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10章:初战告捷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10章初战告捷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月十五,是我禀告爹爹后,让人贴了告示在府邸外搏弈招亲的最后日子。因为允许找人代弈,一时间,听说所有京师的围棋高手被豪门大户争相抢劫。动作快的干脆一次就接了数十人走,有的干脆把棋师一家人都接走放在家里尤如祖先一般贡了起来。去得迟了没接到人的没奈何只有委托镖局在数百里外的地方快马加鞭的把棋师接走,怕是又被人抢了去。一时间闹得京城里棋具、棋书短缺,棋师更是身价暴涨。直把那些不会下棋的人悔得肠子都快青了,这也成了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今年黄河下游水灾严重,按照我的意思,既然那些王孙贵胄豪门大户有意参赛,那谁捐的银子最多,谁拔得头筹就允他与我第一个对弈,所捐献的银子由父亲管辖的户部监管接收,用于救济黄河下游受水灾的百姓。此事传到圣上耳中,龙颜大悦。这些王孙公子平日里个个叫穷,而今竟然一个比一个舍得,捐钱最多的是世袭平南王爵位的尹骥。此人长得肥头大耳,脑满肥肠,一看就是个豪门子弟。不笑的时候倒也罢了,一笑起来那嘴裂得特别大,陪上一对招风耳,显得特别好笑。听说他便是第一个抢棋师的人,一共生拉硬扯的拽了十七个棋师。其中有一人是号称京师第一高手的贾承德。据说此人生平自视甚高,很少与人对弈,七年来不曾败过一局。

聚友轩是京城最大的棋庄,坐落在望月亭畔,地势甚是宽敞,街对面是条不大不小的堰沟,堰堤上载种了不少的绿树杨柳。据说皇宫御花苑内的景湖水便是从这条堰沟循环出去的。我坐在聚友轩雅座内间,拱月行的精雕门上打了珠廉,小翠与碧云分站在我身旁,为免有人说我作弊和这些王孙贵胄反悔耍无赖,按我的意思聚友轩外二楼吊摆了一幅长两米宽两米的磁棋供众人观赏,以示公正。聚友轩的老板负责外面传棋,老板娘负责里间。

按照规矩我执黑,隔着珠廉看那平南王尹骥高兴的样子,贾承德正襟危坐满不在乎,心中有气,捻起一枚黑子居中朝天元星位落下。

大凡世人对弈都是先走角,再走边,然后抢中盘收官子。待聚友轩老板把棋传出后贾承德似乎傻了,而尹骥却是高兴得乐不可支,哈哈大笑。聚友轩外一片嘈杂之声不绝与耳。我知道贾承德发呆是因为他没见过这种下法;而尹骥高兴是以为我倾心于他有意如此;外面的嘈杂声或以为我不会对弈或以为我故意输棋,以至于反对与叹息的声音比比皆是。

其实我落子天元是有道理的,河洛图数源自《周易》,再由八卦演变而来,同样讲究乾、兑、离、震、巽、坎、艮、坤。河图数天一地二……天数二五、地数三十,合为五十五数。此与河图数同,又去中五,以五十数为用,为五居中央,成数皆为生数加五而成。在对弈中河图最重要的一子其实就是中间兖位,既是天元星位。表面上看我这子天元吃了很大的亏,但是一子定中原而绳制四方,随着落子的增加,我所占据的点将成倍翻多。

贾承德很小心的在下角应了一子,我回子仍然是不在角上,我下在了竖四横十的星位上。双方你一子,我一子待杀到第九十五手时棋盘上经纬纵横,贾承德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旁边的尹骥大概也已经看出不对了,忙撵开小厮亲自拿了折扇给贾承德打扇。这时候贾承德落子已经很慢了,不像刚开始布局的时候那么从容。待下到第一百三十七手我利用中间天元一子的优势指东打西的时候贾承德右手颤抖着掏出了手绢抹头上的汗。

“别急,别急,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再落子。”尹骥开始慌了:“来人啊,给贾先生重新上壶好茶。”

第一百六十三手,我断开白棋妄想浅消我中腹的白子兼带进攻黑棋大边。至此,黑棋除了强有力的占据中腹大空之外,更是占据了两角两边,并且连吃带打浅消白棋的一条大边。胜负之势在稍懂围棋之人的眼中已经界限分明。

沉吟了半柱香的时间贾承德丢下手中的子站了起来,隔着珠廉遥遥一揖,神态恭谨地道:“小姐秒手,贾某自愧不如。”说这话时语气深涩,毕竟啊,这么多年来他未曾败过一局,何况今日是输在一名十七岁的女子之手。说罢贾承德转身,也没理会平南王,直接离去。

“你这是怎么了,喂,这棋还没有下完呢,你怎么就认输了?你给我回来,回来!”尹骥开始气急败坏的嚷嚷了。

“第一局,一百六十三手,东主获胜。”聚友轩的老板站在二楼上大声的对外面观战的人宣布了结果。

啪啪啪……聚友轩里里外外一阵热烈地掌声,经久不绝。当然,这中间也夹杂着尹骥恼怒成羞的叫骂声。

“恭喜小姐,大获全胜,红包拿来。”小翠又开始和我嬉皮笑脸了。

转眼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我每日里上午和下午各应一局,前来对弈的人基本上都是还未到官子的时候就弃棋认输,偶尔有几个硬撑到最后官子。其中一人在我落完了最后一目官子后已经晕了过去。这中间父亲来过几次,赵宪是只要不当值每日必前来为我保驾。北靖王和鄢蓉姐姐来过几次,把一些输了局要想要胡搅蛮缠的人打发了,几次下来,输了棋的也就自行灰溜溜的走了。每日鄢蓉姐姐都会叫人把棋谱打下,说是要带回去好好研究。府邸里已经彻底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再也没有登门求亲的人了。

五月八日,是我和前来求亲的高丽王子要下的最后一局,因为他报名最晚,所以排在了最后。本来他前面还有不少人,大概知道敌不过,已经自行弃权了。而我同这高丽王子最不平凡的一局,终身难忘,也注定了将来我必要踏上高丽的寻亲之路。

……本章完结,下一章“天元定乾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