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46章:大丧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46章大丧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后和安平迅速起身朝乾清宫走去,我和许公公、蕊初还有三个宫女跟在后面。一边走太后一边问道:“昨儿个夜里不是还能进药吗?怎么今天皇上就突然驾崩了?”

许公公答道:“回太后,昨天夜里皇上确实是进了药,当时还来了精神。可谁也没想到今天就……”

“通知太子了没有?”安平问道。

许公公答:“太子一直在乾清宫里。”

“只怕昨儿个夜里是回光返照。”太后一边走一边说。

“几个太医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当时谁也愣没瞧出来,都以为皇上病情有所好转。”许公公解释着皇上为什么突然驾崩。

“这也怪不得他们,这种事情谁也看不出来的。”太后的脸色变的很严肃。

一行人走得很快,片刻就到了乾清宫。门口的太监见到太后和安平公主来了正要喊话,太后摆了摆手示意噤声,门子忙把已经到了口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乾清宫里娘娘,妃子、太监、宫女哭声一片,尹莳呆呆的跪在隆武皇帝的龙床前,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一动不动,两眼发直。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太后和安平公主来了。”见尹莳跪着发呆,许公公好心的上前弯下腰提醒尹莳。

尹莳好象没有听见,许公公又好心提醒了他一遍。看见尹莳如此伤心难过,我觉得自己胸闷窒息,心痛难挡,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陪他能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太子,你不会连最起码礼节也忘了吧。”安平不怀好意地又一次提醒尹莳。

“算了,太子恐怕是伤心过度了。”太后说完后走到皇帝的龙床前看了看,转身对房间里所有人问道:“皇上临去的时候留下什么话没有?”

几个太医和太监摇头表示没有。不一会儿,朝廷里所有的文武大臣都来了,熙熙攘攘的拥挤在外面,有的痛哭失声,有的更是捶胸跺足。

半晌,尹莳好象回过神来了,听见外面的哭声喊声后他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冷酷地双眼扫过吊唁的人群,目光如电。有几个被他目光扫到之处假意痛哭的人被他冷冷的目光一射,吓得匍匐在地上直打寒蝉。

众人商量了一番后,安平开始着手吩咐内务府立即办理皇帝的丧事。太后做在椅子上,我站在她背后,眼睁睁的看着安平处理各项大小事情。说实话,我还是真心佩服安平的,她办起事来的时候总是有条不紊。

这天,太后和安平还有我都没有离开乾清宫,直到用了晚膳后又过了几个时辰太后才带着我离开,安平留下了。

隆武二十年二月初九,是安平问过钦天监后决定给隆武皇帝出殡的日子。预先负责皇帝出殡的车驾、仪仗的銮仪尉在乾清宫前陈设驾卤,在朝阳门外设置步辇,午门外设置陈玉辇。陈玉辇专门用于放置皇帝的灵柩。玉辇之前摆设纸扎的驯象,狮虎和太监宫女等。道路中两派依仗车队,马头俱东西相向。乐部将演奏中和韶岳的金钟玉磬等乐器,按规定一切布置停当后,皇帝的灵柩将于上午已刻出殡。

文武百官和所头皇宫中人均身着孝服,预先齐集在朝阳门外,静侯皇帝灵柩出殡。凡遇帝后驾崩,大燕朝有规定,所有官员都要于前三日后四日都必须身着孝衣,以示哀悼。内务府在丹樨之上摆设尊、苊、爵等酒器,礼部在丹樨之下用青布盖起大棚,用于皇族内部人员守灵七日。

已刻,銮仪尉官宣布鸣鞭,朝阳门外响起三串清脆的鞭炮声,鞭炮声划破朝阳门宁静的天空,给人一中肃穆威严的感觉,随后殡仪官宣布皇帝灵柩起驾,乐部奏起中和哀乐。王公贵族、大小官员依照职位高低排列整齐将皇帝灵柩送往迁葬地。

从这天起,七日之内,全国禁止办理一切喜事或举行任何堂会、庙会,全国斋戒。

……本章完结,下一章“废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