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作品未予显示。 [目录] > 第20章::最愚蠢的事,就是轻易放开她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作品未予显示。》

第20章:最愚蠢的事,就是轻易放开她

蓦然初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似是在询问,又似乎是在自嘲,第一次见面,他就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娶她,她的笑容,她的清泠,她的坚韧,她的倔强,似乎都已经刻在他的心口,纵然要挖去,却永远都填不上那道伤口。

叶婉瑶看着这样的苏子墨,心中泛着丝丝的痛意,眼底亦是闪烁着微光,薄雾渐渐凝聚水渍,印制不住的滑落。

“我这一生只求可以平淡的过去,我不奢求爱情,也不渴望幸福,所以,我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牵绊。”

苏子墨仿佛感受到叶婉瑶心中的凄凉,悲楚,凝视着眼前的人。

只听叶婉瑶接着道:“我不想任何人因我而受到牵连:”她苍凉的笑了,笑得苦涩:“一个人很好··至少不会被伤害……不是吗?”

她看向他的眼底,是一片的清冷。

”……………………”御花园中,沉寂的气氛中,只能听清耳边轻抚过去的微风,贴着脸颊刮过,一点也不觉的涩,清晨的露珠打湿这四周的鲜花,站着凝露,甚是清新。

叶婉瑶闭上双眸,一瞬间,显得有些疲倦,:“我还有事,先行离开。”

说完,叶婉瑶睁开双眸,不在看眼前之人,转身离开,微风挑起衣摆,肆意的摇曳,就犹如此刻她的心,摇摇晃晃了这么久,真的累了。

发丝微扬,浅蓝色的发呆简单的束起一头乌丝,灵秀娇美的轮廓,彰显苍白之色。

御花园的偏南一角较为偏僻,是通往冷萧宫的一条走廊,欧阳轩愣愣的伫立在那里,脚步沉重,本想着一大早去冷萧宫找她,却没想被告知她已经离开了冷萧宫,不巧,就碰见了方才的一幕。

原先他还想,苏子墨既然不懂的珍惜她,此刻却来想要挽回,未免也太自负了,但是,她接下来的那番话,彻底的将他的心寒到了谷底。

她说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牵绊,可是他不介意……

她说她只想一个人平淡的生活,他想说,他愿意陪伴他一起走过……

可是这些终究都只是他的想法,叶婉瑶,要怎么做,才能走进你的心里……

这句轻喃,也许只能在心底暗暗的叹息……

伫立良久,他收回追随她的视线,蓦然看向依旧如磐石般驻足原地的苏子墨,看来他也不似比人描述的那般的潇洒呢。

举步走过去,自嘲的笑意蔓延唇瓣,倾长的发丝飘逸飞扬。

浅蓝色的衣袍上绣着若隐若现的花纹,墨色腰带紧束腰间,清朗的一身,却配上那张失落苦涩的容颜。

“后悔吗?”他轻嗤笑道:“后悔当初放开她。”

突然出现的人,似乎在苏子墨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惊诧,他依旧是望着叶婉瑶离去的方向,眸中挣扎复杂之色不禁外露。

惨白的唇瓣紧呡,心中不禁自问:后悔吗?如果当初没有放开她的手,是不是如今的结局又会是另一番场景?

如果当初他可以坚定些,是不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越来越远?

“如果我说我后悔……还会有机会吗?”他低眸,轻轻的呢喃,似乎是在回答欧阳轩的问题,又似乎在疑问,可惜,这个答案永远都不会成立……

苏子墨低下头,苦涩的笑着,笑意蔓延,却显得格外牵强。

欧阳轩唇瓣微勾,双眸微挑,似是轻易潇洒的开口道:“苏子墨,你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就是轻易的放开她……”

说完,欧阳轩迈开步伐,朝着宫外的方向走去。

苏子墨一怔,眉目怅然若失,轻声呢喃:“所有人都看的明白,为什么当初你就没看清楚呢……”继而苦涩的笑了笑,苍然转身,一步一步略显沉重,朝着宫外迈去。

所有人都看的明白的事情,唯有他不明白……多么可笑,妄他自喻潇洒,却终究难以释怀。

……本章完结,下一章“:调教【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