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目录] > 第75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不安

《丹凤吟:御风妖娆九重霄》

第75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不安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顺喜忙跪倒谢恩:“顺喜替晴暖叩谢娘娘,娘娘的情意,晴暖定会感激涕零的。”

“感激涕零就不必了。抽空把东西送去吧。”御风挥了挥手,顺喜答应着欢欢喜喜地去了。

待他背影走远,御风放下书卷,凝眸出了半天神。晴暖那晚冷漠的表情又浮现在眼前。她的心底是藏着恨的,小畹看得出来,御风又何尝看不出来。

那些被征选入宫的采女生死凋零,哪一个心头不是藏着恨的?正郁郁思忖间,御风直觉得虚空中似有无数个花朵般娇嫩的容颜朝自己飞扑过来,不禁闷哼一声,倒伏在矮几上,胸口像是有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小畹,小畹……”她揪住胸前的衣裳,嘶哑着喉咙大叫。

小畹在外间听见急奔进来,一边帮御风摩挲胸/脯,一边倒了茶,送到唇边让她喝了几口:“娘娘,连大夫临走时交代过了,那离魂散的毒虽解了,可娘娘仍然不能太过操心忧悸,总要静神将养几日才能大安呢。”

小畹又着人将连丝纤开的安神药熬了,晾到适口端来请御风服下。御风倚靠在引枕上,汤药苦口,缓缓入喉,入胸,入腹,恍如一阵朔风将肺腑吹得鼓胀开来。静默中,御风的心绪逐渐恢复如常。

“娘娘想到什么了,脸色如此青白?”小畹小心地问,拈了一块桃脯蜜饯放到御风的口中。

御风慢慢咀嚼着,舌间的苦涩渐被甜味覆盖。小畹又服侍她漱了漱口,方幽幽吁出一口气,说道:“哀家想起那些采女了……”

小畹的目光也随之黯淡,旋即安慰道:“娘娘,人活一世难免有些事是情非得已的,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哀家明白,只是终究于心难安啊。”御风叹了口气,起身到佛龛前燃了三柱香,闭目合十,虔诚地拜了又拜。香烟缭绕中,佛龛中的观世音菩萨慈目低垂,唇角含笑,好像世间所有的善恶恩仇都是寻常事,可以一笑而泯似的。

“你还记得晴暖吗?顺喜今天见到她了。”御风对小畹说。

“晴暖?”小畹的两道柳眉倏然挑起,声音陡削尖利,抬眼朝窗外望了望,忽又压低嗓音,对御风说:“娘娘,顺喜心眼实,好了伤疤便忘了疼,可那晴暖……”

御风拍了拍她的手,拦住她的话头,温和地说:“她不是寻常女子,哀家知道。日久见人心,现在下结论还早。”

小畹瘪了瘪嘴巴,不再多言。

用过午膳,御风歪在贵妃榻上小寐了片刻,起身时感到微微有些头痛,便叫小畹和自己出去走走,吹吹风。小畹望了望当空的大日头,怕御风着了暑气,便撑了一柄冰纱翠罗伞,替御风挡着日光。两个人沿着长街边一道避荫处缓慢前行,长街寂寂,大约午后倦怠,太监宫女们都偷空躲懒去了,一路走来,除了几队御林军往来巡视外,竟没有碰到半个人影。

再走前面便皇上的寝宫养元殿,御风略停了停,扶了小畹的手臂走进仪门。养元殿外几个宫人恭谨无声地侍立在廊下,御风示意他们不要通报,径自走了进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烛明香暗画楼深——之伤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