在我身边。

对于他的焦急,我有些不安,对于他的陪伴,我有些感动。

又过了15天,我终于醒了,可我却发现,眼前只有一片漆黑,我盲了。这对我无意于灭顶,可我压抑着,我不想让赢政有发脾气。

因为当他知道我看不见了时候,他竟发了疯似的要杀掉那些杏林。也许他太需要我的眼睛了吧。

我伸出手在空中徒劳地想要抓住他,他握住了我的手,我说:“不要杀他们,毕竟我的命是他们救的,看不见总比死去要好呀,而且,通过治疗,没准我的眼睛会好的。”

他没再说话,我感觉得到他在看着我,一定是悲哀的神情,我笑,但心底更加凄凉,我的眼睛盲了,我将怎么帮助楚钟离,帮助他早日成就伟业,然后幸福呢?我们还会有未来吗?如果我真的再也看不见,我就是个拖累,我不能让他失望,更不能让他为我劳累。

我假装睡了,最后听到赢政离去的脚步声。

“大王对圣女可真好,圣女受伤的时候,大王不顾一切地吸出毒血,她昏迷的时候,大王又衣不解带地照顾了1个月,大王都清瘦了好多呢。”一个婢女的话传了过来,虽然很轻,可我却觉的我的心好象被人紧捏了一下。

另一个婢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大王清瘦那是另有原因,因为圣女因解毒放了太多的血,是大王用自己的血喂给圣女的,别人的血大王觉得低贱,不要。”我觉得自己被重物压得要喘不过气来,泪不禁流了出来。

赢政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受之不起,也无力偿还。

可我无法拒绝赢政的探望,每天下朝来他就到这里,一直到看我睡着再走。

他怕我无聊,经常给读书给我听,也会拉着我到屋外走一走。

屋子里的布置也颇为费心,他细心地叮嘱婢女把所有的东西摆放得要有规矩,而且不得移动,避免我走动的时候碰伤。隆冬季节了,屋子里加了炭盆,我大伤初愈,受不得炭气,他就让人把炭盆做了改造,加了管道排出炭气。怕我烫到,还在周围坠了很多铜铃。

他所做的一切,都令我感动,可我又该怎么承受呢?就当是我救他所应得的吧。

战区传来捷报,魏国投降了,大军就要凯旋而归了。我却又病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楚钟离,一想到他,我就心如刀绞。

可一个月后,他还是回来了,听到我的事情,他急急地奔到宫外,我早已命婢女插了门,说是不能吹风,拒见任何人。

我阖目静卧,以逃避直面他的悲戚与难堪。但,彻骨的绝望,一直弥漫于支离病骨。

他拍打着宫门:“星儿!”就再也说不出什么。

但就这一句,枕着枯黄乱发的我,以残余的力气,用被角捂着口鼻大哭。疼痛从我的心上碾过。我满心凄苦,无法回答他的呼唤。

他的如霜眉眼,如刀唇鼻,尽数铭刻心中。我这一生,何其荒芜,何其浅薄。只有他了,也只有他了……

可我这模样怎能见他,怎能?

赢政的声音传来了:“国尉,这漫天飞雪,又车马劳顿,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星儿她才睡下,等醒来再见国尉不迟。”

许久,楚钟离才离去,以怎样的心情,我无法知道,赢政也是长叹了一声离开。宫外都安静下来了,我终于可以放声大哭,自我眼盲以来第一次大哭,寸断肝肠。

哭得太久,累得睡去,醒来时感觉周围呼吸声甚多,而且紧张异常。

见我醒来,赢政连忙扶我起来:“星儿,不要再哭了,你的泪都是血呀,你的身体怎么经受得了?”

血泪又如何,我的心更在流血。

我睁开眼睛,却惊奇的发现,不再是一片漆黑,有了雾蒙蒙的亮光,我伸出手在自己眼前来回摆动,能够看到一些黑影。

我抓住赢政冰冷的手,又笑又哭起来,赢政慌了,把我揽在怀里:“星儿,你不要这样,你怎么了?”

我说:“我就是要哭,我能看到光亮了,我就是要哭。”

他扶着我的肩膀:“真的吗?这可太好了,我原以为你受了毒药侵蚀,真的再也看不见了。这样,可真是太好了。可你……还是少些哭吧,这血泪太让人心痛了。”

杏林来了,帮我用腊雪水冲洗了眼睛,我似乎看得更明亮些了,我又有了希望,我微微展开笑容。

赢政握紧了我的左手,我转向他的方位,开心地笑了,感激地笑了,兴奋地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3.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