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是刺猬,别爱我 [目录] > 第71章:十二、也许时间真是一种解药

《我是刺猬,别爱我》

第71章十二、也许时间真是一种解药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或许时间真的是痛苦最好的解药,在等待孩子降生的那些日子里,苏曼觉得自己心态平和了许多。由于有了一种期盼,连陈建军带给自己的痛苦都减轻了不少。当陈建军知道苏曼那天并没有打掉孩子后,赶来到苏曼当时借助的小屋子想要劝说苏曼拿掉孩子时,苏曼已经怀孕快六个月了。苏曼挺着出怀的大肚子,正和秦涵筱玉在小屋里聊天,陈建军进门时,大家都还没在意,还是苏曼最先认出了面前这个男人。

“你怎么来了。”苏曼的语气有些淡淡地。经过几个月的坚守抗争,她刚刚搬到现在这个小屋里。

“我听说,我来看看你。”陈建军有些说不出口来。面对苏曼他始终有很深地愧疚,是他害了面前这个女孩子美好的一生。

“听说我没拿掉小孩子吗?那天在医院里你为什么不守着呢?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苏曼一想到那天在医院里的情形,心还是被刺痛了。

“那天我真的有事必须要走,我真的想要陪着你的。小曼。”陈建军上前一步,想要扶住苏曼显得有些笨重的身子。

苏曼不自觉地后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了。这是我个人的事情,与你无关。”苏曼觉得面前这个男人陌生得使她感觉到有些害怕。她似乎有点想不起来关于他的点点滴滴了,这就是自己爱得无怨无悔的男人吗?

秦涵和筱玉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眼前一切。她们又能说些什么呢?她们都不曾想到苏曼竟然会坚持下来,原本以为苏曼只是一时的气话,后来竟然连自己的家都宁可放弃也要生下这个孩子的苏曼,使她们觉得以前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好友,同时也在内心里升起对苏曼更大的敬佩和理解。现在,她们一直在做苏妈妈和苏爸爸的工作,希望两位老人可以接受苏曼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对陈建军,秦涵和筱玉在内心里的想法是一样的,她从骨子里她们瞧不起这个男人,觉得这个男人为了以已私欲而放弃掉苏曼是罪不可恕的事情。从那以后,秦涵就一直对于不敢不负责任的男人没有好感,而面前这个男人故作可怜的模样更使秦涵觉得厌恶,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苏曼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爱情是使人盲目的一件事情,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瞎子,都看不到对方的错更预测不到将来有的伤害。而当伤害来临时,才觉得自己最初爱错了,可是在我们的人生中,有些错是无法挽回的,有些错误需要我们用一生来偿还,最终无法原谅对方更无法原谅的却是自己。

“小曼,你怎么能生下这个孩子呢?你还这么年轻?”陈建军痛苦地说,他无法承受这样大的责任。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苏曼坚定地说。

“可是,可是。。”陈建军说不出话来。

“陈建军你是在担心什么呢?小曼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是她自己的事情。”筱玉忍不住上前对陈建军说,对于这个男人她有着同样的厌恶。

“不是的,我不是这样的。”陈建军有些挂不住脸面来,手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来:“这是五千元钱,小曼,这是我全部的积蓄,我希望这些可以帮到你一点。”

苏曼维持的平静一下改变,她急切上前,一把拿起那包钱:“陈建军,你以为用钱你就能打发我吗?你想错了。”苏曼有些受伤。秦涵看到苏曼激动起来,忙着上前扶住苏曼:“小曼,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是对孩子不好。”

秦涵转回头来对陈建军说道;“陈建军,你还真是想得出来,用钱来买自己的良心好过吗?是的,小曼现在是需要钱,但是她独独不需要的是你的臭钱,拿上你的钱滚吧,这里不欢迎你。”秦涵真是替苏曼感到悲哀,这就是苏曼用一生的热爱换来的爱情吗?

