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寻爱千年(全本) [目录] > 第50章:5.10

《寻爱千年(全本)》

第50章5.10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现在的你们将怎么办呢?你没有杀人,却要承担一切,韦越群爱你至深,却因为身份、年龄一直固执地爱护着你,为你伤害别人。”我说出自己的担忧。

“我爱过吕不韦,也伤害过他。我爱韦越群,可我们彼此折磨,其实,我们都没有勇气和胆量冲破那道年龄、伦理的枷锁,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本以为即使无法在一起,只要能彼此看到彼此就好,可那是一种更痛苦的煎熬,相爱一定会想要与子偕老。其实这都不是什么命数所决定的事情,而是我们自己没能把握。现在突然明白了这些,轻松了很多,也许今生我们依旧无法偕老,但来生一定会弥补,不再亏欠。到是你!寒星儿,你将怎么办呢?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是属于赢政的,而你却因一种责任让你坚持着等候楚钟离,而你到现在也没有看清自己的心。”纪盈玉望着我说。

我无语,我真的迷惘了,这颗坚持了2000多年的真心到底在哪里?赢政的心我领悟得到,那楚钟离的呢?我的呢?真的是身在其中而不得知吗?我一定要见到楚钟离,听他亲口说出答案。我早就隐隐的觉得有问题,可看不出哪里不对,楚钟离说我是他命运的主宰,他对我从没有说谎呀。头痛欲裂。

蒙阔警官进来了,他说纪盈玉可以回家了,韦越群已经认罪,将等待开庭。

我的心又是一痛,刚刚相聚就要分离,刚刚认清自己的真心,就要永远的失去,来生真的能再相遇吗?

纪盈玉则冷静地说:“我请求和他说会儿话。”

蒙阔无奈地看着我们:“已经说了一天一夜,你们都不饿不累吗?”

“已经寻觅了千年,这一天一夜的相聚太过短暂了,怎么会够呢?”我喃喃地说。

蒙阔点头,文正扶着韦越群进来了,恍如隔世。

文正没有坐下,而是想和我一起出去,却被韦越群留下了。他对我说:“当初,最后的时刻有你相送,我走得安心,如今是又要一次了。”

我麻木地点头,浑身已经冰冷,难道他又要决绝地离开了吗?得到的同时又失去,为什么?

韦越群愧疚地说:“玉儿!对不起,真的很抱歉,今生依旧无力弥补我们的缺憾,但我要说一句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无法忍受你的丈夫对你施暴,因此我设计了意外坠楼事件。因为爱你,所以无法忍受嫪毐对你的纠缠和对你钱财的贪婪,因此一场车祸结束了他的生命。本来看似完美的事情,依旧是漏洞百出。”他深情地看着纪盈玉:“又要留下你一个人在世间了,我真的做错了太多,玉儿,来生定不会再对你说抱歉。”

纪盈玉望着他,端起水杯,隔着袅袅的雾气,“你上次看电影是多久的事?”

他略微有些诧异,“很久了,别忘了,我是个老头子了。”

“不老,真的”。

“谢谢,谢谢。”

“我们现在出去看电影的话,你想看什么?”她问,大眼睛清澈明亮。

“荆棘鸟、洛丽塔、红A,还有很多。”韦越群说着,望着纪盈玉的眸,温柔且多情。

纪盈玉把水推到韦越群的面前,“我才不要看那些被禁锢的爱情,凄美的结局。我要看完美的爱情,有始有终的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你拉着我的手好吗?”

我本来是沉浸在他们柔柔的对话中,突然感觉到了异样,看向纪盈玉,她的脸红润,散发着幸福的光芒,眼中写满了留恋和抱歉。韦越群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握住纪盈玉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转头对我微笑,一丝血顺着嘴角流出,他仍是微笑,没有遗憾。

他们就这样携手走了,我和文正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刺眼、猛烈,我却浑身冰冷。

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度过了三天,文正和文钟忙着处理韦越群和纪盈玉所有身后事,我茫然地跟在文正身边,我害怕一个人独守。

墓碑怎么刻呢?他们缘于吕不韦和玉姬,经过韦越群和纪盈玉,来世才能携手。文钟决定就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和文正点头。

警官蒙阔也颇同情前世今生的他们,这个案件就这么了结了,没有别人知道,他们得以体面的离去。

葬礼的日子,阴雨绵绵,秋雨甚寒。他们想看的电影买了碟片放进了墓穴,墓穴小而潮湿,他们的骨灰合在了一起,愿来世可以长相守。我抚着古琴,为他们弹奏起那曲“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余音中,我手颤颤,弦断,血流在了琴上。文正急忙帮我包扎起来,我对他笑笑:“是把新琴,没有调试好,所以出了意外,不碍的。”

其实,我心下凄楚,死亡总是这么硬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总是这么凄美却无可奈何,一切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来不及抓住,就飞灰烟灭。

蒙阔警官也来了,默默地献上一束菊花,黄色、白色的花瓣,让人酸楚得又想流泪。他走过来对我说:“听说你可以洞悉别人的思想,我很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忙。”

我不解地看着他。

他叹了口气:“一桩连环杀人案,此人似乎很会心理战,而且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他专门找女性心理医生下手。”

“啊!”我惊讶,怎么会有这种事。

“会不会有危险?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非找她帮忙吗?”文正焦急地问。

蒙阔警官也很无奈:“这还要看她是否愿意,我们不会勉强,如果她同意帮助,我们会保证她的安全。”

我刚来到现代,就有经历了生死,有些心灰意冷,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反而会胡思乱想,所以我点头,我要找些事情来做。

文正有些担忧,但没有阻拦。文钟一直心不在焉,他在想一个女人。

蒙阔警官非常高兴我能答应他的请求,约了次日到我的诊所详谈。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接下来的我要怎样去寻找答案?其他知道真相的人怎样才能找到?找到后又会怎样?赢政,你又在哪里呢?如果你出现了,答案是不是就出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债难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