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目录] > 第15章: 珠帘不卷度沉烟——之花开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第15章 珠帘不卷度沉烟——之花开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早,御风盥洗后在佛龛前拈香礼拜,刚诵读完一篇《楞严经》,便听见小畹在院子里和人说话。

她披上百衲衣走到门口。稀薄的阳光还在云层的后面,风里裹挟着一丝清晨的凉意。

小畹正指挥几个婢女打扫,一个婢女不知道御风出来,只顾低着头跟着拿扫把扫地的婢女后面洒水,手一扬,一串细碎的水珠朝御风淋来,她躲闪不及,被洒了满头满脸。

“住手!你便是观世音菩萨拿着杨柳枝洒净水,也得睁开眼睛看人不是?”小畹一边出言呵斥,一边抽出掖在衣襟上的罗帕给御风擦拭。

那婢女见自己闯了祸,吓得脸色发白,垂手而立,不敢抬头。

御风并不在意,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小畹不要为难那个婢女,正要转身回房,大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太监的蓝色贴黑边的长衫,腰束墨带,身形健壮,脚步扎实。

走得近了,御风见那人手里捧着一束楚楚绽放的牡丹花,那些娇嫩的花朵瓣蕊繁复,呈现出一种令人忧郁的黄绿色,花心里莹莹烁烁的还有些露珠在闪闪发光。

是专门负责御花园的太监司农。

“给太后娘娘请安。”司农上前躬身施礼。

“牡丹花都开了么?”御风看着他手里的花束问。

“回娘娘,早几天葛巾紫和状元红就开了,只是绿玉要迟些。上次小畹姑娘说娘娘喜欢绿牡丹的颜色,所以,今早绿玉一开,小人便剪了几枝给娘娘看个鲜儿。”

他的嗓音仍然是低沉有力的,引得旁边洒扫的婢女都忍不住停了手里的动作,抬头朝他张望。

小畹伸手接过花束,凝神注视了片刻,然后,她把脸伏在那一簇牡丹花瓣里,眉毛轻扬,鬓发抖颤。

御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在自顾自地偷笑。

忍到不能忍,小畹终于不再掩饰,扬起脸开怀笑了起来。渐趋明丽的日影之下,她的笑容是如此的光华璀璨,绚丽夺目。

御风从没见她如此惬意地笑过。连一旁伫立的司农都看得呆了。

而那些婢女也都被感染了,捏着帕子掩住口,跟着她吃吃地笑。

小畹笑容渐止,转身要进门时忽又停下来,扭脸对司农说:“你,当真是太监吗?”

司农一怔,连御风都被她出其不意的话惊得脸色一变。

司农眨巴着眼睛,看看小畹,又看看御风,嘴巴翕合了几下,才嗫嚅着说道:“小畹姑娘何出此言?”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种花的手艺实在是好,祖传的吗?”小畹的眼睛只盯着手里的牡丹花看,并不看向司农。

“小畹姑娘谬赞了,”司农的神色稍缓,“小人的祖上的确是以培植花木为业的,这种绿玉牡丹就是家父经过多年的嫁接,改良,悉心培育而成的。”

小畹点了点头,眉梢一扬,眼角觑着司农:“适才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司农霎时满脸绯红,咕哝着:“是……”

“哦。”小畹也咕哝了一声,不再理他,随手从花束里抽出一朵大小适中的,踮起脚想簪在御风的鬓边,恍然记起御风那光秃秃的头顶根本插不住花枝。

她微微蹙了蹙眉,捧着牡丹进门去了。

御风站在台阶上,唇角翘了翘。回头瞟了一眼司农,他脸上的绯红已经褪尽,恢复了原来常年日晒形成的古铜色。只是他的目光一直粘着小畹,即使小畹的身影消失不见了,仍不肯挣脱开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珠帘不卷度沉烟——之临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