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114章:陌生人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114章陌生人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哇……”.一声清亮的啼哭声传出,验证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如同流星闪烁划过宁静的夜空,带给我一阵心悸的颤栗。我含笑望着这可爱的小家伙,他孥动着小嘴哇哇大叫,在他这个时候多好,没有记忆,没有忧愁,只是岁月将会继续前进的脚步,他也终将慢慢体会成人的快乐和辛酸。小家伙闭着眼睛哇哇大叫,我无意打扰他向尘世的宣告,伸手擦了把额头的汗,疲倦的跌坐在地毯上。

一个身穿甲胄的男人冲了进来,年青朝气的面孔上矗满络腮胡,甚是威严,他看也不看我就要接过我手中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孩子就落在了他的手里。就在他接过孩子的瞬间,感觉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我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毯上。

“小姐……”“姐姐……”昏迷中我隐约听见蕊喜和德柯儿的声音,好象是在呼唤我。睁开眼看见蕊喜和德柯儿并列蹲在我面前,而我的头枕在蕊喜的怀里,德柯儿拉着我的手,两人都是一脸关心的样子。我微微一笑,再侧首向福晋望去,她还不曾醒来,睡榻边上坐着刚才的那名男子,神情紧张的握着福晋的手。那边产婆已经赶着回来了,正和卡舒在给孩子洗澡。我爬起来,走到福晋的睡榻前看了看福晋,她睡的死死,呼吸已逐渐匀和,我放下了心道:“还好,母子平安。”

那男子听见了回头望了望我,神色有些惊讶,但他见我穿的是下人的衣服,又见我替孩子接生,以为我是个年青一点的产婆罢了,对我不置一词。看他如此在乎瑞祺福晋,我已经猜到他就是霍托了,人们常说他心疼福晋,看来这话倒也不假,只是自己媳妇都把孩子生下来了他才回来,可见那江山在他的心目还是要胜于自己女人。

忙碌了一会儿后,霍托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有我在这里陪福晋就行了。”

我们告退下去,本来德柯儿是想请我和蕊喜去她和赵宪住的地方坐坐,只是我太疲惫了,所以只是称谢回绝了。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我对蕊喜说:“你出去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

蕊喜应了出去,不一会儿蕊喜急匆匆的回来对我说道:“小姐,不好了,不好了,赫尔斯图想要逃跑,结果被人抓了起来,正要带他去见大汗。”

其实自从那天赫尔斯图告诉了我他的事情后我就知道他会逃跑,只是没想到大汗刚一回来他就急的要跑,这赫尔斯图当时是我向福晋求情才放出来的,如今他逃跑不成被人抓住,恐怕还要连累到我们。果然一会儿时间就有几个士兵进来了,为首的一个问道:“谁是谢衍?”“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跟我们走一趟吧,大汗要见你。”

我起身披好外套,准备跟了他们出去,蕊喜见了害怕,拉着我道:“小姐……”

我回头一笑安慰他道:“放心,没事的。”

我跟着几个士兵来到中军处,这是个木头搭建的房子,不是很大,却是城寨为数不多的几间屋子之一。外面立了跟高高的木柱,赫尔斯图被人五花大绑在外面的柱子上,我路过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他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型了,耷拉着脑袋,口角还溢着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进去屋子里面,里面的人却不是霍托,看了眼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咦,原来是你,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那人说道:“你就是谢衍?”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他就是我们刚到乌桓草原见过的那名陌生男子,不过当时他一身汉族装束,如今换了当地民族服饰,我也就没认出来,难怪我看他那么眼熟。想起当日刚见面时他就对我动手,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现在福晋尚在昏迷中,我落在他的手里,恐怕有点凶多吉少。

……本章完结,下一章“鄂扈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