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47章:5.7

《寻爱千年(全本)》

第47章5.7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姬在两名俏妾的扶持下,走出屏风,室内仿佛突然一亮,众人的眼睛也跟着发亮起来。她身材硕长,体态丰盈,却有着一束只能盈握的细腰。她脸上未施一点脂粉,肤色在灯光下却比玉还光润白皙。除了挺鼻、殷红小嘴外,两道弯眉未经描尽,自然漆黑闪亮。她神情严肃,但举手投足之间,却会勾起男人最基本的欲念。她发髻上只有一根玉簪,却比满头发饰更引人注目。她是个矛盾的综合体,但一切矛盾在她身上都显得如此调合,转变成更进一层的美。

异人的目光果然被吸引,惊艳过后却是绝望、忧郁。就是这一抹不一样的目光使玉姬注意到了异人,这样忧郁又绝望的大国公子是唯一一个见过自己而不垂涎的人。玉姬浅笑过后,亦是一片忧郁。

不知道也不理解吕不韦的用意,她又把目光转向吕不韦。他却把目光硬硬地移开了,带着莫名疼痛。

玉姬压下心头的忧郁,坐下拨弄起焦尾,一曲国殇弹唱得如泣如诉。余光浅浅的看见一点泪光,玉姬对上了那双忧郁的眸,竟然是异人,慌忙闪开。

一曲终了,玉姬退回后堂,坐在湖心亭中看天上的新月。

美人的离席自然使宾客有些失望,异人更是失魂落魄。那对明媚的大眼望进了异人的心,尤其是那眼神所流露出的神情,怜惜中带着鼓励,这是多年来他从未见过的。

夜深了,席散了,吕不韦脚步沉重地踱到了湖边,一眼望见湖心亭中的玉姬,心下一阵怜爱与不舍。思忖片刻,他让管家划了船来,他独自向亭子划去。

吕不韦对玉姬的情感是复杂的,他爱惜她更甚他人,却又不想以一老迈之身玷污了她;他爱她的性情,爱她的容貌,爱她的睿智,玉姬的心他也是知道的,但自己已是不惑之年,她才16,温存数年,当自己老死之时,谁来照顾尚还年轻的她呢?吕不韦对自己的想法也是摇头,作为商场老手,对一切能占有的东西都会握在手中方可,而对她,却是犹豫不决,彷徨无措。

尤其是此时,看到自己欣赏且要投机的人对玉姬爱恋、欣赏的目光,以及玉姬对异人隐隐的目光流盼。吕不韦的心除了疼痛,更有一分嫉妒。嫉妒异人的年轻,嫉妒异人的身世,更是嫉妒异人的才华出众,相貌堂堂。

船划得很慢,但玉姬早已感觉到了,她固执地不去观望,心里也害怕他的前来,带给自己不想要的消息。

船终是靠在了亭边,吕不韦上得亭中,走到玉姬的身边,仰头观望那一轮新月,同是一声叹息。

“财不露白,色不外泄,你将我拿出去炫耀,却是为何?”玉姬娇嗔道。

吕不韦在心中早已是回转了千变,他必须让玉姬死心,对自己彻底心死,对异人死心塌地。于是他问“耕田之利能赚几倍?”

“大约十倍吧。"她不解地看着他,迟疑的回答。

“像我这样贩有于无,垄断赵齐珠玉盐铁,能得利几倍?”

“应该有百倍之多吧?"玉姬索性夸大片词。

“那立主定国能赚多少呢?”

“你!你在想什么?"玉姬瞪大眼睛。

“告诉我!这能够赚多少倍?”

“不知道,"玉姬摇摇头说:“也许可以赚到列土封侯,子孙世代南面称孤,但也许会亏到家灭人亡,身首异处。”

“做生意本来就是风险越大利润越高,我就是一个危险的投机商人,敢冒天下之险,获取天下之富贵。大丈夫应成功立业,名留青史,赚点钱算什么!人一死,财散尽,一切都化为乌有。”

玉姬听得心冷了,她望着吕不韦深褐色的眸,拼命地澄视,她不相信自己爱上的男人依旧是只顾自己利益、不惜毁灭他人的丑陋的商人;她不相信眼前顶天立地的男人会为自己的仕途,拱手送上自己的女人;即使自己还没有成为他真正的女人,但自己的心早已经属于他了,他是知道的。

在玉姬凝眉注视下,吕不韦片刻的不舍泄露了自己的心思。玉姬含泪微笑,拉起他的手,走进小船,划到一片莲花之中。

玉姬解下衣衫,在清冷的月光下,她望着吕不韦:“我的性命是你救的,我的心早已属于了你,这身也要属于你。等我一切都属于了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决不后悔。”

月光的玉姬使吕不韦迷醉,但他仍旧保有一分清醒,他困难得闭上眼睛:“玉姬,你这是何苦,你若嫁与异人为夫人,比做我的妾室好上数倍。有我的相助他定可以做上秦国国君的位置,你那时就是一国之母呀。”一滴泪落了下来。

“我只对自己的心负责,它是你的,我就是你的。我的性情你也知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让我嫁给别人,我会选择一死。”玉姬扑进吕不韦的怀中。

月色迷醉起来,荷花淡雅的香气笼罩了小船,抚摩着怀中的娇躯,吕不韦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吻上玉姬的唇,那个吻温柔缠绵。那撕裂的痛楚让玉姬有了片刻的清醒,她微笑的抚摩他的胸膛。

天色大亮,吕不韦看着自己怀中的碧人,疼痛让自己近乎窒息,要怎样说服玉姬和自己呢?他昨夜已将玉姬许配给了异人做夫人,两月后迎娶……

吕不韦外出楚国近两个月,今天回来了。玉姬在屋中回想起那夜自己的大胆,不禁羞红了脸,为了自己的心和幸福,就是应该努力争取的不是吗?

婢女跑了进来:“小姐,小姐,大喜呀!”

玉姬回首,等她下文。

“秦国的公子来下聘礼了。定了日子要迎娶小姐呢。”

晴天霹雳一样的话语震得玉姬摇摇欲坠。她的心往下沉,沉到了谷底也感觉不到疼,它窒息了,麻木了。抽了匕首放在衣袖中,等待吕不韦的亲自告之。

入秋了,露水重了,吕不韦踌躇在玉姬的屋外,玉姬冷冷地唤他进来,目光带着从未见过的冰冷。

“是真的吗?你还是要把我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吗?你真的要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吗?”

吕不韦望着那双悲愤的眸,许久,叹息、点头:“那是早已应允的事,无法反悔。”

玉姬起身,冷冷地看着他:“我说过,我只忠于自己的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完猛然抽出匕首向胸口刺去。

吕不韦用手挡住了刀尖,可它仍旧刺到了玉姬,玉姬不相信地看着吕不韦被匕首刺穿的手,望着他的血与自己的血流在一起,微笑着昏了过去。

等玉姬腥来,已是天明,吕不韦包扎了手掌整夜守在玉姬的身旁,这手上的伤痛比不得心上的疼痛,却又无可奈何。

玉姬睁开双眼,对上吕不韦关切的眸,艰难地说:“我会嫁给异人,带着你对我的这份情意,我会嫁给异人,带着我们的孩子,我会嫁给异人,但请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吕不韦泪落、心碎。

三日后,玉姬出嫁。

……本章完结,下一章“5.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