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31章: 清醒着迷惘

《寻爱千年(全本)》

第31章 清醒着迷惘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1

终于将往事陈述完,文正和文钟依旧沉浸在故事中。还是文钟先反应过来:“可是,楚钟离和你,在任何史书上都没有记载呀?而且,赢政是个十足的暴君,根本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文雅,其他那些人物和一些事件到是有,可是也和你说的不太一样,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我更迷惘,文正接口道:“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把这段事情掩埋,历史上的事情不都是那样,秦始皇是个暴君,他刻意要隐去的事情,自然有人帮他做。”

文钟也点头,我低头不语,赢政怎么会是个暴君,难道是我的离开,让他发了狂。我摇头,不敢再往下想。

“能否将记载那段时间的书给我看看?”我还是有些不死心。

“好,我就是研究这段历史的,这方面的书多的是,不够还可以去图书馆查资料。”文钟说完,就进屋取了一摞书来。

可我打开却傻眼,我不认识这些字。我惶恐地哭了出来,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我被遗忘了,遗失在2000多年后的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的楚钟离发生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我能做什么?

文正和文钟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想给我安慰却又无从劝解。

文正说:“这些字是简化了的,很容易学,我教你,保证一天就会。”

“可是,读懂了又怎样?我回不去了,他们都不在了,早已是几截枯骨,我在也碰触不到。”我失声痛哭。

一阵沉默,最后还是文钟打破了僵局:“不要泄气呀,我们一起来找方法,即使回不去,也要活下来,找到真相、找到答案。这些对你很重要,对我们这些炎黄子孙也很重要呀。”

我还是很迷惘,不知道前方有没有路可走,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还在北极、还在冰棺里等待。毕竟那时是有希望的,可现在呢?一直能够让我坚强的是楚钟离,可现在,我们有2000年的距离,他在哪里呢?他是否完成了心愿,还是遭遇了不测?他会在哪里呢?

见我不语,文钟有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其实秦始皇也是开创了一个新的世界的人,很了不起、很有作为的人。横扫六国、始称皇帝,加强君主权力;三公九卿、郡县之制、迁富豪、收兵器,强化中央集权;兴礼重制、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钱币,大有作为;长城驰道、焚书坑儒、禁办私学、横征暴敛、严刑峻法、大兴土木、功过是非,古今评说呀。”

我一时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楚钟离对赢政的谏言犹言在耳。抹去泪水,我想,也许这些就是楚钟离当初必须要去做的事情,这些一定是他协助赢政的。如果这些事情都有完成,那他又在何处?两千年的迷雾算不算重?我能否解得开谜底。

“我要怎么做?才能找到答案?”我并不自信地问。

“还不知道,没有想出来,但我们一定会帮你。不过,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自己去面对。”文正说。

我了然,毕竟有太多的东西是我所不熟悉的,如果想要去翻开以前的种种,我必须要适应现在的生活。

“可不可以把你们所知道的后面的历史讲给我听听?”有太多的疑问令我疑惑,所以还是先听听他们所知道的比较好。

这回是文正在说:“其实,就象刚才文钟所说,秦始皇做了很多事情,不过他49岁就死了,葬在骊山,现在还没有挖掘,光看到兵马俑,就够令人吃惊的了。他死后,赵高联同李斯杀了扶苏,立胡亥为二世,不过三年就死了,秦国也被起义军推翻了,后来是刘邦建立汉朝。”

扶苏、赵高、李斯仿佛昨日还在身边,胡亥!我离开的时候他才刚刚出生,是赢政的第18子。而我离开不过10年,赢政也死了,生命真是脆弱,可独我还在。

“赢政葬在了骊山吗?他当初是想去东海的。他是怎么死的?”我悠悠的说。

文钟说:“公元前的210年,秦始皇开始了他的死亡之巡。他率领大队人马,从都城咸阳出发,直奔南方的云梦(现在的洪湖和洞庭湖地区),并到九嶷山祭祀了祖先舜。接着,乘船东进,在丹阳(现在安徽当涂)上岸,到了钱塘(现在浙江杭州),又向西渡江登会稽山,祭祀了治水的大禹,然后刻石于会稽山。下山后,从吴中(现在江苏吴县)北上,继续他的求仙之旅。为了能见到神仙,秦始皇一直是沿着海边北上,但总是一无所获,最后,失望的秦始皇只得往回返,没想到在平原津(现在山东平原县)就一病不起。

随行的赵高、李斯和胡亥等人知道秦始皇时日不多,但因为秦始皇忌讳说“死”字,所以没有人敢向他问身后的国事如何安排。随着病情越来越重,秦始皇也意识到生命到了极限,便留下了遗诏,要长子扶苏奔赴咸阳主办丧礼,并继承皇位。诏书放在任中车府令的赵高那里,还没有等诏书送出,秦始皇便在公元前210年的七月暑热季节,在沙丘平台(现在河北广宗境内)病死了。

为了防止秦始皇的儿子们争夺皇位而导致天下大乱,李斯封锁了消息,将秦始皇的尸首放在车里继续向咸阳赶路,但热天中尸体开始腐烂,散发出臭气,为了掩盖,李斯让每辆车上都装一石鲍鱼,用鱼臭掩盖尸体的腐臭。

秦始皇的骊山墓建得很豪华,据记载:因为墓室很深,有泉水渗进,为了阻止泉水,便用铜汁浇铸。墓顶则用无数珠宝镶嵌,做成日月星辰的样子,底部用水银做成江河湖海的样子。墓室里还有文武百官排列两边。一切都仿照在世时的样子。为了防止偷盗破坏,墓中遍设机关,如有人进入,弓箭会自动发射。”

他死于七月吗?带着怎样的不甘和落寞呢?细想文钟的话,我突然觉得很多地方说不通:“不对呀?他的身体一向冰冷,比冰还要寒冷,怎么会腐烂呢?他一向不相信什么鬼神的,怎么迷恋求仙炼丹呢?虽然我接受了没有楚钟离在历史中的记载,可赵高和李斯不应是那种人呀?难道真的是我离开得久了,他们都变了?”

“人当然是都会变的,只有利和益。”文钟无奈道:“就是冷血动物死了,也会腐臭,何况是人。不过秦始皇真的是个冰人吗?书上只说他是豺声鸡胸。”

“不可能,赢政长得端正帅气,比你们可好看,声音浑厚悦耳,什么豺声?乱讲,谁编造的。”

看我有些生气,文钟连忙说:“都是司马迁这帮史官写的,我们从小就是这样学的。”

我的疑惑越来越多,我开始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找出答案。

……本章完结,下一章“4.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