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作品未予显示。 [目录] > 第29章::你可以离开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此作品未予显示。》

第29章:你可以离开了

蓦然初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公主的话,万公公说,要带叶姑娘去紫宸宫面见皇上。”侍女唯唯诺诺的回答。

朗华眼眸微拧,唇角牵起一抹弧度:“那就请万公公进来说话吧。”

叶婉瑶站在远处猛地听到夜煜宸要召见自己,心下一怔,想到,他为什么要见她,难不成是紫玉的事?还是他又要用什么手段胁迫自己?

如是的想来好几种可能,就是无法确定夜煜宸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一会儿,万顺便领着两个小公公走了进来,首先朝朗华行礼道:“奴才参见公主。”

朗华手臂微抬:“免礼。”

万顺站直了身子,打眼瞅了一眼四周看见叶婉瑶站在不起眼的一边低着头,唇角含笑,总算是找着了她,不然再耽误下去,皇上那边可就难交代了。

“公主,老奴奉皇上的口谕,带叶婉瑶前去觐见,若有打扰之处,还请公主见谅。”万顺在宫里做了那么多年,多少都摸清了主子们的习性,这下见着朗华,态度极其的恭敬。

毕竟谁都知道,这朗华公主不好惹啊。

朗华轻笑,:“既然皇上有旨,本宫又怎好耽搁,两位请自便吧。”说完,侧身看了一眼叶婉瑶,那一眼饱含深意,怕只有叶婉瑶看的透彻,无非就是关于那支玉簪。

叶婉瑶将手中的玉簪保管好,抬眸恰巧撞上朗华的眼神,半响,她微微额首:“那么奴婢告退。”

随着朗华点头示意,万公公亦是朝朗华俯身行礼告退,便转身离开,叶婉瑶跟在身后,心中七上八下,每次面对夜煜宸,心中总是好似有几千几百个小鹿乱撞,不其然,便心跳似乎要停止。

随着万顺在皇宫中转了片刻,御花园中,牡丹开的娇艳无比,百花逐一绽放,鸟儿嬉闹欢yu,煞有百花争艳的意境。

万顺自前面走着,不忘提醒叶婉瑶道:“叶姑娘,待会见着皇上小心着点说话,莫要惹怒了皇上。”

叶婉瑶心下知晓万顺的意思,嘴上道:“多谢公公提点,婉瑶记住了。”

万顺会心一笑,点点头,继续朝着紫宸宫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花红柳绿,都在为这明日朗华公主的大婚做足了准备,世事无常,好多事情都在不经意间发生,连一丝流转的机会都不曾留下,百转千回,到头来还是走回了原位。

花香四溢,掠过鼻翼的香味,似乎参杂着淡淡的兰香,叶婉瑶便知晓,应该到了吧。

皇宫之中,唯有紫宸宫之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兰花,只因那人喜爱,那种清香淡雅的香气不禁使人放松沉浸。

见到夜煜宸,叶婉瑶怎么也没想到,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可以离开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叶婉瑶彻底的悲怔住当场,先前的他是那般霸道的将她禁锢,突然之间如此的落差,让人不禁感到诧异。

夜煜宸端坐着,俯首审阅着奏章,指尖翻转间,竟有的一丝停顿,也仅是瞬间。

半响,见叶婉瑶没有动静,还站在那儿,瞪着大眼盯着自己,他无力的放下奏章,伸手抚了抚额头,深沉的双眸凝视着她:“你不是一直都想离开吗?怎么?现在朕放你离开,你莫不是舍不得?”

他随即话毕,唇角边扬起一抹讥讽的笑,那抹笑意,好似在嘲讽她眷恋某些东西。

叶婉瑶这下方才反应过来,不过在看见那抹笑意背后的含义时,她捏紧了双手,故作镇定的道:“多谢皇上,如此,奴婢求之不得。”

“听你的口气,似乎在朕的身边,你都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呢。”夜煜宸拧了拧眉头,起身,明黄色的龙袍彰显着他的威慑霸气,即便此刻的他脸色疲倦,但是依旧好不掩盖他的锋芒。

他侧身自案桌后面绕过来,双手背后,气宇轩昂。

看着他这样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进,叶婉瑶那颗不安挑动的心,再次呼之欲出,紧忙着开口道:“奴婢没有这个意思。”

“那么你的意思是?”他继续朝着她走近,即使步伐很小,却似乎在逐渐的压抑着她的小心肝。

叶婉瑶看着他眉头一挑,蓦地底下了眼眸,不在注视着他。

“……………………”她的意思?她什么意思都没有,如果他肯放过她,她求之不得就是……这有何好问的?不是说要放她离开吗?还啰啰嗦嗦的一大堆作甚。

叶婉瑶嘴上什么都没说,心底哼哼了一大堆,当然,这些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否则,他一气之下又反悔不放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与其在皇宫之中看他莺莺燕燕左拥右抱,不如自个出宫,一个人逍遥自在,落得清闲,这样不用看见他,心里也会好受些吧……

叶婉瑶就是如此,遇事喜逃避,不过这也不能说是逃避,毕竟要治愈一段创伤,时间还是良药不是?

他在离她三尺远的地方站定,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眼眸深处暗藏着压抑沉痛的氤氲似乎在呐喊,挣扎。

不过好在她低着头,并没有看见这一幕。

他背后的双手缓缓紧握,心中百感无奈,好多事情,在不知不觉中都注定了,纵然再怎么改变,却永远也无法改变那些注定的命运,她与他,可能真的从今日起,便咫尺天涯,永不会再有联系。

想到这些,眸中微微蓄满了一阵雾霭。缓慢的闭上了双眼,极力让眼中那些即将崩塌的薄雾遣退。

紧呡的唇瓣,松了松,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薄唇微张,半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不知从几时起,他们之间已然这么相对无言了?

他们之间真的该结束了……

叶婉瑶感觉到今日的夜煜宸似乎很奇怪,那种感觉,总是有意无意的挑拨着她敏感的神经。

两人就这样相对沉默,他亦没有开口让她离开,她也没有开口要腿下,或许这样相处的方式,是这几个月一来两人最为安详平静的一次,回想之前,那一次不是剑拔弩张,似乎一面对彼此,那警惕的防线便会筑起。

过了好大一会,房内的一潭兰花香似乎即将燃尽,夜煜宸终还是开了口:“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他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些什么?或许心底已经知道她的答案,却还是固执的问出来。

叶婉瑶抿了好久的唇瓣泛着苍白,说什么?他们之间似乎除了恶言相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没准说不了几句,便将彼此刺的浑身是伤。

有时候,她真的感觉,他们两人都在用彼此的刺紧紧的裹住自己的外壳,不容彼此接近,触碰,仿佛一不小心相对,便会用彼此的刺扎的自己身不如死。

【夜煜宸真的要放手了·····有时候很多事情即便自己执意如此,却无法扭动命运的齿轮··】

……本章完结,下一章“:卑鄙”↓↓↓更精彩哦!