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12章:皇宫 上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12章皇宫 上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个多月过去了,当初比棋招亲的盛况丝毫不因时间的推移而淡出了京城百姓的脑海,最后那一局惊天地、泣鬼神的河图洛数大决战成了所有爱好对弈的人研究的棋谱。父亲奉了皇命带了粮食和银两到黄河下游赈济灾民,那一场比棋招亲我筹得了白银一百五十万两,户部也拿出了一百五十万两,三百万两白银应该足够赈济黄河下游的灾民了。

七月的京城阳光灿烂,和风细细吹着天际的朵朵白云,变化成各式各样的图案。鄢蓉姐姐让人抬了两张摇椅放在后庭的园子里,躺在上面。园中的一棵桂花树绿荫萌萌,刚好遮挡了阳光,不至于直接照在身上。绿树鲜花,荷花池畔微风吹拂,掠过水面带起一丝凉风,浸染着郁郁青青的水气和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妹妹,有一事我和王爷两人越想越觉得蹊跷。”

“姐姐是想问高丽王子如何也懂河洛图数吧?”我知道鄢蓉姐姐想问什么。近段时间她没事就会和北靖王研究河洛图数,两人研究得茶不思饭不想,简直入迷了。每次只要我来她都会问我河洛图数的奥秘。

“是啊,依妹妹先前所言,这河洛图数的秘密只有你和狄恪两个人知道,《易经》和八卦可是咱们老祖先传下来的,这两样高丽国可是绝对没有的,那高丽王子如何也会河洛图数?”

“其实妹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这高丽王子的河洛图数是狄恪哥哥嫡传,那他最后的那一手不应该艮位点上落子,他的口诀不是狄恪哥哥家传的。可惜当日狄恪哥哥传我河洛图数的时候我只顾抢先研究河图,对于洛数最后的口诀我知道的也不是那么详尽。”说完又想起了狄恪哥哥和姐姐,抬头仰望天际云深处,心里不禁黯然神伤。

鄢蓉姐姐摇了摇手道:“算了,算了,既然妹妹都想不透,我这脑子就更不好使了。我也懒得去想了。”

突然何叔和家里守前门的小厮急匆匆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宫里来人了,太后宣我马上进宫,宫里来接我的人就在北靖王府外面等着。心头一惊,不知什么事情太后竟然宣我进宫。顾不得多想,忙让吩咐何叔带话说我马上出来。说完匆匆和鄢蓉姐姐告辞。

“妹妹勿需慌张,去见太后而已,又不是让你连夜去赶考。你且先随我来,你这样子见太后如何使得。”说完拉起我到了她闺阁,着丫鬟帮我整理服饰。

鄢蓉拿出一件白边浅红的的宫装换上,颜色喜庆又不张扬,遂又换了她切身丫鬟给我梳了个鸾凤朝阳的头饰,拿出自己的首饰替我换下,拉着我在象牙雕花镜奁前:“妹妹你且看看,如何。”

我细看,镜中人体态纤秾,肌肤细腻,面若桃花盈露,春葱凝唇,十指阡阡,万缕青丝上头插翠玉镂空紫金簪,红宝石的簪钗装点,丝毫不决繁复,反而更加光彩耀目,配上锦衣浑然一体,简直是丽质天成,明艳不可方物。

“妹妹端的是国色天香,别说男子,就连我这做姐姐的看了都喜欢。难怪那么多王孙贵胄登门求亲。”鄢蓉看着我似笑非笑。

“姐姐又取笑我了。”我嗔怪道:“我哪儿比得上姐姐,王爷爱惜姐姐胜过爱息自己,姐姐才是我大燕朝有福之人。”

稍稍理了理衣裙,快步迎了出去。外面宫里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坐上轿子几个小太监抬起就是一阵小跑。

轿子还未到得宫门,朝顺门前已经站了一人在那里望眼欲穿了。刚放下轿,就听外面一尖声:“人可接到了?怎么到现在才来?”

“禀告张公公,小的们在尚书府没接到谢小姐,转了个圈在北靖王府接到的,所以耽误了半日。”

“先别管了,快快快,太后这会儿已经在御花园了。”张公公一脸着急的表情:“谢小姐,请跟着咱家走。”对我做了个请字后头前带路。

“有劳公公带路。”我做了个福。跟着张公公进了朝顺门,穿过议事房,金脔殿,再里面就是后宫。两边是高高耸立的红墙,尽墙头上飞檐卷翘,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粼粼闪耀,衬托出帝王之家才有的气势。再进去几步后正式踏入后宫,这里便是皇帝生活的地方,一派富贵祥和的盛世华丽之气。

转了不知道多少宫殿后,过了一做大理石修建的小桥,踏上一条青石铺就的小路,面前一道全月拱形的门,门上三字:‘御花苑’。张公公一路提点我见了太后要如何如何,到了这里,他又停了下来对我严肃的道:“谢小姐,刚才咱家说的你可记住了?”

“公公放心,我都记住了。”

“好,太后就在里面,你且跟我进去小心说话。”张公公又叮嘱了我一句。

御花苑里景致最好,我一边跟着张公公走,一边忍不住欣赏御花苑的景致。这里奇花异草,夺目分呈,各色牡丹吐香,盆载树木欣欣向荣,下面荷花池碧水粼粼,喷薄潋滟,奇丽幽美,如身在仙境,颇让人心旷神怡。宫中大多栽种海棠、牡丹、桂花、山茶、等等,喻意富贵吉祥。这日的天气本来就极好,天色明澈如一潭静水,日光照射在桂花树密密匝匝浓密的叶子后渗透下来,满地的黄金潋紫,更显富贵祥和的气氛。

“臣女谢衍参见太后,愿太后千岁千福。”我按照进来之前张公公教授的礼仪对太后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起来罢,哀家想见你已经很久了,你且抬起头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抬起头来,眼前的太后与传说中的顺慈太后大相近庭,传说中的顺慈太后狂妄地去追逐和攫取最高权力,唯我是从。而我眼前大燕朝的最高统制者躺在龙榻上,神态是那么地安详,和眉善目,她是美丽的,是那种很气势恢宏而又太平盛世的美丽。太后的眼睛里显示疲态,鬓角几屡微白的头发见证着大燕风雨数十年的铁碗刚毅,虽然老态,但是王者天下的气势却是丝毫不敢让人轻视。

……本章完结,下一章“皇宫 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