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38章:将计就计 下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38章将计就计 下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大早我起了身,穿戴洗漱完毕后,我去了慈宁宫给太后请安,一切安排妥当后我按照和小翠约定的时间到了宫门接她,我要是不去,守卫宫门的侍卫是不会轻易放她进来的。

我到宫门的时候,赵宪也在这里,最近宫里的守卫工作他倒是做的很仔细。“怎么你成天就守在这里?”我有话没话的问他。

“这是皇命,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怎么今天你又要出去?”赵宪问道。

“不是,昨儿个我回来的急,我让小翠帮着我收拾了点东西,今天让她带进宫里来。”赵宪听我解释完后有点怀疑,但是他没多说什么。

小翠来了,按照规矩他打开了包袱,里面只有我的几件衣服和我让她带进宫里的筝,赵宪看见那筝的时候显然是回忆起了当初在我家看我抚琴的事,他的表情有点伤感,没多检查就放小翠进宫了。

到了栖月楼,小翠拆开古筝,从里面取出一把形状古怪的东西和一包油布包好的东西对我说:“小姐,王爷要你想办法把这两样东西交给王公公。”

我拿着看了看,难道这两样东西就是尹弘说的‘乩角’和‘鬼书’?我没多想,吩咐小翠放好。等到中午用膳的时候我让传膳的太监回去的时候请王公公来一趟栖月楼。

把东西交给王公公后我如负重释,眼下只有等尹弘来唱下一出戏了。

次日金銮殿里,气氛严肃,诸位王公大臣都知道后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皇上和安平还没有来,有几个相好的大臣在小声的议论着。

“皇上驾到。”司仪太监的声音在金銮宝殿里回荡着,众人赶紧排列整齐,隆武皇帝在几个太监的伴随下慢慢从后面转了出来,我和安平在后面,礼毕后安平坐在了皇帝的下首,我站在她的背后。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司仪太监大声的说着日复一日的朝词。

“皇上,臣有奏本。”宗人府的歧山王站了出来。歧山王尹尚志也是大燕为数不多的四大铁帽子王的后裔,先祖在当年打江山的时候立下赫赫战功,而他本人算起来比皇帝都高一辈,许多年前世袭王位后掌管宗人府,更是位高权重。

“讲。”皇帝有气无力的说道。

“御膳房走水一事如今已是闹的满城风雨,当日有众多的王公大臣也在现场,钱守义鬼魅指正太子尹莳与此事有关,此事已经公开,还望皇上早做决断。”

皇帝的有些不安,他的身子开始颤抖,毕竟尹莳是他如今唯一的儿子,难道真要由他自己下令废黜然后终身监禁在宗人府。我真的很同情他,同是父子,怎么他和尹莳的反差如此之大。

“皇上,虽说尹莳贵为太子,但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请皇上不要姑息养奸才好。”安平的话掷地有声。

“那依公主的意思朕当如何裁决?”皇上问道。

“歧山王,按律该如何处理太子?”安平没有回答皇帝,而是把问题丢给了歧山王。

“回公主,按照大燕律法,当废黜尹莳太子,交宗人府看押。”

“既然律法如此,皇上,请您下圣旨吧。”安平目光炯炯的看着隆武皇帝。

“慢。”北靖王越众而出:“臣有奏本。”

皇帝显然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忙道:“讲。”

“臣以为御膳房一事还没能查清楚,如果单凭鬼魅一说难免让人心悦诚服,还望陛下三思。”

“孤记得当日北靖王叔也在现场,难道王叔记不得当日御膳房发生的事情了?”安平在质问尹弘。

“臣记得,但是当日臣和诸位王公大臣也只是听到了钱守义的鬼魅在喊冤,看到了鬼书的东宫二字,臣觉得如果只此两点就把责任归咎于太子,那未免太过于牵强了。”北靖王这番话显然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大家开始有些浮躁了。

“当日孤和诸位都是看到了鬼书的‘东宫’二字,难道神明的启示也会有错?如果王叔觉得尹莳也有冤屈,那孤也请王叔拿出更让人信服的证据。”安平反驳尹弘。

“臣并没有什么证据,臣只是觉得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何况当日也只是钱守义的一面之词。既然当日那名道长能招出钱守义的鬼魂,臣觉得何不再请他招一次,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更充分的证据证明此事和太子有关,这样也好让大家诚服。”

我心里暗暗佩服,尹弘的这一番话无懈可击。“歧山王叔怎么看待此事?”安平在问歧山王。

“臣觉得北靖王这话颇有道理,还请公主三思。”歧山王回道。

万般无奈之下,安平道:“好,孤也觉得两位王叔这番话甚是有理,那我们明天再一起去御书房看看。”

“既然公主也觉得有理,何不就在今夜。”尹弘步步紧追。

“那位道长住在城外八十里的玄真观,今夜如何就请得来。”

“不劳公主费心,臣昨天已经差人请了道长来,现在他就在金銮殿外侯着。”

“王叔可真的费心啊!也好,我们就今夜到御膳房。”安平显然没料到尹弘安排的这样紧密,意味深长的说了这番话后转身对皇帝道:“皇上,您觉得如何?”

“朕也觉得有理,朕将此事交给北靖王处理,公主觉得怎么样?”皇帝显然没料到事情突然有了峰回路转的局面,高兴坏了。

“皇上,臣觉得此事既然归宗人府管辖,那应当请歧山王来处理。如果由臣来处理,恐怕有人会以为有失公正。”这是我和尹弘实现商量好的,把问题交给皇族内年长、地位和威信都高人一筹的歧山王来处理。

皇帝和安平显然都糊涂了,尹弘既然一心要救太子,那么他为何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皇帝还想劝说,但是尹弘背着安平给了他一个神秘的微笑,皇帝略略心安,最后和安平商议决定,这事也就交给了歧山王办理。

……本章完结,下一章“峰回路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