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115章:鄂扈伦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115章鄂扈伦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您。”我回答道。

“哈哈……,我在中原的时候久闻谢诏仪大名,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当日我真没想到你就是谢衍。”陌生男子说道:“当日无意冒犯,还请谢诏仪原谅。”

“您听说过我?”我心里觉得奇怪,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去中原?而他现在又怎么在这里?

陌生男子没有回答我,他说道:“自我介绍下吧,我叫鄂扈伦,霍托是我哥哥。”

见他今日尚算有礼貌,我略略宽心,心下思量到原来他就是霍托的弟弟鄂扈伦。以前也听福晋说起过他,说这鄂扈伦也是自小便喜好中原,成年后常常私自跑去中原,经常一去就是大半年,听说他还自己给自己取了个汉人的名字叫“李仲隽”。

鄂扈伦让我坐下,颇有兴趣的向我问道:“我在中原的时候就听说你是大燕的诏仪,谢诏仪名动天下,却不知为什么到了我们这里?”

我定了定神回答道:“谢衍只是路过而已,结果被错抓,当成了俘虏。”

“哦,那谢诏仪和外面的赫尔斯图又是什么关系?你为何声称他是你朋友还请福晋放了他。”鄂扈伦虽然在知道我是谢衍以后对我客气,但是这时候他的语气开始有些审问的味道了。

“谢衍本和几位同胞一同前往高丽,在路上偶遇赫尔斯图,曾经救过他一命,既是有缘,自当是朋友,所以当日曾请福晋放了他出来。”我对鄂扈伦解释道。

鄂扈伦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向外面望了一眼道:“这赫尔斯图身上有一样东西,诏仪可曾见过?”

我知道他说的是那张羊皮,本来我是想告诉他的,但是听他话里的意思他并没有在赫尔斯图身上找到那张羊皮,我如果说自己见过,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凭添麻烦,索性装糊涂吧。我回到道:“什么东西?谢衍当日和几位同胞救他的时候他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啊!”

“哦,这倒奇怪了。”鄂扈伦说着话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我,试图看穿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反问鄂扈伦道:“谢衍方才进来的时候看见赫尔斯图被绑在外面,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

“哦,他曾经设计将我们引到塔勒的伏击圈里,害我们死了不少族人,连我也险些送了命。”

“将军既然没什么事情了,谢衍可以回去了吗?”我问道。

“恩,你回去吧。”鄂扈伦点头道。我正欲走出,却又听到鄂扈伦叫道:“且等等,我冒昧问你件事情。”

我回头道:“什么事情?”

“谢小姐可曾婚配?”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预感到了什么,但是我还是对他摇头说道:“谢衍不曾婚配。”

鄂扈伦听了这话显得有点兴奋,对我继续问道:“那当日我冒犯小姐的时候你身边那位男子是谁?”

“大燕前任御林军总管兼御前统领赵宪。”

“莫不是前科武举探花湖南赵宪?”

我听了觉得奇怪之至,这鄂扈伦仿佛谁都知道,竟然连赵宪的祖籍都记得。“正是。”

“啊!难怪有如此身手,盛名之下无虚士,中原儿女果然不同凡响,确是我塞外莽夫无法比拟的。”鄂扈伦赞叹道:“那这位赵将军现在在哪儿?”

我听了笑道:“您说的这位赵将军恐怕现在正在给您的嫂子,大汗的福晋劈柴担水呢!”鄂扈伦听了表情变的愕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告辞而去。

回去的时候,蕊喜和赵宪他们都在我住的地方等着,见我好端端的回来了,蕊喜高兴的拉着我问道:“小姐,大汗没为难你吧?那赫尔斯图可不是咱们一伙的,您都向大汗说清楚了吗?”

我爱怜的看着蕊喜,她的腮边尚有没擦干净的泪痕。“不是大汗,是大汗的弟弟鄂扈伦,他没为难我。”我笑着说道:“傻丫头,好端端的哭什么啊!瞧你都把脸哭花了,还不快去洗把脸。”

蕊喜高兴的去了,我坐下后对赵宪和孙员外不无担忧的说道:“咱们要走恐怕有点麻烦了。”

“为什么啊?难道大汗不让我们走?”

“这事儿变的复杂了,首先大汗他们没在赫尔斯图身上找到想要的东西,恐怕就得落在咱们身上。另外……另外还有件事情恐怕更麻烦。”说了这里我沉默不语。

两人听了齐声问道:“什么事情?”

“那鄂扈伦刚才问我婚配与否。”

“啊!……”“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篝火晚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