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目录] > 第73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惊心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第73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惊心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莫悔又叹了口气,复坐下来,将刚画的那张纸笺放进书桌的抽屉里。在一叠画满秀丽姿容的纸扎之中,露出一张写了字的,他把那张纸抽出来,上面只有“谷青”两个字,正是当日见过谷青后随手写的。

谷青。

莫悔凝望着这两个字,脑海里掠过那日谷青居高临下的举止作派,以及眉目间清傲不凡的神情气度,忽然心下一动,提起笔蘸了墨汁,在“谷青”二字前面各加了几笔,待到那几笔添完,再注目去看时,莫悔自己也吓了一跳,但见纸上的字赫然变成了“裕靖”。

裕靖王!

莫悔猛地把那张纸掷到桌上,脊梁抵在椅子的靠背,面色如铁,双眉紧锁。

若那个谷青就是裕靖王,敬明宇当日对他的恭谨态度便不难解释了。可我朝祖制藩王未经传诏不得擅离封地入京,否则以大逆之罪论处。若他真是裕靖王,甘冒此大不韪而留在京城,一定是有涉关重大的图谋,需要他近身指挥筹划的。他以谷青之名示人,虽对真实身份有所遮掩,但仍可看出他的有恃无恐,足见朝堂内外已遍布他的党羽了。

继而莫悔又想起当日先帝升天前夕敬明宇对自己说的话,敬明宇那时就预言了宫中将有大事发生。后来他跑去八仙楼向敬明宇告知先帝宾天的消息时,谷青与敬明宇相视而笑的表情,都说明他们对发生的事了如指掌。如此未卜先知,除了神仙有这个本事外,便是深知内情的幕后主使者了。

如此说来,先帝那一幕飞升成仙的诡异大戏竟是裕靖王一手编排的。

先帝薨逝,太子年幼,朝堂之上势必生出权利真空,而裕靖王所觊觎的正是那个权利,他要以最不露痕迹的方式跻身权利的顶端,其居心之叵测真非常人可比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万没想到以明大人为首的一帮朝臣力推御风太后临朝,令他的所有筹划都落了空。

进而发生今日之事,那个叫绘云的宫女,她先给叶太嫔下毒,再驱使其给皇太后下毒,以使御风太后发疯而无法临朝,可见某些人已经到了恼羞成怒急不可待的地步了。

只是此番事败,那些人就会善罢甘休了吗?莫悔一阵心悸,不禁脊背生凉。

御风太后。

御风!

莫悔抓起那张写了“裕靖”二字的纸片用力撕得粉碎,远远抛了出去。

静默片刻,莫悔撩起衣襟掖在腰上,摘下挂在壁上的青锋宝剑,步入月光清渺的院中,略一调息,抽出长剑,手腕一抖,霎时剑光四射,凛冽刺眼。配合着迅捷展转的步法,或腾身而起,或俯仰上冲,动作英武果决,一时间只见剑光不见人影。

待到一套剑法练完,弥漫的剑气已将爬满墙壁的蔷薇花震得离了枝蔓,簌簌然如粉红雪片般漫天飞舞。

莫悔收身立定,抬头望向天边,眸光所及却是一片迷蒙。适才还皎洁明晰的月轮似也被剑气所惊,急惶惶躲进薄云之中,不见了踪影。他伸出手,一片花瓣无声无息地落在他的掌心,如同一颗粉红色的泪滴,令人痛惜。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榴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