“滚滚滚,这里不欢迎你。”筱玉上前推搡着陈建军。陈建军没法,只得收拾起那包钱讪讪地离开了。

苏曼这时才痛哭出声,她真的没想到自己一心念念追求的浪漫爱情,结局竟然是这样的不堪。这就是自己爱上的人吗?那个曾经山盟海誓地久天长的人儿哪去了?那双深情凝视着自己的眼睛哪里去了?那曾经以为的爱情?曾经以为的永久呢?苏曼觉得自己真的无法承受这一切,爱情如同肥皂泡一样,有着五颜六色炫目的光芒,却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点点可以回想的甜蜜都没有。

现在的自己还有些什么呢?父母的不谅解还有一个没出世就已经注定的命运的孩子。苏曼第一次想到了放弃,放弃这个孩子,放弃这个原本不该来到的生命。这时腹中的孩子似乎感受到了某种不安,苏曼感觉到了孩子第一次胎动,那样的清晰那样重重的一踢,使得苏曼完全清醒过来。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肚子里的孩子了?难道自己能放弃他吗?

“小曼,别难过了。”秦涵知道自己的劝解有些苍白无力,只能陪在一旁无言沉默着。

筱玉心里也很难受默不作声坐在椅子上,屋子里只有苏曼压抑着的抽泣声,某种说不出来难过的伤心占据了所有人的心。

陈建军独自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街,全身却没有一丝热意,从心底透出一阵阵的寒。他知道从此将坠入万劫不复地地狱里,他无法摆脱掉内心里愧疚和良心的遣责,可是他却无法回头,除了伤害,他只能留给苏曼永远的伤害。在前途和良心面前,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前途,这是他从懂事起就有着执著愿望,他不会因此而放弃。绝对不会放弃!陈建军在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有些伤害是注定的,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在感情世界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应该不应该。苏曼爱了,所以她唯有走下去,因为爱而支撑着她走了下去。就算是爱得盲目,爱得太苦太累,可是心中却总是不忍去打破那个爱的美梦爱的神话。哪怕那爱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却总有一种迷人的光芒吸引着自己走下去。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明知道结果是什么,可是还是愿意这样扑过去,迎着光亮迎着那梦想中的天堂。

在许多时候,我们不是爱上了爱情里的那个人,而只是爱上爱情的本身。爱上了我们自己,爱上了那种爱着和被爱着的感觉。我们独自在爱情里游荡,我们爱着爱情,而与我们为之配戏的人儿啊,他也同样是如此。两人都痴迷着爱着感觉,却往往忘记了警觉这爱最终会带来的伤害。等到受到伤害时,我们就会指责爱着的对方,而忘记了最应该指责的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爱,却不愿意承受这爱带来的结果。

苏曼却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爱上陈建军与其说是爱上他这个人,道不如说是她爱上了那天的场景,那场花树下浪漫的相见,那带着笑容走向自己的浅白色的身影。那天的见面,使喜欢浪漫的苏曼感受到了极致的浪漫,但是这种浪漫却只是因为那只仅仅是春天,仅仅是春天洒下的那场花雨。那纷至沓来的粉红的花瓣,飘落在自己和陈建军的头上肩上,就是爱的迷幻药,就是使自己不顾一切承受的所有结果的最初。

留下苏曜,是苏曼又一次任性的结果。只是她的坚持却给了她生活中最美好的陪伴,就算是曾有过的艰难也会因曜儿灿烂的笑脸消融得不留痕迹。而那些爱情留下的疼痛记忆也就随着时间慢慢地淡化如烟,虽然在某些时候某些场景里总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但是,那也只是想起了而已,虽然还有着痛和心伤。

秦涵曾经对苏曼说过一段话:小曼,我一直不明白你的爱情。但是我却知道,你比我们都懂得爱情。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经历过爱情。而我们,都被爱情错过了。不,是我们错过了爱情,因为在爱情来临的时候,我们都不同程度地选择了逃避,这样虽然避免了伤害。却也错过了或许只是人生唯一一次的爱情。

是的,苏曼是勇敢的。她选择了爱情,也选择了爱情所带来的所有结局。无论是好的亦或是坏的。在这点上,筱玉同样也认同这点。所以,她们在内心里敬佩着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的女子。却从未有想到过有一天,苏曼内心苦苦经营撑着的爱情圣塔会崩溃,或许她们都不知道,苏曼已经支撑得太累太苦了吧?其实苏曼把所有的痛都藏在心里,不愿意被人看穿,只是害怕那座早已千疮百孔的爱情圣殿就这样飞灰烟灭!所以,她一直就这样强撑着,直到那天被完全崩溃。

