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33章:鬼魅 上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33章鬼魅 上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日我去文史馆修《起居注》,还没进们就听到几个老学究在议论纷纷。我刚走进,几个人见我进来了皆闭口不言,我心里甚是奇怪,以前也没见他们这样待见过我。一直以来所有人都知道女皇宠我,平日里他们也甚是尊重我,大凡馆内事情都与我商量,我和文史馆的人相处甚好,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心里越想越奇怪,我让人请曹诚文到我房间问道:“曹大人,可记得当日你酒醉后评价的《资自通鉴》?”

“下官记得,诏仪大恩下官永不敢忘。”

这曹诚文平日里爱邀上几个熟悉的文人墨客饮酒作诗,一日多饮了几杯,酒后和人谈论《资自通鉴》,书中有一段关于记录李唐武则天的事迹,他评价武则天虽然政绩辉煌,但是生平“狠毒、yín荡、杀人如麻”。也不知道安平是怎么知道了,说他指桑骂槐,借古讽今要拿他下牢狱。我念他平日里为人豪气慷慨且满腹经纶,当太后问我这件事时,我回答“士为秀民,士心得,则民心得矣。”太后也认为安平刚刚监国,如果因为他仅仅酒后评价了几句先朝之事就捕风捉影将其逮捕,未免寒了天下文人之心,故下旨将其放出不予追究。

“既然记得,为何有事瞒我?”

“诏仪见谅,只因为此事下官也是刚听人说起,并不曾亲眼见到,所以未曾禀告。”

“什么事情?”我好奇的问道.

“只是一些成日里吃饱了饭没事胡言乱语之人的传言罢了,昭仪也就不必费心了。”

“不成,这文史馆既然是我管辖,馆内如有任何传言我怎能不知道?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告诉我?”

曹诚文想了一想道:“既然诏仪想要知道那下官就说出来,只是下官说得是与不是请诏仪权当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他变得胆小审慎,我心里有点好笑,安慰他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上次太后寿诞当日御膳房走水,首领太监钱公公上吊自杀,本来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但是最近听人说御膳房里常常有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能不能说得明白点?”

“是,是下官没有阐述清楚。下官也是听人说钱公公常常在夜里哭泣,说是自己死的冤枉。下官还听说几乎御膳房所有的太监和厨子都见过,还吓病了好几个。”

“既然御膳房所有人都见过,那为何没人禀告皇上和公主?”

“这些事不同一般政事,叫人如何去和皇上还有公主说起?说了还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谁愿意去给自己闹个扰乱宫闱的罪名在头上。”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曹诚文告辞后转身退下。

这神鬼之说我自来便不怎么相信,要说人死灯灭,我不相信钱守义还能真正的在皇宫里半夜哭泣。我心里暗自思量,难道又是尹莳在捣鬼,他到底想做什么?

下午在安平处见到了王公公,安平正在问他御膳房闹鬼的事情,看来这事儿闹得还不小,安平毕竟还是知道了。

“奴才也是听到过,不曾亲眼见过。”王公公一脸的委屈。

“听的可清楚?真是钱守义的声音?”安平在询问王公公。

“那声音远远的传来,奴才听得也不是很清楚,是不是钱公公奴才真是不敢确认。”

“孤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安平转头又向侍女道:“去请赵大人来。”

侍女走后,安平问我:“衍儿,你可知道御膳房闹鬼之事?”

“公主,此事衍儿不敢妄言。”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那说明你也听说了,孤倒要看看,这钱守义到底有什么冤屈。”安平说这话时脸上神色未动,让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赵宪来了,他躬身对安平行了一礼道:“不知公主殿下差小人前来有何事?”

“孤要你今夜和孤一起去御膳房查点事,你且下去派人在御膳房周围百步之内安排岗哨,孤要你做到一只鸟也不能飞出去。”安平轻轻地磕着茶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是,微臣一定做到。”赵宪向安平行了一礼后退了下去,临出去时赵宪忍不住回头望了我一眼,我忙瞥开脸假装没看见。

到了晚上,我心里说不清的躁动不安,带了小翠到养心殿,进去后大吃一惊,尹莳,尹弘,姚敬忠等朝中重臣皆在。安平磕着手里的茶盖,余下众人都在小声的聊着。

见我进来,安平向我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到她身边来,我过去的时候瞥了尹莳一眼,他只是侧头和尹弘在聊着茶道。

“孤正要派人去找你,你怎么自己就来了?”安平小声的问我。

“夜里没事儿,听说殿下今夜要去御膳房,想跟找殿下去看看。”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

“来得正好,等下和哀家一起去御膳房看看。”

“殿下真要去?”我心里未免有点吃惊。

安平没有说话,只是品着茶,脸上微笑着,神秘莫测。

亥时,太监报御前统领赵大人求见。

安平放下手中的茶道:“传。”

赵宪进来后向安平行了一礼道:“启禀公主,亥时已到,臣已安排妥当,请公主殿下移驾御膳房。”

安平率先起身对众人道:“好了,时辰到了,诸位大人请吧。”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一路上众人小声的嘀咕着,安平像是什么也没听见,只是率领着众人在赵宪的护卫下慢慢走向御膳房。

赵宪把御膳房四周布置得如铁桶一般,别说是一只鸟,只怕是蚊子也别想飞出去。朝中一些年老的文臣见了后显然松了口气,看来他们还真是相信了神鬼之说,生怕钱守义真的会悄无声息的跳出来。安平到底想做什么?难道她真要见钱守义的鬼魅?

……本章完结,下一章“鬼魅 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