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3章:初进京城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3章初进京城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日后,遵照圣旨,举家迁往京师,我本来甚少出门,成日在家中赏花吟诗、抚琴刺绣、闲适度世,突然离开了州府见到稼轩农桑,陌上轻烟,一路上或绿树浓阴,或野花藤萝,红红翠翠,闻着小花小草的清香,虽然旅途疲惫,马车颠簸,但有母亲和小翠与我说笑,丝毫不影响心致。偶尔中途休息时,父亲寄情于远山近水,楼台亭阁,但父亲为官多年早已养成了习惯,指点江山的谈笑依然是带着浓浓的政治气息。

半月后一家人终于结束了旅程,眼见到了京师,城门口早有父亲昔年的故交好友一众人等在迎接。一阵寒暄后我们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得城门。京师重地、天子脚下果然是不同它处,热闹异常。我们在众人的簇拥中来到圣上御赐的府邸前,我和母亲下了车向众人一一告请后先行带了下人到后堂布置,父亲自和故交在前厅叙旧。

到了晚间,听说又来了不少人,送了不少礼物,父亲领着母亲在前厅叙旧,忽闻圣旨到,父亲忙差了人叫我出去,摆下香岸,一众人等跪下迎接。“奉天成运,皇帝昭曰……”听完后明白了父亲官升户部尚书,明日即刻进宫面圣。

次日,乾清宫内,身着明黄色飞龙在天的图案的隆武皇帝正在提笔批阅奏章,虽然这位皇帝自登基以来便处处受太后挟持,但他依然努力做好皇帝的本份,大概正是如此才操劳过度,脸上眉目间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有首领太监来报,新任吏部尚书谢定文奉旨前来觐见。隆武帝一听喜上心头,忙吩咐:“传。”

父亲进殿后跪下:“臣谢定文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

“卿家平身,一路上辛苦了,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

“谢皇上,这些年没见皇上,臣时时挂念皇上。”说罢父亲的眼睛竟有点莫名的红了。

隆武皇帝叹息道:“爱卿老多了,这许多年不见,长了不少白发了,朕时常挂念你啊!毕竟朕与你和其臣子不同,朕还是王爷的时候你便跟在朕的身边,一晃都过去快三十年了,夫人还好吧?”皇上一阵感慨,岁月如梭。

“微臣谢皇上,为皇上尽忠乃是微臣本份。”一阵朝事议论之后父亲告退,正欲离去,隆武皇帝忽然道:“爱卿,这些年你在杭州,难道一点都没有‘他’的消息?”

“微臣该死,负了皇上所托。这十四年微臣曾经遍访江浙,一点线索都没有。”

“哎!朕老了,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隆武帝不禁有些黯然。

“皇上日理万机,切勿过份挂念。那些,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眼下的才是重要的。”

“恩,你刚来京城,很多事还不熟悉,朕希望你尽快能上手帮朕处理朝政,你早些回去歇着吧!”

再次告退后父亲下朝回家,我和母亲等在家中,听父亲回来后说天颜甚喜,心里也是高兴,用过晚膳后我退回阁楼。

转眼半年过去了,半年里父亲奉天子圣旨任武举副主考,正主考是丞相穆汉升。听说今年倒也选了不少人才,但是最终的武状元确是迟迟决落不下。父亲说他属意的是湖南嘉兴人氏赵宪,而穆汉升极力推荐的却又是与穆家联姻的董千浩。两人争执不下,偏生那赵宪和董千浩文治武功不相上下,最后还是御前面试由皇上钦点了董千浩为武状元,赵宪为探花,此事才告一段落。

岁末,隆冬时节。京城里里外外气象一新,府邸里平日也只零散的有些父亲故交好友前来。在京城的第一个岁节,母亲甚是在意,里外忙碌,府里上上下下逐渐透出喜庆的气氛。正月初一大早,起来略略收拾后带了小翠前去给爹娘请安,父亲却不在内堂,给母亲请过安后不禁问:“爹爹何故不在?”

“新科武举探花来拜年,天儿刚亮就来了。”

“是爹爹前些日子提的湖南赵宪吧?怎么他直到现在才来拜师?”

“他来过许多次了,只是你没见着罢了。”母亲笑着解释。

和母亲说笑一会儿后,何叔来请安,说是家丁都在前厅外侯着。许多年了,每年的初一大早母亲都要给家丁丫鬟分发赏钱。挽了母亲的手走出去,前厅外已经站好了一众家丁与丫鬟,众人给道了安后,母亲按制发了赏钱,对我说道:“走,且去瞧瞧今儿新科的武探花。”

其实我心里也好奇这赵宪什么样的人,出来乍到就到父亲赏识,只是碍于自己是女儿家,话一直没说出口,母亲一提心想“正好。”陪了母亲进得前厅,只听父亲在里面谈笑风声。“来得正好,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便是今年的武举探花,赵宪赵公子。”父亲手指着我和娘介绍道:“这是拙荆,这是小女谢衍。衍儿,来见过赵大人。”

“谢衍见过赵大人。”我上前福了一礼。

“不敢,我只是……”说罢他突然有些惊讶,脸上溢着说不出来的喜悦:“啊,是你!”

“怎么你们认识。”父亲有些奇怪。

我也认出他来了,他就是去年我在杭州净慈寺遇见的那公子,此时相见,心下有些说不出来的喜悦。

听父亲询问,他忙答道:“是这样的,去年我曾经到过杭州,赶巧儿在净慈寺遇见过小姐上香,见过一面。”

“呵呵,那倒也算得有缘。”母亲轻笑着问道:“赵公子现在在哪儿高就,官居何职?”

赵宪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说道:“惭愧,自从金殿圣上钦点后晚生空挂了个名,一直未曾再见皇上,所以现下仍在侯旨。”

“你也不必芥蒂,他日有机会老夫自当向圣上进言。”

“为晚生的事老大人已担了不少了,怎可再叨扰老大人。”

“老夫身为户部尚书,为朝廷选拔栋梁,替圣上分忧,替社稷造福乃份内之事。”父亲继续说道:“今儿你来得正好,就在我这里过你第一个岁节吧!”

看得出来,父亲很喜欢他,和他说话都没有说本官,称呼老夫。

……本章完结,下一章“远山晴更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