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妲己,惑乱天下 [目录] > 第102章:<解禁>

《妲己,惑乱天下》

第102章<解禁>

紫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天心一声冷笑:“当年殷皇后与皇太子一同被废,贬为庶民,何来的皇长子?”

“住口!父皇尚有一息,太子一事何来你们多嘴!”侯夜曛斥道,他不愿他人提及他的母后,一双炯目环视在场的所有人,御林军蠢蠢欲动,只待丞相一声令下,皇叔公宫外的几万将士亦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在杀场多年,如此的困境他何尝未遇过。

柳天心暗中钦佩,看那帮御医,个个胆颤不语,刘长亦是在一旁,不发一言,处变不惊,唯曛一人。

“丞相,皇上他……不行了!”张太医向柳成禀报,在榻前跪了下来,颤颤地泣着。

“皇上……”屋内一片哀嚎。

“父皇!”侯夜曛冲上前,跪在榻前,抓着皇帝冰凉的手,泪如泉涌,父皇一句话都未和他说便撒手人世了,父皇就真的如此厌恶他吗?“父皇,我是曛儿……您醒一醒,看看孩儿!”

侯夜夕从圆门跪到榻前,一路紧闭着唇,无语,悲痛难述。

沉静在悲痛中,屋里的人都跪着,外面的人,不知其故,只是猜踱着里面的情形,跪在圆门外,低声抽咽起来。

屋内侯夜曛收声,与侯夜夕一道静静地跪着,看着父亲。

不久,礼部尚书捧着圣旨与玉玺进来,硕王爷脑中一蒙,后又极快地明白过来,那是立逍遥王为太子的圣旨,皇上病倒后,他以为落在了柳成手里,原来,礼部尚书暗藏了。

“丞相,圣旨,玉玺在此。”上官清风承上,“皇上明谕,立二皇子为太子。”

“上官清风!”硕王气急咬牙,想不到上官清风为了那件事,将圣旨交到柳成手里。

御林军手握住刀柄,控制住屋内的形势。

侯夜曛起身,与柳成目光对视,激发出强烈的仇恨,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不会让他如愿的,也不会再让柳家把持朝局。

眼眸射出一道清冷的目光,道:“如果今日,我杀了你与夜夕呢?”

“只要大位不落于残暴奸徒手中,老夫死又何憾?”

侯夜曛顿时大怒,快速移动,出手极快,转眼间便扼住柳成的喉咙,用了力,“我现在就杀了你!”

“丞相!”“锵”御林军抽刀,刀锋直指侯夜曛,明晃晃的刀面证明他们对柳成的忠诚。

“皇兄,手下留情!”

“你滚开!”侯夜曛怒喝,右手用掌横击,出手极重,侯夜夕退了几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嘘!”侯夜曛一声暗哨。

横梁上跃下两人,龙帐外亦跳出几个人,屋外掩身于长圣殿殿堂横梁的人亦跳下,快速掩上殿门,以殿内众人为质。

他们正是他从关外带来的飞云十八骑,追随他征战杀场多年,此次来京,明知险凶亦誓死相随,可见忠心。

圆门外下跪的几名是武将,算是硕王爷的部将,随十八骑进屋。

“把圣旨拿过来。”说完,手中劲道又加了许多。

十八骑之首冷青云从横梁跳下,短匕快速制住上官清风,夺过他手中圣旨,掷给侯夜曛。

右手接住,身旁一人点起火熠子。

“那是皇上圣旨,烧了,就是谋朝篡位!”上官清风喊道,但眼前明晃的短匕又叫他收了声。

“没下印,就不是圣旨,我是皇长子,正宫所出,夜夕为次,立他为太子,又何尝不是篡位?你说是不是,丞相?”冷笑地问柳成。

“曛皇子,三千御林军就在外面,他们会听你的吗?”柳成逞强道

“京北大营八千将士拥立大皇子为主。”硕王爷道,“他们已在京城十里外驻扎。”

“听到了吗?丞相大人……”侯夜曛恨柳成入骨,真不能此刻杀了他,手中圣旨用火熠上点着,小火星渐大,绸布上黑洞缓缓漫开,散发着焦味。

柳成面色极白,被他扼得喘不过气,但仍挤出话:“王爷,皇位是你父皇给你的,不能让外人夺去啊!”

“舅舅……皇兄,这就是你我的命运吗?”逍遥王摇头,仍不敢相信。

“我只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皇位,仅此而已。”夜夕什么都有了,亲情,荣华,富贵,权势,从未失过,可他,母后走了,父皇去了,生前他从未尽孝,也未享受过亲情,剩下的,除了杀场的厮杀,只有那冰冷的龙座他可以去争,去夺,绸布在空中在摇曳,缓下落地,熄灭。

“皇兄……我不会放弃皇位的!”为了妲己,得天下者得妲己。

“可你,已经没机会了。”

“咳咳咳……”龙床上传来永稷皇帝的咳嗽声,只听柳天心道,“皇上醒了。”

一切,像是排演了一场戏,柳天心扬着笑,看着他的父亲,柳成。

侯夜曛松手,放开柳成,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父皇竟然醒过来了,“柳天心,这是怎么回事?”

“父皇……我是曛儿……”侯夜曛扶起永稷皇帝,眼中流露着惊,喜。

“咳……咳……”永稷皇帝咳着,缓缓睁开眼,苍弱无力,看着侯夜曛,眼神混浊一片,“你……你是曛儿?”

“是,我是曛儿,父皇。”

“父皇,我是夕儿。”夕儿在另一侧扶起永稷皇帝。

永稷皇帝眼中闪着泪光,儿子们承欢膝下,是何等幸福。

“他们……怎么都在这儿?”永稷皇帝,看屋内一群人,问道。

“启禀皇上,大皇子烧毁圣旨,意图篡位!”柳成躬身道。

“烧毁圣旨?”

“是,是您预备册封二皇子为太子的圣旨。”

永稷皇帝闷咳了一声,侧头问侯夜曛:“曛儿?你想当皇帝?”

“父皇……我……”曛儿深吸一口气,跪在永稷皇帝面前,道:“儿臣该死!”

“朕还没死呢!!”永稷勃然大怒,众人都惊地跪了一地,“皇上息怒。”

“朕告诉你……这皇位朕是留给夕儿的!”

侯夜曛愣在原地,他不敢相信,父皇竟说出如此残忍的话,就算他回来,父皇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他吗?“父皇……”为何,他等来的竟是这样的结局。

“父皇息怒!”侯夜夕道。

永稷皇帝急喘几口气,道:“御林军!把这逆子,还有这班乱贼,统统打入天牢,无朕口谕,任何人不得私放。”

“皇上息怒!”硕王爷求情道。

御林军方才被侯夜曛气势所挟,如今见皇上并不喜欢他,还将他打入天牢,真是大快人心,立即架住侯夜曛,还有他的手下。

侯夜曛被御林军架住,不曾还手,他不明白,父皇为何对他如此绝情,父皇曾经是那么地疼爱他.他记下了柳成,那得意的奸容,他恨。

……本章完结,下一章“<解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