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33章:4.3

《寻爱千年(全本)》

第33章4.3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接下来的日子好忙碌,我学会了好多东西,首先是家里的电器,比较麻烦的是电脑,但我还学得不错,很多软件都会了。还看了好多的书,心理学的、历史的、法律的、医学的等等,当然还有好些杂志,看得很多,感觉自己的大脑就象书架,把每本书都装了进去。

虽然忙碌,不过,还是很有乐趣,就是想楚钟离的时间比较少。

文正白天去极地动物研究所上班,晚上去动物园兼职照顾企鹅、北极熊,文钟忙得不见人影。

傍晚,我习惯了等待,等待文正回来,吃过饭,他就会去动物园。所以,我渐渐学会了做饭,看来我还比较有天赋,每次,文正都会说好吃,然后吃光,这是对厨师最好的奖励。他走的时候,我也会去小区里散散步。这样的日子平静如流水。

7月1日,正好是周六,文正在家,文钟也回来了,20天不见,他黑了很多。一进屋,他就大喊:“大发现哦。有惊喜的大发现。”

我和文正连忙跑过来,等着他发表。

“我去了西安10天,在那里的文物档案馆的万余枚秦简、龟片中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看我们着急的样子,他反而停下来,吵着要喝水。

我连忙给他倒了水,他才继续说:“这些秦简、龟片中有一部分是记载秦始皇君臣间对话的,多处出现了几个符号。那些符号有3种形式,以前我们在研究时并不知道那些所代表的意义。遇到星儿以后,我又有了新的视角,我发现,这3种符号可能代表的就是秦始皇、楚钟离和你。我画了下来,给你看下。”说着他拿出一个笔记本。

翻开的页面上,3个图案跃入眼帘,一个是狼,一个是獾,还有一个是天鹅,天鹅的头上还有我所熟悉的裂缘花。

我愣了许久,眼泪终是落了下来。他们不解,我却了然。

记得,那是赢政22年的正月,也就是现在所说公元前224年,赢政迎来了35岁的生日,他的生日都会下雪,一片素白。赢政又来了秦山上。

自从他20岁生日起,每个生日都是我陪他过的,他永远记得那一场焰火。

我们一起在山上看着雪景,山上的雪一点也不轻飘,直直的打在脸上,茫茫的笼罩四野。突然,一阵风起,雪好象能飞起来的都飞起来了,被卷走都不见了,只有大石头,满目的大磐石。这北方的山就是冷清,不如楚国的山青翠,而现如今,楚国已经钠如了秦国的版图,早已物事人非。

风过后,雪依旧顽强地落在了地上,转瞬又是银白的世界了。这时远处出现了一头白狼的身影,赢政一时兴起,要侍从取箭来,他要射那只狼。我拉住他的手摇头:“这是一只公狼,他冒着这样的风雪出来觅食,一定是有待产的母狼等它回去呢。”

赢政看着我,一副“那又怎样”的表情。我说:“我喜欢狼,狼的一生只爱一个异性,如果对方死了,另一只会守着它直到气绝。如果你射杀了这只狼,就有另一只会死,而且,另一只一定还怀有小狼。”

赢政笑了:“我一直认为狼是残忍的,想不到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还有象狼这样忠贞的动物吗?”

我说:“有雕,天鹅还有獾。”

“獾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赢政看着我问?

“獾是只有在南方才有的一种动物,长得非常可爱,我小时侯还养过呢。”

“它对伴侣怎么忠贞呢?”

“它的伴侣和它走失了,它会用穷尽一生的时间去寻找它。”我叹了口气。

赢政苦笑:“也许我很象它吧,穷尽一生寻找近在咫尺的人。”

每每如此,我必然是无话可说的了。

他又说:“天鹅又会怎样呢?”

“如果一只死亡,那么另一只永远不会再找新的伴侣。也许,你更象天鹅。”

赢政不语,我感觉得到,他在看着我,也许他又在生气了,明明就是对离姜有深厚的感情嘛,所以后宫的后位一直空悬。

“可是如果它还没有得到真爱,那些只是类似的感觉,也一直不会去寻找吗?”

一阵沉默,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食物的香味飘了过来,我往回走了,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我更象獾,不会是天鹅,你也不要做天鹅,更不要做狼。”我怔在那里,指尖传来一阵冰冷,我凄然,这并不是不想就可以的。

从此,赢政让士兵从南方捉来獾,他也喜欢上了这种小动物。

这3个符号中的獾就是赢政,天鹅一定是我,而狼就是楚钟离吗?这个我到不是特别确定,因为我并没有死,他是知道的。不管怎样,只是一个符号,也能说明我的存在。

我的心紧了又紧,把我化做符号来纪念,他是怎样的心情,又是怎样的决绝。

……本章完结,下一章“4.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