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欲爱不能 [目录] > 第15章: :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3)

《欲爱不能》

第15章 :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3)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些事情注定会被遗忘,有些事情注定用来纪念,有些事情注定只是伤害,有些事情任凭你想逃也逃不掉。就像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出演的角色唯有自己。其他的所有的人都像是一幕幕的布景,随着演出的继续而不断的置换,不断的改变,慢慢的落幕,只剩下一个寂廖的影子在不停地旋转起舞。

几个人还在商量着那男孩的事情,就听到手机音乐响了,是今年最流行的那首歌秋天不回来,贺子建拿出手机,看到那一长串的符号。“喂,谁啊?”电话里传来一个久违的声音,依然那般轻柔充满着诱惑力的嗓音,“子建,是我。”天,原来是姜枫,贺子建离婚五年的前妻。

“是你,小枫。”贺子建真的吃惊了。姜枫一走就是五年,而且还带走了当时十岁的贺贝贝。五年中都不曾通过消息,这让贺子建在思念女儿的同时,也对姜枫产生了很深地怨恨。“贝贝呢?你把她悄悄带走了五年,你知道我找你们找得多苦吗?”贺子建竭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

“子建,你不要生气。当初我带着女儿没有告诉你确实是我的不对。其实贝贝也一直是很想念你的。所以这次我准备把她送回国,交由你抚养她好吗?”姜枫还是那样轻言细雨不急不燥的说。

贺子建的心里涌上了一些疑惑,姜枫外表柔弱内心坚强,是出了什么事情吗?会让她主动放弃女儿,“是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贝贝出事了?”他的声音一下提高了数倍。病房里的人全都不由的瞪着他。

贺子建边说边走出病房,他不希望自己的私事影响到大家。“小枫,你告诉我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十几年的夫妻,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

“是我现在的丈夫,他无法接受贝贝。所以我想送她回来。”哽了半天,姜枫还是选择说实话。她了解贺子建,可以接受最残酷的事实却无法容忍的就是对他撒谎。

“如果真是这样,我宁可贝贝跟着我。你什么时候送她回来。”贺子建心里一直想念着女儿,能够跟女儿一起生活是他做了五年的梦。

“半个月后,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我会送她上飞机。你去成都接机就可以了。贝贝已经十五岁了,她可以独自回来。”姜枫轻描淡写的说。

“你怎么能让她自己回来呢?她还这么小。”贺子建气急败坏地说。

“我现在筹备婚礼实在走不开,我已经托航空公司的人把她托管回来的。放心吧,你到成都去接一定没问题的。”姜枫永远就是这样以自己的事情为重。贺子建气极败坏地扔掉了手里的电话。

当保姆小翠气急败坏地跑到公司来说维维不见了的时候,罗嘉棋正在办公室里对着他的三员大将大发雷霆,销售部这月的业绩下降很多,挨骂的三人正唯唯诺诺颤颤惊惊,听到罗总的儿子失踪,三人竟然都不禁松了一口气,这下罗总应该没功夫骂人了吧?但又顿时醒悟过来,这可是有点违背良心了,于是也都做出满脸焦急的模样来。销售部经理王一凡急忙凑上前去;“罗总,维维不见了,你看是不是需要报警啊?”

“报什么报,现在才丢了一会,还是在附近先找找看吧?”挥手让三人出了办公室。罗嘉棋想起这儿子就开始头痛。这孩子已经三年没有叫过他爸爸了,每次回到家里,看着那么小的孩子用着陌生得让人害怕的眼神盯着自己,罗嘉棋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从他当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妈妈从房间里被抬出去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而当晚发生在房间里的争吵,罗嘉棋一直怀疑维维被听到,他也一直试图向儿子解释,可是面对一个四岁的小男孩,他能告诉四岁儿子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这三年来,他内心里承受着巨大的愧疚和仇恨相加的折磨,面对儿子他却无法说明。他知道儿子把失去母亲的责任一古脑儿的全算在了他的头上。而他除了埋首工作和午夜时那一杯杯借以浇愁的烈酒,他无法道与任何人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一句话叫做在劫难逃(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