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是刺猬,别爱我 [目录] > 第49章:碎了的那段锦瑟年华(5)

《我是刺猬,别爱我》

第49章碎了的那段锦瑟年华(5)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尹浩天搂着苏曼,另一只手拖着苏曜向停车场走去。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四处张望,他有种感觉,那个男人一定就在附近,不愿意去增加苏曼的担心,他故作轻松地给她们讲着笑话。苏曜虽然觉得没能继续玩下去有点难过,但是尹浩天许诺说下次带他来玩个够,再加上有黑椒牛排的安慰,也就觉得开心起来了。

苏曼最先感觉到那股来自危险的味道,苏曜与陈建军的偶遇她更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偶然,而是他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他要回苏曜的决心。苏曼刚才的害怕因为尹浩天而渐渐减轻了,她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告诉儿子真相。虽然她明白这件事瞒不了苏曜多久,陈建军这次一定不会罢休的。但还是愿意儿子最晚知道,不想儿子因此而失去了原本的快乐,这是上一辈的恩怨,如今却要苏曜来承担面对。苏曜才十岁,他能接受得了吗?

苏曼从来不曾为自己生下苏曜后悔过,而现在她真的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在某一天问她,为什么要生下自己?为什么要给自己这样一个人生?那时,她将如何呢?更紧地靠近了尹浩天,这是她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尹浩天感觉到苏曼的无助,他低头轻轻在苏曼发上吻了吻,更紧地搂住了苏曼,两人的心意相通使得苏曼感觉到真切地幸福。

远处,陈建军望着三个人亲亲热热地走远,他竟然失去了跟踪上去的勇气。原以为自己这样一来,会使得柔弱的苏曼手足无措方寸大乱,没想到那小子轻轻松松就搞掂了,竟然还用这样示威的方式离开。看着苏曼和自己儿子被那个小子带走,陈建军狠狠地把手里的易拉罐饮料扔在地上,这是他刚刚为儿子买的。结果儿子却说妈妈说的,不能要外人的东西礼貌的谢绝了自己。外人,自己是外人吗?他是自己的儿子啊?陈建军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儿子,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你。

陈建军看到那车子带着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还有自己的儿子走远。这才无力地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好后悔,后悔自己放弃掉这么好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曾经是那样的爱他。他在心里问自己,如果回到以前,他会放弃自己的那段可以带给自己最大前途的婚姻,而与苏曼在一起吗?回答还是一样,不能,不能。是啊,陈建军,你怎么能怪苏曼呢?是你不要苏曼和孩子的啊?陈建军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卑鄙可耻,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这样难过呢?看到一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就这样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那种难过。怀着矛盾和痛苦,更多的是妒嫉忿恨,陈建军黯然离开。以前的信心满载有些动摇了,苏曼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苏曼了,那么,他还有把握得自己想要的吗?

陈建军想起刚才与儿子的短暂对话,那是他第二次见到这个儿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苏曜还不到半岁,嘴里咦咦呀呀小手乱舞,而他当时连看都是那样轻描淡写的瞄了一下,不敢细看。他害怕自己看清楚后就再也无法承载那种良心的遣责,更无法面对那苏曼那双伤心绝望的眼睛,他只能硬起心肠把苏曼的全部希望打破。但是后来,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他的脑子却总是浮现出那张模糊的小脸,懊恼着当时自己为什么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使他在想念儿子的时候却无法记清楚儿子的模样。

一眨眼,当年襁褓里的小不点儿,现在竟然成了英俊的少年,望着苏曜那双酷似苏曼的眼睛,他无法直视自己的儿子。在儿子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面前,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一个永远得不到原谅的罪人。陈建军慢慢地走在路上,模糊地想着心事,手机响了,他打开接听:“喂,”他问。

“事情办得怎样了?”话筒里传来的是吕娅的声音。

“这事是能催就能行的吗?得慢慢来。”陈建军一听更是烦。

“我知道,可是你也知道家里这边也等不及呀?”吕娅也着急,家里的老爷子眼看着就要咽气了,可堂兄吕刚却成天守在那里游说,想让老爷子把家族生意留给他这个过继过来的儿子,而不是自己。老爷子传统观念很强,吕娅没有传宗接代的子女,他害怕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落在外姓人的手里。

“我知道,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尽快办好的。”陈建军也不能容忍自己辛苦多年帮着打下的江山,最后什么也得不到。“等我把相关的证据找齐了,我就会起诉法院,胜算的把握大些。”陈建军知道如果是协商的话,苏曼是永远也不会同意把儿子交给自己的。

“那好,我们随时联络。”吕娅挂断电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悬浮在时光之上(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