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41章: 殊途同归

《寻爱千年(全本)》

第41章 殊途同归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1

也许文钟去了别处吧,我回到柱子前面,调整好我头顶上的光束,对着那条纹理看的时候,记忆一下闪回到当时的情景,那只雪虎我给它起的名字是嫣然,因为它漂亮且多情。

它是在我到了秦国的第二年出生的,出生时是被我接在手里的,所以它非常熟悉我的味道,吃饱在我膝上休息时,总会给我一个笑脸,所以我给它起名嫣然。它对我非常依恋,形影不离,还曾跟我去过战场。在我被荆轲刺伤后,它不吃不喝守在我的身边,最终没能等我醒来,就先去了。它陪伴我十年的岁月,是我最好的听众。

我曾在芭蕉叶上写下很多思念楚钟离的词句,然后让嫣然带到秦山瀑布中,让其随波逐流,流向秦国的大河小溪,流向所有楚钟离能够到达的地方。

一次刚好赶上赢政来看我,见到嫣然嘴里的芭蕉叶,想取来细看,我大窘,嫣然亦不肯,牙齿还划伤了他的手。见它忠义,赢政并未怪罪,而是说:“以后我也会将心中的话刻写下来,由它来把守。”

现在这柱子上是否就是赢政的心里话呢?我把虎须放进了纹理中,却不见动静,正在疑惑,文钟绕了回来。

“左首的偏殿中有两样物件我似乎听你提过,你来看看吧。”我先取下虎须,随文钟到了偏殿。

偏殿的布置象是起居之所,典雅华丽。梳妆台上的一柄骨簪,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近前,泪落。

这正是赢政在我及芨之年相赠,我在离开时给他留下的那柄骨簪。它已断裂,裂痕处还有斑斑血迹。我把这簪取在手中,它是最坚硬的鹿骨,却断!遥想当年,他是怎样的悲愤。

我擦拭着那血迹,喃喃:“赢政,对不起。”除了这句,我仍是无话可说呀!心中的疼痛几乎将我窒息。

旁边还有那枚翠玉镏金扳指,在床塌上整齐摆放着两件龙凤彩纹大袖细腰玄色锦袍,旁边还有一幅文王百子图。这里的布置分明是昏礼(秦汉时,结婚都是在黄昏,为昏礼,同现在的婚礼)的洞房。青铜礼器仍旧熠熠生辉,却悲凉满怀。

赢政想要的不过是夫妻的“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只是选错了人,真的对不起,这份真心我不能给。

文钟见我落泪,大致也明了,他的沉默让我没有那么难堪。

许久,我们走回了正殿。文钟叹了口气:“原来秦始皇也是个情种,依这些看来,你还真是狠心。”

“如果我的心只能给一个人,就只有楚钟离了,我不能离开他,他是一颗棋子的命运,生死不由自己,我是他的星,给他指引方向,照着他前行的路。他只有我可以信赖,可以依靠。所以我不能背弃;所以我只能无视赢政的心;所以我只能逃离。”我悠悠地说。

“你真的能确定哪个是你的真心吗?虽然你可以看透别人的心思,你自己的心思能否看透呢?”文钟幽蓝色的眸中闪过一个妙龄女子的影象,想来他也受情困吧。

我没有去思考文钟的话,因为我怕。

摇头甩开杂念,我又走到那棵柱子前,想起血咒,我咬破了手指,让雪滴在了那虎须上,然后再次放进那纹理中。

少顷,那柱子发出咔咔的声响,突然裂开,里面涌出许多芭蕉叶,竟都是我曾写给楚钟离的思念。那些芭蕉叶并未随波逐流,而是被赢政都收了起来?我疑惑。

随芭蕉叶涌出的却是如血的枫叶,我信手拿起一片,上面写着“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又取一片,上面那苍白而疲惫的寂寥刺痛了我,用现代汉语来说就是——“我主宰很多人的命运,却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这是不是上天莫大的嘲弄?”。

再来一片更痛——我得到的太多,失去的太重。只愿来世再与你纠葛。

不忍再看下去,我看向柱子,内侧画满了獾,一行血书让我彻骨疼痛——“不论是十天、二十天,十年、廿年,一百年、二百年,一千年、二千年,我都会找寻你的身影,如果再次相遇,请你眼中只有我。”

那些篆体,文钟也认得,他也叹气了。

我痛哭:赢政,你好傻,我只是和离姜相似的女子罢了,你的真心应该是给离姜,你为何如此?你何至如此?赢政,你太傻,为什么你不选择遗忘?把我的影子从你的脑中一笔勾销,这样你就不会疼痛。赢政,你太傻,留下这些让我动摇吗?我依旧不能,虽然我到我心碎裂的声音。如果当时我们只是简单的问候,简单的战斗,简单的交谈,简单的擦肩而过,这样会不会更好,让我心无牵挂地找寻我必须要找的楚钟离呢?

痛疾,一口鲜血喷出,我摇摇欲坠,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我。那不是文钟的手,回首,却模糊一片……

……本章完结,下一章“5.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