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河洛图之谢衍传 [目录] > 第92章:断带依然系惆怅

《河洛图之谢衍传》

第92章断带依然系惆怅

雨☆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河洛图分上,中,下三部,上和中主要是谢衍,而下部是尹莳,因为考虑到故事发生情节的时间,所以,从明天起,我将上传部分尹莳篇解秘上部留下的悬念,也就是说,当"断带依然系惆怅"这篇过后,我将上传部分尹莳篇,本书是以"我"为第一人称开头,我会在章节上注明篇章,希望大家分清楚.另外说明一点,本书的所有手稿在我手里,还有几十万字从没有公布于众,大家别信什么电子书有全文,连我自己都没有完成结尾的精华部分,哪里能找到全文.)

当天晚上我们安营露宿,我和蕊喜住一个帐篷。正当蕊喜点燃檀香熏赶蚊虫的时候,德柯儿跑过来告诉我们那伤者醒过来了。

我和蕊喜赶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挤在帐篷外面观望,我瞪了一眼道:“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没见过半死的人?各自回去休息了吧!”说完我吩咐蕊喜在外面守着,自己撩开帐篷弯腰钻了进去。

“抱歉,我把你手下赶跑了。”我笑着向孙员外解释。

“无妨,我也不愿意他们都挤进来。”孙员外笑着说道。

赵宪正在喂伤者喝水,我手指了伤者一下问道:“他怎么样了?”

“他太虚弱了,得弄点清淡点的食物给他。”赵宪说道。我听了转身出去,吩咐蕊喜赶快取些小米熬粥。德柯儿倒也乖巧,知道大家都在关心这伤者,她自己跑过去帮着蕊喜架锅起灶。

一会儿后蕊喜熬好小米粥端了过来,难为她想得周到,取了些许牛肉剁碎和在粥里。赵宪把伤者扶起来,蕊喜端着粥一点一点的喂他,他虚弱得很,但是还是努力用了半碗。

伤者用过了蕊喜熬的牛肉小米粥后精神略略振作,感激的看着我们几个,嘴唇喃喃欲动。赵宪安慰他道:“你身子很弱,需要多加休息,有什么我们等明天你好点再说。”伤者听了吃力的点点头,赵宪复又将把放下,拉过轻被替他盖上,一会儿时间他也就闭上了眼睛,他太虚弱了。

德柯儿在外面守着,见我们几个都出来了问道:“他怎么样了?”

“看样子一时三刻是死不了了,我们回去再说。”互道晚安后,赵宪亲热的牵了德柯儿的手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我眼睁睁地目送他们离去,却再也没了睡意,只好信步漫漫。

今夜乌桓的草原秋凉如水,又是冷的秋,转眼又将过去一年的红尘。当脚下第一片树叶翻转过来的时候,季节一抹如水的羞涩,在这清凉的空气中掀起面纱,模糊了一声声蛙鼓,一道道蝉鸣,就这样,一场秋凉如约而至。

在这秋凉中,我遥望大燕,仿佛看见灯火阑珊处大婚后的尹莳正手执画笔在为张毓画眉,内心一痛,牵动柔肠百转。尹莳啊!这原本简单的红尘,我却始终看不穿,都说剪不断,理还乱,每夜梦回,尽是往事,如烟凄迷,如雾缭绕。尹莳啊!其实在我心深处真愿同你并剪如刀,剪断这一夜的秋凉如水,只是,岁岁年年,纵然断了,我的心终究再也回不到从前,终究再也找不到归程。即使有朝你愿在深夜为我高高挂起一盏照明的灯,暖色橙黄,却又如何抚平我心深处的伤痛。

笑靥浮动,历历在目,有种欲哭感觉突然涌上心头,“青丝月白历历目,断带依然系惆怅。”毕竟我在人前撑的太久了,一旦似今夜这般孤独潮涨而触碰到那微妙的情弦,我便再也坚强不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尹莳篇 花重锦宫城 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