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欲爱不能 [目录] > 第14章::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2)

《欲爱不能》

第14章: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2)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满地零乱的衣物,酒店房间的空气里还淡淡的飘散着昨夜她留下的芬香,只是却没有了那个修长的身影。史东恍惚地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华丽而妖娆的梦。梦里的那个妖精从缠绵中绝然消失,留给他的记忆蔼然而止。她那吹气若兰的气息让他意犹未尽的思念着,从一醒来就占据了他整个身心。也许有些事情应该会有所有改变的吧?比如说放下所有顾及谈场恋爱,然后结婚,生个小孩。在吵闹和爱抚里滋润着日子,让岁月再刻画上一对世俗而幸福的两个人的名字。

下一刻钟他又开始迟疑起来,自己藏掖多年的情感能这样轻易释放吗?失去现在自由自在的生活吗?让自己陷入柴米油盐的俗世生活,成为一对普普通通的烟火男女吗?皱了皱眉,他不敢去想象自己抱着孩子洗尿片的日子,或许这样更好,消失了,却被记住了。还是给彼此留下最美的回忆吧!他迅速起身穿好衣物,上班的时间可是快要到了。

赵小萌醒来时,已经是快到中午了。慵懒的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躲闪着正午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射过来的光亮。迷糊的神经还没有完全的苏醒转来,有种陌生而熟知的气氛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早就习惯了夜的糜乱与浑浊,只有在夜雾迷茫之中,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许是因为只有夜能让她躲在黑暗处,而不会担心暴露内心深处的秘密吧?

一直以来,就是喜欢夜晚的。也一直在夜的遮盖下隐藏着真实。黑夜让赵小萌感觉到安心,也让她不再逃避。昼伏夜出,像夜猫一样的生活着。其实她知道,这是一种习惯。习惯了躲在夜里,也就习惯的逃避着阳光。说不清有多少次夜里,独自舔着身上的伤痕,默默的流泪。因为习惯了自己为自己疗伤。习惯了自己安慰自己。昨夜却赵小萌却突然间变得如此脆弱,如此的不设防,竟然会把尘封多年的往事告诉了贺子建。那些事连自己都以为早就忘记的事,却在昨夜一一呈现,依然伤着依然还有痛。剖析自己的过程是那样的痛苦。现在醒来,赵小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也许是压抑得太久了吧,释放出来就感觉轻松了许多。

赵小萌记起了今天要去医院看那个小男孩,他始终不肯说出自己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连忙起身,洗去昨夜宿醉的痕迹,不希望自己带着些许不好的样子出现在孩子面前。对着他,赵小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看着那小小的人儿,强忍高烧的痛楚咬牙不吭声的模样,她就会心痛得想要哭出来。这个带着不属于自己年龄坚强的小男孩,给了赵小萌太多的震撼。

来到医院才发现大家都在,肖琳,陈西平,还有贺子建都在病房里。男孩还是不说话,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问他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你们先不要逼他,他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小萌生怕大家刺激到这个男孩。医生进来了,给男孩例行检查了一下,“不错,烧已经退下去了。”贺子建把医生拉到走廊,轻声询问孩子的病情。“医生,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他的病严重吗?怎么他一直不说话,难道他是哑巴吗?而且他的表情真的很奇怪,不像他这年龄应该有的?”

医生悄悄地说;“这孩子的高烧已经退下去了,我们现在怀疑他有心理方面的障碍,他有可能是自闭症。当然这和他生长的环境和成长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还是要尽快联系到他的家人最好。”“唉,正是这样才难办了。他始终不开口说话,我们无法找到他的家里人啊?”贺子建也觉得有些头痛。

“要不试试登个寻人启示吧?或是在电视上播放也可以。”陈西平走过来插了一句。“这倒是个办法了,我们可以去试试。”肖琳也觉得只有这样才好。

“看来只有用这种法子了。”大家都赞同这个方法。“那么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这方面我的人头要熟一些。”陈西平爽快的接下这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