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是刺猬,别爱我 [目录] > 第69章:一切终将过去(2)

《我是刺猬,别爱我》

第69章一切终将过去(2)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松铁青着脸站在楼下,妹妹那无助的模样让他的心如同被刀割一样的痛,但是他却不得不命令自己的队友退了下来,并且安排下面的事务。虽然不知道周虎所说的炸药包是真是假,但他还是必须马上安排疏散楼上的住户,群众的安全更为重要。

整个小区都被这件事情惊动了,开始有住户在警察和保安的带领下有条不紊地撤下来,大家的心更是提到了喉咙,担心着楼上的秦涵将有怎样的命运。秦松拿着话筒向楼上喊话:“周虎,你听着,我是秦松,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妹妹。你已经被包围了,只有投降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周虎在楼上听到这话,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如果不怕你妹妹给我陪葬你就放马上来吧?反正我模竖都是一个死,拉上一个垫背的正好黄泉路上有个伴。”

秦松一听这话理智全无,他急得就想要往上冲,被几个属下死命拉住了:“秦队,你要冷静,不要让他钻了空子了。”

小区外的苏曼、林若尘、崔智深等人都听到了对话,这让他们胆颤心惊,苏曼不顾一切就要往里冲:“让我进去,我要和攸玉说话,让我进去。”苏曼扯着嗓子喊着。

秦松听到苏曼的喊声,挥手让守门的警察把他们放了进来,他突然想到这些人都是攸玉和秦涵最好的朋友,此刻说不定能帮到一些忙了。几个人连忙跟了进来,攸玉的楼正好在小区大门旁边的这一幢,所以他们能听到全部的对话。苏曼跑到秦松面前说:“秦大哥,让我上去吧?我想要和攸玉谈谈。”

“太危险,你不能上前。”秦松断然拒绝。

尹浩天也连忙拉住苏曼:“小曼,你不能上前,太危险了。”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攸玉伤害小涵啊?”苏曼悲痛欲绝她冲着楼上大喊:“攸玉,攸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呀!”

楼上的攸玉听到苏曼的声音,心里更是慌乱不安,她想要冲到阳台上去,但被周虎扯着头发给拖了回来:“你给我好好坐着,要是你敢乱来,小心老子先拿你开刀。”他晃了晃手里的菜刀威胁着说。

攸玉蹲在沙发面前嘤嘤地哭,周虎听得不耐烦叫嚷着:“别哭啦。”说着就一脚踢了过去,疼得攸玉一下闭过了气。

周虎更觉悔气把躺倒在沙发上的堵着嘴的秦涵一把拖了过来,一把扯掉她嘴里的布:“老子就是被你害了,今晚我跑不脱,你也一样得跟着我赴黄泉。”周虎的眼里冒着怒火,而秦涵那清澈眼睛下的逼视让他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这个女人,竟然敢有这样蔑视的目光,竟然敢用这样无畏的眼睛这样注视着他,这让他无法忍受。

周虎拼命地摇晃让秦涵的意识有些模糊,她知道楼下有警察有哥哥还有卢羽也有自己全部的好朋友,但是她却无法说出一个字来,从周虎的嘴里听到那段话之后,秦涵就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了。攸玉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模样,除了让秦涵麻木的望着,心里竟然激不起一点的涟漪,自己最好的朋友伤害了自己而自己却糊里糊涂地过了这么多年还一点也不知情,这让她万念俱灰悲痛莫名。身体上的伤痛早就过去了,心上的伤也渐渐要愈合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切都来自于自己曾经最信任的朋友,这样的结局让秦涵措手不及无法分辨真与假。

周虎拖着秦涵来到外阳台,对着楼下嘶吼:“你们看看她是谁?还敢冲上来吗?”

秦涵面如死灰她瞪着楼下自己的至亲至爱的人,张了张嘴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周虎拿着刀在她脸上比划着,手里紧紧拉扯着她的头发好让她低下头来,让楼下的人看得更清楚些。周虎的这些动作让楼下的人们都提心吊胆地看着再也不敢发出声音来。苏曼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卢羽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打击,瘫痪在林若尘的怀里,秦松铁青着脸却不得不让已经开始行动的队友们停了下来。

崔智深从人群中不被注意地闪开进了那漆黑的楼道,他无法忍受这样的结局,他轻手轻脚地走到五楼,拿出包里攸玉曾经交给自己却一次也没有用过的钥匙,这一次他要自己来解决它,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当然也应该由他来结束这一切。稳了稳神,崔智深轻轻打开门,阳台外周虎拉着秦涵还在向下叫嚷着,而此刻醒过来的攸玉正冲向阳台,崔智深情急之下叫出声来:“攸玉!”

攸玉回过头来看见崔智深,露出一个凄惨的笑:“你终于还是来了?你放心吧,我惹的事情由我来承担。”说着继续向外冲了过去。

阳台外的周虎正与楼下的秦松通着话,没有注意到屋里这短暂的对话,冷不防地他看见攸玉带着怒恨向自己冲了过来,急切中他伸出手想要阻拦:“你要干什么?”

攸玉带着从没有过的强悍扯过他,周虎不由得松开了抓住秦涵头发的手,秦涵被一下撞在地上,攸玉那带着跑的冲击力一下抱住周虎:“我们一起去死吧!小涵,对不起……”秦涵模糊地听到这样一句,就被那重物坠地的巨大声响轰的一声给震晕了过去。

崔智深冲向阳台,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攸玉和周虎抱拥着坠下楼,他绝望地伸出手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来,他全身无力地跌坐在阳台上,身边是昏迷不醒的秦涵。

苏曼眼睁睁地看着攸玉从楼上坠下,发出砰的巨响。她再也无法控制地尖叫起来:“啊!不,不,不,攸玉,攸玉。”她软瘫在尹浩天的怀里。

林若尘跟着秦松和警察们走上前,就看到了那触目的血正不停地流了出来,一会就染红了地面。攸玉的脸向上,她的面容依然完好无损,但脑后却不停地浸出血来,周虎在地上抽dong了几下就不动了。有人上前仔细检查报告说两人都没有救了,林若尘就这样呆呆地望着攸玉,他的脑子里浮现出少女时代的攸玉,那带着倔强的神情固执地对自己说:“林若尘,我就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秦松扶着卢羽上楼,把昏迷中的秦涵抱了下来,早有救护车停在门口火速地把两人送进了医院。也有车把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拉走了,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那带着腥的气味一直飘散在空气中,这让苏曼在很久之后似乎还能闻到。崔智深在警察上楼来搜查攸玉房间的时候,被劝了出来,他一直没有离开,呆呆在那滩血迹面前蹲了好久好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二、也许时间真是一种解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