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妲己,惑乱天下 [目录] > 第1章:默认章节

《妲己,惑乱天下》

第1章默认章节

紫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风沙卷烟,死去战士的哀嚎仍在耳畔萦绕。

破衫漏衣,血迹斑斑,双目布满着血丝,麻木地抬着堆积的尸体,长叹一声,生命的脆弱。

燮国终究战败了,当莞国的二十万铁骑踏过燮国第一险关麓云关,军临城下,数万子民的性命生死一线,战士的殷红洒在城墙,并弥漫。

“好美~”红裘紧裹着绝色的美人,美眸之中含着悲凉,哀怨,但她却不能说出口,这就是她的宿命。红颜祸水,莞国为了得到她,麓云关之役,生灵荼炭,她的王终究还是要放弃她,还天下一个太平。

“无艳……,朕发誓,有朝一日,灭莞国,君临天下。”燮国武铤皇帝紧握着双手,每一句话一个字,眼中杀意愈盛。总有一天……

“君临天下……陛下好大的抱负……只盼陛下早日功成,无艳余愿足矣。”心底掠过苍凉,无艳啊无艳,什么人间真爱,终究抵不过这世间的荣贵和权势,生得绝世容颜亦如何?也不过……,红颜薄命,无艳闭上眼,玉珠滴落。

“无艳……,朕无能……”他恨自己,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也爱着自己的女人。

“陛下是圣德之君,胸怀天下,耐何生不逢时,若能平息干戈,圣德遍施天下,他日莞国强盛必不在话下,更甚者,万邦来朝。”泪,风干了,情丝断了。

远处,莞国迎亲大队渐近。欢呼,马蹄,组成的旋律刺痛武铤皇帝的心。

戴上裘帽,“陛下,无艳就此拜别,你我恩情,亦如这大漠风沙,散了吧。”无艳转身,一步一步走下城楼,从未觉得身子如此沉重过,怎么了,为何风干的泪再次低落,为谁?为自己?为天下黎民,为战死勇士,还是那一身五爪金龙黄袍的他?

身子被熟悉的怀抱拥住,吟诗和琴,翠楼定情,往日情形如隔了一世。

她捶打着,她怨,她恨,为何男人之间的事,要落于她这弱女子身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狠心?!都是骗我的!骗我的!!”泪珠花了面容。

“无艳……”如千斤重量,落在他的身,碎了他的心。

“我恨你!”最后的话语在耳畔久久回荡,如这漫天的大漠烟尘。

乳色的岩洞,飘散着缕缕仙丝,时而滴下几滴水珠,几分生机。圆月射下一柱银光,落在满面银须的无名道人身上。

缓缓地睁开眼,已不知岁月几何,抬头,看那充盈着银光的圆月,饱满有力。挥舞着指尘,带着的金光,一切星宿,尽现于眼前,巍巍宇宙,星辰皆有所执命。

“唉……”长叹一声,分明是光阴短暂,此生有限,可,“获无艳者得天下,得妲己者亡天下。”得妲己者亡天下……。

起身,拂尘一挥,“轰~”石洞开启。

“师父!您出关了!”守在门外辛栾铄,十三四岁左右的男孩,迎上前,“徒儿拜见师父!”

“起来吧,铄儿,为师闭关多久了?”无名道人捻须,搂过徒儿,长高了,已经到他的肩处,相貌也变了,有些许阳刚气。

“师父,您已经闭关三年了,徒儿每天都在门外守候,很想你。”说着,辛栾铄闪出泪光,真的很想师父,从来没有这么久没见师父。

无名道人抿干他脸颊的泪水,面容慈祥,“为师闭关是要为天下苍生求愿,你不必难过,为师闭关前让你练的无名剑法,可有收获?”

“师父,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不知是否得真传,请师父指点。”

无名道人欣然点头,“吾徒悟性果高,不负为师所望。”

“谢师父。”

“铄儿,这三年,山里可太平?”

“启禀师父,无名山一直都相安无事,只有莞国皇帝派人前来,送来许多谢礼,多谢师父当年批卦之恩,如今,他已经中原霸主了,上个月,莞国皇后诞下公主,送来生辰八字,无论如何要请师父赐名。”

“嗯,”无名道人点点头,“拿来为师看看。”五年前,他身为燮国国师,为燮国皇帝批命,“获无艳者得天下,”因这上句批言,莞国皇帝率领二十万铁骑,强夺燮国第一美女无艳,麓云关外,角声哀,烽火高,可怜铮铮血肉,枉做马下魂。不忍心看生灵涂炭,他便来到无名山,闭门修行,不问世事,如今,上句批言已经应验,莞国皇帝拥有美人,也拥有天下,但是,下句批言,“得妲己者亡天下”,妲己者,狐魅妖女,必将惑乱天下,又将如何应验呢?

“师父。”辛栾铄恭敬地递上公主的生辰八字。

翻开红纸,无名道人口中诺诺:“性格聪明,文章振发,临事果断,秉权好杀,天煞之命,为女子,当惑乱天下……”难道……这刚出生的婴孩,便是星象所示的天煞星,燮国必亡于此女。无名道人再次掐指细算,此女五行之中,金火最盛,金为太阴,如珍珠宝玉,火为眼目,五官之精华,顾盼神飞,美貌更甚于无艳女。

“师父?您怎么了?”见师父脸色煞变,辛栾铄问道。

无名道人正色,“铄儿,今日起,关闭山门。”

“呃?”辛栾铄一怔,不明白师父的意思,但是,师父说的一定要遵从,“是,师父,那公主的名讳?”

“吾等修道之人,当绝世隔俗,即日起,为师不再过问苍生事。”

“可是,师父,修道之人应济世为怀,您方才批八字真言,此女天煞,定惑乱天下,若是如此,天下苍生必饱受战乱之苦,师父又怎能忍心?”他的双亲便死于战乱,孤苦无依,幸有师父相救,如今,师父竟说不再过问世间事,不知还有多少人将忍受骨肉亲情分离之痛。

“众生痴迷,师父无力化解,铄儿,你尘缘未了,为师替你批过命,王侯将相命格,十年后,西方遇贵人。”

“师父,那徒儿该怎么做?”辛栾铄不明白,纯洁的瞳孔看向无名道人,等待指点。

“莫问,莫强求,一切,顺其自然。”无名道人抚着辛栾烁的头,一切,顺其自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