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31章:飏影过伊洛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31章飏影过伊洛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寻了个托词出去,见王公公扶着尹弘过了左边长廊进了偏殿,忙追了出去。四下里太监宫女茫茫碌碌,没人注意我,我推开门进去,尹弘直挺挺的立着在和王公公说话,我反手把门掩上。

见我进来,王公公忙把什么东西塞进袖筒里向尹弘道:“王爷请在这里稍事休息,奴才待会儿再来看王爷。”说完王公公向我行了一礼就要出去。

“且慢,王公公,太后今儿多喝了几杯,我忘了带保济丸,麻烦王公公跑一趟慈宁宫取来。”

“奴才们为太后准备了醒酒的酸梅汤。”

“你那些个汤怎能比江太医为太后专门研制的保济丸,让你去取你就去,怎么王公公不愿意?”

见我语气不善,王公公忙道:“奴才哪儿敢,奴才这就去取来。”说完回头瞥了尹弘一眼,有些无奈的出去了。

等王公公走后我神色严肃的对尹弘道:“你们想做什么?下毒?”如果尹莳和尹弘想下毒今天倒是个好机会,因为平时的膳食都有人尝菜,惟独今夜没有太监尝菜。

“你想哪儿去了。”尹弘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那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衍儿,我知道你和尹莳好,如果你真想帮他,那你就什么也别管。”尹弘悠悠的回道.

“王爷,你真是糊涂,你们一举一动太后和安平都知道,你以为你们能得逞?你以为安平特意让你带姐姐进宫府赴宴是为了什么,有人正等着你们犯事儿。”

“衍儿,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你别把我和尹莳想得傻了,你还是快出去罢,免得被旁人看见就不好了。”说完北靖王自己和衣躺在了床榻上。

“王爷,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们真想做什么,那请你先把鄢蓉姐姐先安排好了再做,至少你得给自己的妻子留条路。”我不再多说,转身拉开房门退了出去。

上阳宫里灯火通明,我刚走到阶梯,安平的随身侍女就迎了上来道:诏仪快去,公主正在找你。”安平在找我?心里一惊,我忙进去了。

“衍儿,你到哪儿去了,孤正要找你呢。”

“公主找衍儿做什么?”

“孤想请你帮个忙,带建秋出去玩玩。”安平笑着对我说。

‘还好,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今儿多喝了几杯,我有点不舒服,出去吹了吹风。”我神色自然微笑着回答安平:“小王爷这是怎么了。”

“这孩子顽皮得很,他在这儿坐不住,闹着要你带他去玩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建秋自第一次见我便喜欢上了我,每次见了都要和我亲近。建秋今年已经满七岁了,这孩子继承了他母亲和父亲的优点,一张小脸粉扑扑的,今天更是被奶妈婆子打扮的冰雕玉凿,甚是惹人喜欢。

我牵过建秋的小手问他:小王爷想去哪儿玩啊?”

“我要去看仙鹤。”建秋的声音稚嫩清楚。

皇宫里最近是养了几只仙鹤,是山西巡抚为了庆贺女皇寿诞特意进贡的礼物,取意松鹤延年的意思。太后很是喜欢,派了两个太监专门饲养在慈宁宫里。

“好,我们去看仙鹤。”我牵着建秋的小手向外面走去,刚出宫门,就看见北靖王尹弘走来。他见我牵着建秋愣了一愣,什么也没说。我们擦肩膀而过。

慈宁宫里,我叫太监拿了点饲料来,建秋高兴地抓起饲料向仙鹤丢过去,仙鹤嘬起饲料后抬起头咽食着,即使在吃食的时候这畜生的姿态也显得那么的高贵,出尘绝世,红色的顶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建秋指着仙鹤稚声稚气地念到:“鹅、鹅、鹅,曲颈像天鸽,白毛浮绿水,红掌波清波。诏仪姑姑,我念得对不对?”

“你念得很好,可是你念的是天鹅,不是仙鹤。”

“诏仪姑姑教我,我该怎么念?”

“飞来双白鹤,奋翼远凌烟。俱栖集紫盖,一举背青田。飏影过伊洛,流声入管弦。鸣群倒景外,刷羽阆风前。”我一字一句轻声的念道。

“姑姑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如此聪敏好学,我心里也喜欢,慢慢的抱起他一字一句的解释:“这是唐代诗人虞世南的‘飞来双白鹤’……”

建秋很聪明,我只念了几遍他便记住了,难怪太后和安平公主如此宠溺他,看着他天真无邪欢乐的样子,我心里暗暗道:“孩子啊,你可知道,为了你,为了你能登上皇位,大燕将不知道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将死去多少人。”

正在我和建秋逗弄仙鹤的时候,建秋指着东南方问我:“昭仪姑姑,那是什么?真好看。”

我回头一望,东南方天空红红的,感觉不妙,忙差了小太监去看看怎么回事。不一会儿,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禀告诏仪,御膳房走水了。

“宫里的水龙队去了没有?”原来是走水映红了半边天。

“早已经去了,只是火势太大,怕是控制不了。”

我吩咐几个太监和宫女把建秋送回养心殿,自己急急忙忙的赶到上阳宫,这里还是那么热闹,唯一不同的是刚才这里是歌舞升平,现在已经是议论纷纷。

“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准是御膳房的厨子太监不小心烧着了嘛。”

我进殿的时候所有人已经站在宫殿门口望着御膳房的方向猜测走水的原因。我小心的走到安平身旁:“公主殿下,我已经派人把小王爷送回了养心殿。”

“恩,你做得很好。“安平虽然是在夸奖我,但是一张脸脸色铁青。

眼见势头不好,所有人纷纷借故向太后和皇上请辞,太后的脸色阴沉,皇帝也是委琐琐的大不自在。在太后的寿诞如此隆重的日子里居然御膳房走水,对谁来讲都是颜面无光的事情,何况这水还走的蹊跷,哪天不走今天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再会荨茑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