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25章:姐妹情深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25章姐妹情深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蕊初,怎么哭了?”蕊初原本是太后身边的小丫头,今年十四岁,长的甚是乖巧伶俐。因为我刚来栖月楼的时候她服侍过我,我对她比较熟悉,她对我也很亲近。

“没什么。”怕我看见,蕊初忙擦了擦:“眼睛里进沙子了。”

“不对,我明明看见你是哭了,怎么不告诉我。”我和颜悦色地坐在蕊初旁边:“有什么事儿就跟姐姐说说。”

“哇。”蕊初再也忍不住,扑在我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弄得我鼻子也是酸酸的。

“别哭,别哭,什么事儿跟姐姐说说,看姐姐能不能帮你,是不是太后责备你了?”

“不关太后的事。”蕊初抽泣着告诉我。

原来蕊初还有个姐姐,叫蕊喜。蕊喜在驸马府当差,前些天给驸马熨烫衣服时不小心把衣服熨了个洞,结果被人打折了腿。蕊初是听跟随安平进宫的婢女说的,她就这一个姐姐,听说了后心里难受的不得了。

“蕊初,你先别着急。我会去帮你看看你姐姐。”我安慰她道。

“恩,奴婢给谢诏仪磕头了。”蕊初跪下就要给我磕头,我忙拦住了她。

蕊初这丫头身世很可怜,早早就死了爹娘。她爹临终前把她和她姐姐托付给了京城的一个堂叔,本来堂叔对她俩姐妹也很好,奈何堂叔年纪大了,逝世之后她堂叔母狠心把她两姐妹卖给了驸马府。蕊初长的乖巧,被安平送给了太后,到了皇宫。虽说卖身的事情是常有的事,并不是大燕朝才有的,就同乞丐一样历朝历代都无可避免,但见着总归是不忍。她就这么一个姐姐相依为命,甚是可怜。我决定帮帮她,因为,我也有个姐姐,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姐姐现在在哪里。但是我希望我姐姐能向蕊喜一样,遇见好心人。

我是太后身边的人,太后宠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般时候皇上和安平都对我表示亲近。皇上经常来给太后请安和商量国事,很多时候太后也没让我回避。安平知道太后宠我,自然对我也更是亲近,时常拉着我聊天或者送我点东西。只是我与她的夫君我却不是很熟,虽然彼此见过,却没有什么印象。这件事看来还得在安平身上想想办法。

“衍儿,你在想什么呢?”

旁边的张公公推了推我,我才缓过神来。

“在想什么啊?想的这么入神?”太后最近精神很好,没事的时候常常练字。

“太后,臣妾看现在已经是酉时了,怎么安平公主今天还没来。”一般每天这个时候安平都会来给皇上请安。

“哦,你找她有事儿?”太后以便写字一边问我。

“也不是什么事儿,前些天公主给了衍儿一本《少阳正范》,说是小殿下看着里面几处不太明白,让臣帮着做个注解。臣做完了现在想把书还给公主。”

“哦,是建秋那孩子要的吧?”

“是。”建秋是安平公主和尹颐生的孩子。

“哦,她今天不会来了,她去兵部了。你把书交给别人给她送到驸马府去吧。”太后虽然足不出户,但是朝中大事都在他掌握之中,什么都知道。

灵机一动:“衍儿怕公主不高兴,还是由我自己给公主送过去吧。”

“也好,随你。”太后将笔搁在玉架上:“哀家累得慌,你来陪哀家下几盘棋吧。咱们歇歇。”

我咯咯一笑:“衍儿不敢。”

“死丫头,你有什么不敢的?怕赢了哀家还是怕哀家破了你的河洛棋局?”太后虽是女流。年纪也大了,但是她的棋力极高。

“上次和太后手奕了之后,衍儿害得太后一夜未眠,怎么还敢造次。”上次我和太后手奕了一局,后来听说太后想了一夜的阴阳黑白,为这事安平还责怪过我。

“呵呵,上次是上次。这次不会了,哀家让江太医特意调制了一种药,叫保济丸。吃了这药之后哀家睡眠好多了,人也精神了。”

“那太后要答应衍儿,不能让公主殿下知道,不然公主又要怪我了。”太后面前我偶尔也会撒娇。

“不说,咱们啊,不告诉她.来人啊,把哀家的麒麟云子拿来。”

蕊喜不在驸马府,我把书送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驸马府邸了。听驸马府的管家说被打折腿的第三日眼见大夫说治不好了,治了几日后,终于驸马府里的几个人在夜里把她抬出来扔在了马路上。

我是在泗马胡同找到她的,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花子,多日趴在地上讨饭生存,身上长满了虱子,邋遢不堪,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个芳龄才一十七岁的姑娘。

……本章完结,下一章“绣荷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