秦涵害怕黑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却谁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害怕?没有谁想着要去找到这个答案,或许在大家的心里,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比如苏曼觉得自己害怕那种空寂,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一样,苏曼也会觉得这只是她们害怕寂莫的一种另类的表现方式。

秦涵一直排斥去面对这个问题,可是她现在却必须去面对,因为她要找到内心的答案,这样她才能知道当年最真实的情况,虽然她明明知道,当年会是一种难以言说的伤,可是如果连伤口都无法找到,又怎么能够治疗好伤口呢?

沉封的伤口如同经年积累下来的记忆,本以为可以封存永久,却被残忍地用手一层层拨开,掀开一层就是一层伤,血淋漓心反复破碎般疼痛。却依然不敢停歇下来,因为知道一旦停下疼痛就会永驻,以执拗的坚持态度疼痛下去。所以,忍受着希望这一切可以快些结束。

当秦涵又一次大汗淋淋的从催眠状态下强制醒来的时候,她真的觉得绝望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抗拒去回忆,难道潜意识里我是这样的不情愿回忆曾经的过去吗?为什么会抗拒?这样强烈的抗拒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呢?秦涵想到这点身体不由得颤粟起来,给秦涵做催眠治疗的吴老师无奈地摇摇头,走出治疗室。他面对青柳关心的眼神,轻轻地摇了摇头,“进去陪陪她吧?这次还是失败了。”吴老师的声音里有着失落,他也没想到一个简单的自我分析会成为现在这道难解的迷题。

做为一名咨询师,自我分析与相互督导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自我成长的方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秦涵的心里,有着这样一道无法逾越地暗伤。而这道暗伤竟然直接影响到了她成为一名优秀咨询师的理想愿望。吴老师心里明白,无论如何他要帮助秦涵,必须要她直接面对,因为只有她敢于面对了,才能真正开始治疗伤口。可是秦涵本身是一名专业的咨询师,她太过熟悉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流程,而要解决她的问题,则需要用一种不同与平常的治疗方案才行了。吴老师决定改变原先秦涵的治疗方案。

青柳走进开着一盏桔红色小灯的治疗室,秦涵正抱着膝坐在沙发上。听到声音,她发出沙哑的嗓音;“青柳,请把大灯打开好吗?”青柳听着秦涵那嗓子里明显哭过的声音,心里一阵难过。她依言打开了治疗室所有的灯,治疗室一下亮堂起来。秦涵抬起头来,对青柳露出笑来。不知道怎么的,青柳竟然觉得那笑容里有着凄凉的味道,这使她的眼眶有些湿润起来。坐在秦涵的旁边,她轻轻地用手挽住秦涵;“小涵,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你要慢慢来。”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难过。难道我不配做咨询师吗?一个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咨询师,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秦涵的话语里有着无奈的伤感,这一切,连自己曾经引以为自豪的职业也成了她伤痛的起始。

“错了,秦涵,你本身就是一名合格专业的咨询师,谁都了解你的敬业和能力的。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你的判断能力,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给自己贴上标签呢?这可不像平时的你了。”青柳的话语带着严厉,她不想秦涵因此而消沉下去,更不想她因此而毁掉她自己喜欢的事业。“以后千万不能这样想了,这话我们平常也常常对来访者说的,不要给自己贴标签,你不可能犯这种认知上的错误。”

“对不起,青柳。我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秦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泄气的话来。

“好了,喝点水静一静吧?这几天你在家里多休息一下,中心有我值班呢?放心吧。”青柳清楚现在秦涵的状态不适合工作,所以劝说秦涵休息几天。秦涵也明白这点,所以也认同了青柳的话。

“我明白,我过两天再来上班,这几天就辛苦你了。”秦涵感激地说。

“说什么话呢?咱们之间可用不着这样客气的话了。”青柳笑着拍打了秦涵一下,站起身来。“我先出去了,你休息一会再出来吧。”说着就离开了治疗室。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