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欲爱不能 [目录] > 第34章::有些东西不是以为你说忘记就会消失掉的(5)

《欲爱不能》

第34章:有些东西不是以为你说忘记就会消失掉的(5)

江雨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贺子建花了半天功夫还打了越洋电话和姜枫扯皮了一通,在两边大人争吵加上威胁利诱的劝说下,好说歹说贺贝贝总算是坐进了那辆她口里连连声称又破又烂的车里。贺子建悬着的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可他还不知道,这只是他灾难生活的开始罢了。

他没想到,五年时间就把自己的女儿变成了一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小魔女。他不禁懊恼着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在姜枫面前坚持留下女儿,由自己来照顾她。贺贝贝在车子里摇头晃脑地哼着歌,对于自己离别五年的家乡没有一丁点儿向往,当初离开爸爸时那种伤心绝望,她已经淡忘了许多。再见到父亲时,她内心里其实也有着激动的,但是内心里那种深深的积怨使她无法走上前去拥抱自己的父亲,她只得用冷漠隔开了五年的思念。

贺子建一边开车一边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五年前分别的那一幕,姜枫一手拎着皮箱,一手拖着不住回头的哭闹着的贝贝,就那样决然地离开了他们生活十多年的家。而贺子建七十的老母亲则在房间里因为心爱的孙女的离开而昏倒在地。在那一刻,与姜枫所有的美好回忆都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难言的伤痛与恨怨。

母亲去世的那一瞬间,贺子建觉得自己也快要崩溃了,望着母亲那充满着期待的眼神渐渐使去光芒,最后暗然下去,他的心一片片撕裂开来。他拼命的拨打着姜枫的电话,希望能够接回女儿,而姜枫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原来她是跟着新婚的丈夫带着贝贝旅游去了。而这一次的错过,竟然是阴阳相隔,贺贝贝失去了最爱的奶奶,贺子建失去了相依为命几十年的寡母。

贺子建的父亲去世得很早,当时贺子建还在读小学,是他的妈妈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贺子建永远也无法忘记,许多深夜里从梦里醒来,总是会看见妈妈还在那里就着昏暗的灯埋头编织着毛衣,这是她妈妈从街道办工厂里接到的手工活,加工一件衣服三元钱,后来涨到五元。就这样,直到贺子建大学毕业开始工作。而最初选择从单位里出来自己开公司,也只是想让辛苦了一辈子的老母亲可以安心的享受清福。却偏偏是自己和妻子的婚姻问题,却使母亲带着见不着孙女儿永远的遗憾离开,这使贺子建永远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姜枫。

时间慢慢的滑过,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却也无法改变记忆。特别是那些疼痛不已的记忆。贺子建摇摇头,想要丢开那些繁乱的思绪。五年了,五年隔绝的父女情感怎样才能完全修复愈合呢?贺贝贝听着音乐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老爸的烦恼,她觉得自己早就长大了,不是那些年哭闹着要爸妈陪的小孩子了。至于回来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她不想去考虑,这是大人们的事情,与她无关。

“滴铃。。。。”电话铃声打断了贺子建的回忆。“接到了贝贝吗?我已经定了醉仙居的房间了,你们大概好久到?”赵小萌柔和的嗓音传来。贺子建心里一阵悸动;“小萌,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他的声音哽在了喉咙里,往常的淡定自若突然间崩溃,从没有这么一刻如此地依赖上这个声音的主人。

“怎么啦?嗓子有些沙哑,是不是感冒了?”细心的赵小萌听出了不同。

“没有,小萌。我没事。你今天约了哪些人啊?”贺子建打茬说道。

“史东,肖琳还有西平他们。你问问贝贝喜欢吃些什么,我好先安排。”

“没关系,你看着安排就行了。我到了再给你电话吧?”贺子建回头看了看闭着眼睛听音乐的贝贝,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赵小萌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安排好晚上的事情后。她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如果不是因为贺子建和他女儿,她是怎么也舍不得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了。昨夜赶稿熬了一通宵,看看着镜子里那张充满着疲惫的脸,连忙找出一张滋养的面膜来盖在脸上。年龄已经不小了,如果再没有一张年轻润滑的脸,那就真的到世界末日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掌声、尖叫以及无法复制的悲伤(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