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是刺猬,别爱我 [目录] > 第40章:悲伤的华尔兹(1)

《我是刺猬,别爱我》

第40章悲伤的华尔兹(1)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些事难以改变,有些事难以成全。就像是曾经跳过的华尔兹,舞步越转越快,我们却离得越来越远。成全就是这样的,因为爱,所以懂得,然后说服自己对你慈悲,要有慈悲来成全爱。

林若尘最近常常想起往事,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不然怎么现在就开始回忆过去了呢?如同唐雨嫣说的那样,只有老了才回忆从前吗?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他常常不自禁地引用起唐雨嫣这小妮子的话来,看来受她的影响还真不小了。林若尘一直在想自己的年青时代,想起自己曾有过的那些爱恋,那些爱恋过的女子。其实这辈子他喜欢的和爱上的只有苏曼和秦涵了,其他的也不过是些过往云烟早就灰飞烟灭了。

在夜深人静地时候,他常常会想起这两个在自己生命中占据着位置的女子。如果说苏曼是自己心中那一抹轻绿的话,那么,秦涵则是他生命中最为厚重的一片色彩了。因为苏曼是他情开时初恋的对象,不过这抹轻绿却还不曾拥有就轻轻地化开。因为苏曼的心里并没有他,而他也渐渐地习惯把苏曼当成了一种记忆,淡淡的少年时代的忧伤,青春年少的画面痕迹。只有秦涵,如果泼墨一样泼洒在他的心底,那些与秦涵有过的美丽记忆伴随着某种难言的心痛晕化开来,刻画在心底深处,成为了永远不会更改的痛楚。

林若尘从来就没有忘记过秦涵,而远离家乡则正是因为想要逃离这样思念的折磨。越是思念他就越是想要逃开,他恨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秦涵的过去,可是为什么秦涵的第一次不是给了自己呢?当年的他是如此的在意这些,在意得伤害了和秦涵最为纯真的情感。但是那个问题却一直梗在自己心里,至今也无法释怀。当年秦涵那茫然无措无辜受伤的眼睛总是浮现他在深夜的梦里,他问不出口却不得不逃离开那段纯真的爱情,连一个理由与借口都没有留下,而秦涵却连一个字也没有问,却也接受了这样的现实。两个人从情侣变成朋友,就仿佛从来也不曾开始过爱恋。

林若尘知道,他欠秦涵一个解释如同秦涵也欠他一个解释一样。只是这么些年以来,他们都努力使自己忘记掉这些,从来也不提及。

那年,他们双双考上大学,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却在同一城市。这也使得热恋中的他们欢喜雀跃欣喜如狂了,每个周末他们双双从学校出发,来到两所学校的中间地点相遇。傻傻地笑望着彼此,生怕这一个礼拜的分离,对方会少了些或是多了些什么东西,生怕自己会漏掉了,生怕会遗忘了。执手相看总是舍不得放开,两个都是穷学生,于是就不停地在街上游荡,细数着大街上的细砖,手相牵心蜜样甜。有时候都喋喋不休说着各自学校的趣事,当他们什么也不说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传递了所有的想念所有所有的不舍。如果不是那天,那个冬的雨夜,他们无路可去却又舍不得分开的晚上,如果不是那天林若尘有个要好的同学给了他自己租住房间的钥匙,而又故作神秘地告诉他,今天晚上那个房间会空着的话。其实,在那之前,林若尘一直想要有这样的一个空房子,可以让自己与秦涵一起单独地渡过。毕竟在冬天里谈恋爱需要太多的勇气和毅力了,在寒风里游荡着的爱情再怎样也会有些凄清,少了温暖甜蜜的味道了。所以,当那天同学真的把自己租住的房间钥匙交到他手里的时候,林若尘是期待着兴奋着的等待那神秘一刻的来临的。

“小涵,今晚不回宿舍行吗?”在转了好几条街,到了平常要送秦涵回学校的时候,憋了许久的林若尘终于开口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秦涵诧异地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眼睛望着林若尘。

“我是说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宿舍了行吗?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的。”林若尘口里发干,他的手心都冒出了汗来,咬着牙他吐出这几句话来。

秦涵害羞地低下了头了,她没有想到林若尘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心砰砰地跳,她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回应。

“行吗?就去这附近我同学租住的房间里,他今天回家去了,这里空着。”林若尘指了指有此存心故意走到的面前这楼房。

秦涵没有回话,她只是抓紧了林若尘拉着自己的汗津津地手,发现自己的手心里也冒出了汗来。林若尘兴奋地说:“你同意啦,太好啦。小涵。”说着拉着秦涵就向那幢楼踉跄着跑去。害得秦涵一边跟着跑一边叫嚷着:“慢点慢点,我要摔倒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些话始终不能说(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