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48章:5.8

《寻爱千年(全本)》

第48章5.8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姬嫁给异人已经三个月了,异人对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仍是感觉象在云雾里,每每夜晚醒来,看见身边的她才感到真实,平日里看她,却总是虚幻的,他又何曾知道玉姬的心呢?

吕不韦为了异人开始四处奔走,以异人的名义到处送礼,结纳显贵、市井英雄和名流隐士。并且以大量钱财周老济贫,特别是各国因战祸逃到邯郸而生活无依的难民,他设粥厂,送棺木,请名医施诊送药,活人无数,可说惠及生死。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异人虽是暴秦王孙,本人却是仁德才智兼备、一诺千金的英雄,假若能由他在秦国执政,绝对会消弭战祸,天下太平。

传言没有翅膀,却飞得比有翅膀的更快。他的贤名逐渐传到各国,当然也传到了秦国,时间一久,辗转传到秦昭王和安国君的耳中。他们才猛然想起还有一个这样的孙子和儿子丢在赵国,而且是如此贤德,连敌国上下都尊敬。

却在此时,长平之战暴发了,此次战役,秦军先后歼灭赵军四十五万人。身为质子的异人又多了些仇恨的目光和危险。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日夜相守,玉姬经常把异人幻想成吕不韦,热情的投入后,又是一片冰冷。但玉姬也是担心这个无辜又忧郁的男人,毕竟,因为自己的存在使这个十年来颠沛流离的异人感到幸福的假象,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玉姬怀孕的象征越来越明显了,奇怪的是不像别的女人,怀孕时会变得皮肤粗糙,面黄肌瘦。她依然脸色红润,容光焕发,而且眼神中多了一种孕妇所特有的喜悦光辉。怀孕是女人失去男人欢心的危险时期,但异人却缠得她更紧。他们之间又多了一个话题,儿子将来会如何如何。

只是吕不韦鲜少来见,他忙着用十二分的热情为异人活动。

长平之战结束了,异人作为质子的筹码似乎越来越重。在吕不韦的帮助下,异人的父亲安国君的王妃华阳夫人收了异人为子,名正言顺地立为太孙。

吕不韦长舒了口气,准备赶回邯郸,告诉玉姬这个好消息。已是新年了,大雪分飞……

“儿子,儿子,我的儿子!”异人看了抱在奶妈手上的初生婴儿一眼,在心内狂呼。普天下这时候都在热烈庆祝、迎接一个新的年、新的希望,连带也是庆祝他这个儿子的诞生。

“看上去好小。"他顺口说了一句。

“不足月生的,已经算是很大了。"奶妈也顺口答。

“不足月?"他对生孩子养孩子这类女人的事一窃不通。

“一般孩子都是十个月生,小公子只有八个月,这个孩子可真不一样呀,不哭不闹,浑身冰冷。”奶妈喋喋不休。

异人早已到了门口,看向屋内:“夫人还好吗?”他对玉姬的关切胜过这个小生命。

孩子已经出生十天了,还没有起名,玉姬执意要等吕不韦回来取。异人没有异议,吕不韦对他来说是恩人更是坚实的后盾。

终于,吕不韦回来了,当他看到怀中这个小小的生命的时候,心潮澎湃。生命真是个奇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简直就是他的翻版。这个柔软的小东西,贴在他的心上。一丝疑问:“他怎么如此冰冷?”

玉姬望着数月不见的吕不韦悠悠地说:“因我的心更为冰冷。”

无言的对视,另整个屋子也温柔起来,屋外的异人恰见此景,浑身也冰冷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紧张又恐怖。异人成为嫡子,改名子楚。秦赵又开战事,赵国国君下命拘押质子子楚。玉姬带着已经得名赢正的儿子恰巧去了乡下义父的农舍,当然这都是吕不韦的未雨绸缪。

子楚因为管家的李代桃僵之计,又加上秦国的军队营救,子楚安全逃离赵国回到秦国。

而玉姬在赵庄过着一呼百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生活,完全不像一个被严令通缉的敌国罪妇。可是她在内心中并不真正快乐。

第一,她弄不懂为什么子楚不想法子让她们母子回国,邯郸之围已解整整三年,和议已达成,邯郸又恢复了昔日繁华面目,两国间仇恨也在淡褪,秦国要求送他们母子回国,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同时她也得到消息,子楚学他父亲安国君的样广纳姬妾,听说是想要多生儿子,却几年来仍然没有生出一个来。

第二件使她耿耿于怀的事是正儿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像吕不韦。认识的人常客套地说,正儿的俊秀胜过他父亲子楚。众人有意无意的夸赞,在她听来像快刃,像利箭!

第三是吕不韦,他随子楚去了秦国,也是半点消息没有。玉姬只有在思念中熬日子,心境渐渐老去。

所有赵庄的大小孩子为已经六岁的赢正取了个绰号,“秦弃儿”。懵懂的孩子听了,只会打架发泄,往往伤痕累累,只有邻家长正儿4岁的小姑娘离姜是赢正最好的玩拌。

时光又过了三年,秦国传来消息,秦昭王卒,安国君即位,子楚得一子成蛟。

为了赢正的继承权,玉姬和赢正在吕不韦的安排下,悄然逃回秦国。不过一年安国君也殂,子楚即位秦国国主,玉姬为后,吕不韦官封相国。

子楚对玉姬依旧是相敬如宾,却少了依恋和温存,玉姬隐隐地感觉他对赢正也是疏离的,但有如何呢?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的心里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依旧是来去匆匆。

而立嗣的事情,常常使子楚与吕不韦焦躁不安。子楚自然是要立成蛟这个亲生的儿子,但赢正的优秀却是有目共睹的,他不能公开否认这个儿子。别人对正儿缺点的指责,子楚得公开承受;对他优点的赞叹,他却得在内心在受嫉妒煎熬的痛苦,天下没有比这再矛盾再不公平的事。吕不韦则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拼尽全力。

三年过去了,勤勉的三年、励精图治的三年、矛盾的三年,子楚累了,他的身体跨了。躺在病床上,那张他父亲临终躺的同一张床上,子楚自知离死岂不远,但他的确死得不太甘心。

他禀退众人,独留玉姬在旁,久久凝视那长依旧美艳的脸。想他一生,美人无数,却只有这个冰冷的玉姬让他心动;让他似乎无限接近幸福。此时,他就要离去,多想让她的眼中只有自己,他多想与她同行啊。“玉姬,此时,我只想听得一句实话。”

玉姬抬眼望着子楚。

“你的心中有没有我的位置,正儿是我的骨肉吗?”

玉姬泪眼滂沱,深吸了几口气才说:“都是玉姬不好,让大王痛苦,如果那时玉姬坚持,大王就不会娶到我,就不会痛苦,更不会因正儿感到羞辱;都是玉姬不好,让大王痛苦,如果当时玉姬没有对大王温柔,大王就不会因有希望而感到失落,更不会在知道玉姬心中有他人而痛苦。这一切都是玉姬的错,大王,带我一起去吧,这世间我早已没有什么留恋的了。”

子楚痛苦地闭上眼睛,玉姬的直白宣告了他的失败,结束苍白的一生之时,何必又带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摇头,惨笑,气绝。

玉姬痛哭失声,对这个男人他是愧疚的,更是无力的。

“如果有来生,请大王一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玉姬在守灵的49天内一直默念着此语。

13岁的赢正即位了,第一个举措就是更名赢政,不知道他的用意,玉姬早已无力这些了。子楚死了,她不过才29岁,吕不韦53岁,这以后的生活是否值得期待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5.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