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117章:红颜风波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117章红颜风波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众人都在看着我,我急忙道:“大汗言重了,福晋待我不薄,该当效力。”

霍托回身对所有人说道:“让我们为台吉的诞生欢呼,也为来自大燕的朋友欢呼,大家都来唱歌跳舞吧!”台吉是乌桓草原上部落首领长子的称呼。

……兴到浓时,霍托自己起身加入到歌舞队伍,尽情狂欢。篝火在熊熊燃烧,仿佛火中盛开出绚丽的花朵,把夜空照射的通亮,给青黛的草原披上一件斑斓的外衣;欢快震撼的场面让人忘忧祛烦,重温快乐时光。

就在我和大家都兴高采烈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鄂扈伦犀利的目光穿过人群盯着我,炙热的眼神几乎要将我燃烧殆饴。终于,鄂扈伦在霍托耳边说了句句话站了起来,他向我走来,我暗叫不好,按照这里的风俗他可能是来邀请我共舞,我赶忙起身几步走到场子里,德柯儿正和赵宪牵了手围着篝火在起舞,我拦在他们中间对德柯儿说:“妹子,抱歉得紧,你们两个都借姐姐一用。”

德柯儿睁大眼睛望着我,她不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啊?借我们俩一用?”

我来不及跟他解释,鄂扈伦已经走近了,我直接插在德柯儿和赵宪的中间,一手拉了赵宪,一手拉了德柯儿学着旁边的人起舞,好在这里的舞蹈简单,我虽然从来没跳过,但是看过来看过去也就是众人牵了手围着篝火打转起舞罢了,都是些简单的动作,倒是易学得很。我左手牵赵宪,右边牵德柯儿,心想:“这下可安全了吧!”

鄂扈伦见我拉了赵宪和德柯儿起舞,愣在那里笑了一笑,我以为他马上会折身回去,谁知他走进中间把我和赵宪分开,自己牵了赵宪的手,又拉了我的手,然后彬彬有礼的对赵宪说道:“赵将军,不介意我也来共舞吧!”

赵宪能说什么,这时候赵宪和德柯儿都明白了我的意思,眼光有些怜悯的看着我,我也只能苦笑。这要是在中原就好了,偏偏这里是乌桓,男女牵手共舞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曲舞罢,本欲回到自己的座位,谁知刚一转身鄂扈伦伸手拉住我道:“怎么,就这样走了么?”

我笑着甩开他道:“不走做什么,我肚子饿的慌,还想吃点东西呢!”说完不再睬他自己回了座位。

过了一会儿,有人给我们送来一大盘牛肉,我诧异的问道:“这是谁让送的?”来人是个哑巴,哇哇的说不出话来就用手指了一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鄂扈伦似笑非笑的举樽向我示意,我明白他的意思,顺他的意狠狠的抓了一把牛肉塞进嘴里,咀嚼,咀嚼……

次日一早起来就听说赫尔斯图已经死了,据说是昨天夜里被关在地牢里死的,死的时候也没人知道,还是今天清晨发现的,我听了难免心里有些难过,毕竟相识一场,好歹曾经也同路同行。本来想去送他最后一程,只是我去实在不太方便,想了想后请孙员外替我送送他,我叮嘱孙员外在他的坟头替我多洒一把黄土,也就算我尽了份心吧!

孙员外应了,带了几个家奴去收尸,看押俘虏的阿拜尔本来就甚是懒惰,不愿意处理这类事情,眼见有人主动前来帮忙,他是求之不得,直接把钥匙丢给了孙员外由他处理赫尔斯图的尸体。我远远的看着孙员外他们抬了赫尔斯土的尸体出去埋葬,心里想起一句耳熟能详的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以来都说富贵心须安定,贫穷不必思量。前晋有陶渊明不图富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虽然他也曾经感叹心役于物,但是终究还是没为那五斗米而折腰。可惜的是世间真正能懂陶渊明的人又有几个,就如这赫尔斯图,临到死了心里也想着宝藏,到头来只是落得三尺黄土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缓兵之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